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0354章 大作坊

作者:圣诞稻草人 |字数:9685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都市极品医神都市超级医圣赘婿当道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女神的超级赘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寇季一行下了马车,冷风卷着点点雪星,打在脸上,?#34892;?#24494;冷。

    陈敬、王田升等人带着那些在寒风中冻的打哆嗦的流民们,齐齐向寇季等人施礼。

    毕昇领着工部官员们和工匠们,裹着厚厚的皮袄,向寇季等人施礼。

    寇季在他们施礼过后,紧紧拽着身上的大氅道:“让百姓们先回屋舍里歇着,眼下这个天气,冻坏了可不好医治。”

    陈敬、王田升等人闻言,没有多言,回身吩咐流民们先回屋舍内歇着。

    每一间屋舍内,皆塑有泥质的炉子,炉子挨着墙边,墙上掏出一个洞,塑上烟囱,一路通到房顶。

    炉子一旦烧着,屋舍内就暖洋洋的,还不需要担心烟熏火燎。

    流民们没有太多御寒的衣物,待在屋舍里,才不会被冻着。

    流民们听到了寇季的吩咐,也没有多待,三五成群的回到了自己的屋舍内。

    寇季从流民们安置到了城外以后,时?#30343;本?#22312;流民安置之所晃荡,大多流民都认识他,也知道他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

    他们也知道,寇季开了口,就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

    打发了流民回到屋舍内歇着以后,寇季让陈敬带着他们一行人,到了新营造好的纺织作坊前。

    一丈高的青石墙,在流民安置之所内十分耀眼。

    木料、砖瓦搭建的屋顶,呈现人字形,压在石墙上,看着很坚?#36947;?#22266;。

    长约十二丈,看着像是一段坚实的城墙,多过像是两间作坊。

    石头和石头之间的空隙,被人用铁圈刮的很干净,砌垒屋顶的时候滴落在墙面上的泥水,也被人清洗的一干二净。

    若不是那浅白的缝隙提醒着众人,那是?#24187;?#22681;的话,众人会把那石墙当成?#24187;?#26159;壁。

    庄户人出身的流民们,干起活,一如既往的踏实、细腻。

    刘亨瞧着那石墙,一个劲的吧嗒嘴,直恨不得拉着城外的这些流民进入汴京城,把刘府推倒重建一番。

    曹佾盯着石墙感叹道:“四哥,您这那是营造作坊,?#32622;?#26159;营造了一座堡垒。”

    寇季橫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瞎说……纺织作坊营造好以后,那是要用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若是以土木营造,要不了十几年就会出现崩塌的情况,到时候还不是得继续营造。

    与其一次次的营造,还不如一步到位。”

    刘亨赞同的点头道:“四哥说的对,这纺织作坊营造好以后,那可是要用许久的。我们兄弟虽然是纺织作坊的东家,可我们却没那么多闲时间,帮着纺织作坊一次次的营造。”

    众人中,唯有?#21280;?#19977;人的神色比?#32454;?#26434;。

    营造纺织作坊的石料可是他们出的。

    寇季三人倒是痛快了,可他们三人却在里面砸了不少钱。

    “进去瞧瞧……”

    陈敬见寇季等人对他们营造的作坊很满意,脸上笑容灿烂的邀请着。

    寇季点点头,领着众?#39042;?#30528;青石铺成的小道,一路越过了两重环形水道,到了作坊前。

    作坊?#27835;?#20004;个部分,一个是纺线作坊,一个是织布作坊。

    寇季一行人先到的是纺线作坊。

    作坊内有一众妇人。

    门外站着一老一少,两个匠人,一个人扛着梯子,一个人端着朱漆。

    寇季瞧着那一老一少两个匠人,略微一愣,道:“这是做什么?”

    王田升凑上前,笑呵呵的道:“咱们的作坊要开工,总得想个办法讨个彩头不是?学生就想着,是否可?#36234;櫨没?#40857;点睛的传说,给作坊点红,预祝我们作坊开工以后,红红火火。”

    说话间,王田升指了指作坊门上的顶部。

    寇季众人顺着他的?#31181;?#26395;过去,就看到了作坊门顶上,有一块青石上,阴刻着两个字。

    ?#31069;?#32447;……

    甲是排序。

    古人排序,皆以甲乙丙丁等论。

    线是作坊的用途。

    用于区别于纺线作坊和织布作坊。

    寇季瞧着那两个阴刻的字,就知道了门口一老一少两个人手里的梯子、朱漆做什?#20174;謾?br />
    寇季还没有开口,孟惟仲就皱眉道:“纺织作坊里,最忌见红。”

    众人闻言一愣。

    王田升脸上的笑容一僵。

    寇季淡然笑道:“百无禁忌……更何况,纺织作坊里真要是忌红的话,那你们的?#24656;?#20316;坊里,岂不是不能出红绸了?”

