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妥協

作者:甜味沙琪瑪 |字數:2471

人氣小說: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統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人皇紀跟喬爺撒個嬌

    宋惠英說的道理,鄭悅心里都明白。

    宋家對她的好,她也一直記在心底。

    誠然如她娘所說,人不能一味的索取,若是如此,再深的親情,也會被消磨沒。

    可是……那是她爹,那是她親爹呀!

    是從小疼她,愛她,把她捧在手心兒里的父親。

    即使那個人做錯了一些事,與她母親和離,甚至……放棄了她。

    可這一切,都不是她父親所愿,只是被孝道困住,迫不得已。

    身為女兒,她又怎能忍心,看她父親身死而無動于衷。

    “娘,我知道這樣是自私的,可我……”鄭悅固執的說著。

    話未說完就被宋惠英打斷,“不!許!去!”

    宋惠英的眼神凌厲起來,“今日之事,你若敢求你姥爺,你姥,你苑兒姐一句。”

    “那么明天我便收拾包裹,帶你離開宋家,遠走天涯,再不回來。”

    “從此以后,就你我母女倆相依為命,也省得在給家中添了麻煩,做了累贅。”

    “娘……”鄭悅驚訝的看著,小短腿不自覺的退后兩步。

    顯然,宋惠英的話,宋惠英的神態,語氣嚇到了她。

    鄭悅不敢相信,這么決絕的話,真的出自她娘之口。

    可那一雙冷冷的眸子,無時無刻不在告訴鄭悅,她娘說的是真的。

    如果她去說,非但不能成,她們還要離開這個,溫暖的地方。

    因為,不配!

    “娘……”鄭悅滿臉迷茫。

    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

    一邊是疼她的父親,一邊是愛她的母親,以及寵著她的家人,她又該如何抉擇?

    鄭悅腦子一時混亂,找不到頭緒,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過了好一陣,“唉!”一聲嘆息,宋惠英上前兩步,把她圈入懷中。

    無奈的道,“別想了,聽天有命吧!”

    如何決斷,她不會再參與,也不會求宋家幫忙求情,在縣太爺一念之間。

    “悅兒,走,我們回家……”

    宋家上房。

    看到宋惠英回來,周氏復雜的看了一眼。

    “既然回來了,就去吃飯吧!”周氏沒有多問。

    一旁的孫氏也轉過頭,當做一無所知。

    其實宋惠英去了哪里,大家都心知肚明,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誰也沒說破。

    “哎!這就去吃。”

    宋惠英看著周氏的臉色,不想吃沒胃口的話,終是咽了回去,打過招呼后,便去了堂屋。

    夜幕降臨,一輪彎月高高的掛在空中,柔和的月色灑在小院內。

    宋惠英坐在院內的小凳上,揚起頭,望著天邊的月亮。

    總覺得今夜的月色,格外冷清,孤寂,就像她此時的心境一般,夜涼如水,

    “娘!”

    不一會兒,一道嬌小的身影搬著小凳,放在宋青苑身邊,跟她齊齊的并排而坐,一同望著月亮。

    過了許久,惶恐不安的聲音突然響起,“娘,爹會被砍頭嗎?”

    “不知道!”宋惠英搖頭。

    如果宋家發話,鄭旭東的命就能保住。

    若宋家無動作,那按照朝廷律法,究竟如何判,尚未可知。

    “娘……”鄭悅喚了一句,轉過頭,欲言又止。

    小小的臉緊緊繃起,想說的話最后還是收了回去。

    她娘認命了,那么她……也認命!

    母女倆不在說話,只是在這深夜里獨坐著,一坐就是好久好久。

    伴著她們的,只有天邊的那一輪孤月。

    “唉!”不知幾個時辰后,宋家上房終是傳出一聲嘆息。

    宋老爺子,周氏一左一右,仰面而臥。

    閨女睡不著,他們這做父母的,又怎可能安然入睡。

    “老婆子……”宋老爺子喚了一聲。

    漆黑的房間內,周氏看不到他的表情,可聽話中的語氣,周氏便知,他是想妥協了。

    “這些年了惠英也沒找,一個人過日子……不容易!”

    “而且我看惠英這孩子,還是放不下。”

    宋老爺子低低的聲音再次響起,“要是鄭旭東突然……”

    “我怕惠英一時之間,過不去這個坎,在鬧出點兒啥病來。”

    “要不明天,我讓大奎給王縣令送個信,盡可能的保他一命。”

    “多的情咱也不求,不給他脫罪,該打打該罰罰,就是留他一條小命,活著就成。”

    宋老爺子的聲音,不自覺的帶出了商量的語氣。

    如今他雖是朝廷命官,可他身邊睡著的這個老婆,也同樣是命婦。

    “唉!”宋老爺子低低一嘆。

    孫女向著老婆子,所以他這個一家之主,這輩子也逃不出周氏的手掌心了!

    不過宋老爺子嘆歸嘆,臉上卻無半分不樂意之色。

    “還留著他干啥,還想他糾纏惠英啊?”周氏的聲音里帶出不愿。

    “死了才好,死了就徹底省心了!”

    “話不是這么說……”宋老爺子勸道,“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許。”

    “咱惠英和鄭旭東,那也是……”

    “呸!”宋老爺子煽情的話沒說完,胳膊上就被人狠狠一掐。

    “嗖”的一下,周氏坐起身。

    指著宋老爺子道,“你個老不死的,一大把歲數了,還在那情啊,愛啊的,你丟不丟磕磣,老不要臉的!”

    “你還想臨老入花叢咋地?”

    “你,你,你……”宋老爺子氣的一張老臉漲紅,“你咋說說就下道,不可理喻!”

    宋老爺子轉過身,不理周氏。

    “哼!”周氏冷哼,躺下身來,同樣背對著宋老爺子,不再言語。

    直到過了許久,宋老爺子覺得周氏的呼吸均勻,已然入睡。

    便悄悄的穿起了衣服,下了炕,躡手躡腳的推開了房門,走到相擁著看月亮的母女倆身旁。

    輕聲喚著,“惠英,悅兒,天不早了,快去睡吧!”

    “爹!姥爺!”宋惠英,鄭悅同時回頭。

    “唉!”宋老爺子又是一嘆,“夜里涼,快進屋吧!”

    “旭東那事……明兒一早,我就叫大奎去給王縣令送個信,爭取保他一命。”

    宋老爺子想著,鄭旭東殺人,不是沒有原由。

    一是小文與那奸夫,犯了奸淫之罪,二是混淆鄭家血脈,三便是氣死其母。

    以此三條,按大齊律法,法外開恩,亦無不可。

    喜歡錦繡田園:農家小地主請大家收藏:()錦繡田園:農家小地主熱門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山西快乐十分今日开 明利配资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 温州茶苑app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皮扛 上海麻将app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 qq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新快3最新50期 辽宁35选七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