    孟惟仲一愣,赶忙道:“是在下失言了……”

    寇季笑了笑,没再说话。

    一行人进了纺线作坊。

    作坊里的妇人们齐齐施礼。

    为首的是几个年长的妇人,她们远比其他的妇人穿戴的要好,?#38405;匠?#19977;人也显得很亲近。

    显然,她们几个妇人,皆是?#21280;?#31561;人从川蜀调过来的纺织高手。

    寇季等人进了作坊,一个年迈的妇人,领着他们参观了一下作坊。

    作坊里摆满了三锭脚踏纺车,摆放的像是一个教室。

    七八架三锭脚踏纺车,背西面东,其余的三锭脚踏纺车,背东面西。

    一些麻、毛等物,已经搁置在了纺?#24403;?#19978;。

    看一些纺车上已经搭上了线,想必是已经教授过纺线。

    寇季等人在作坊里盘桓了一圈,吩咐妇人们开始纺线,让众人观看一下。

    那几个从川蜀请来的纺织高手,当即坐进了那七八架背西面东的纺?#36947;鎩?br />
    其余的妇人羞答答的坐进了其他的纺?#36947;錚?#24320;始纺线。

    吧嗒吧嗒的脚踏声响起。

    妇人们开始操纵着三锭脚踏纺车纺线。

    片刻以后,纺线的声音,连成了一片,声声悦耳。

    陈敬等?#39042;?#30528;那越来的纺线声,笑容灿烂。

    ?#21280;紜?#38065;乐、孟惟仲、刘亨、曹佾等?#39042;?#30528;那悦耳的纺线声,稍稍有一些震撼。

    如此大规模,如此齐整的纺线,他们从没有见过,也闻所未闻。

    虽说产出的布料可能会很单一,但是产量却会直线提升。

    寇季目光在那些妇人们身上停留了许久,笑着对陈敬等人道:?#21543;?#21518;我会派府上的管事过来,从她们中间挑选几个激灵的,担任管事。

    到了明年开春,就开?#20960;?#22905;们算工钱。”

    陈敬、王田升等人闻言,笑眯眯的点点头。

    那些妇人们闻言以后,激动的不能自已,手上又勤快了几分。

    寇季又带着众人去了织布的作坊里?#24425;?#20102;一圈。

    织布作坊里的情况,跟纺线作坊里大同小异。

    让寇季意外的是,纺织的妇人们似乎在作坊没?#26032;?#25104;之前,就已经开?#20960;?#30528;川蜀过来的纺织高手们开始纺织了,所以当寇季在织布作坊里?#24425;?#30340;时候,看到了不少已经纺成了的麻线、毛线,还有一节节挂在织布机上的布料。

    毛、麻纺织的布料,?#20154;恐?#30340;布料差的不止一星半点。

    但并不影响它们的销量。

    相比起丝绸,麻、毛布料需求量更大。

    陈敬带着寇季?#24425;?#32455;布作坊的时候,告诉寇季,再过几日,第一批的布料就要出来了。

    “只要毛、麻足够,赶在年节之前,咱们就能纺织出不少的布料。要是能趁着年节发卖出去,您几位就能大赚一笔。”

    陈敬?#34892;?#27426;喜的说。

    寇季笑道:“毛、麻的问题,不需要担心。但是前几批出来的布料,不能发卖出去。得留着给这里的百姓们做衣?#36873;?br />
    我希望,咱们的布料在发卖之前,这里的百姓们每个人都能有一身完整的御寒的衣?#36873;!?br />
    陈敬、王田升等人闻言,对寇季深深一礼。

    刘亨、曹佾、?#21280;?#31561;人,对于寇季的决定,并没有多少异议。

    有投入,才有产出。

    流民们若是吃不饱、穿不暖,就不可能用心的给他们干活。

    ?#24425;?#23436;了纺织作坊以后。

    众人到了作坊外。

    随着寇季一声令下,刘亨、曹佾二人带来的一?#24403;?#31481;,被挑在了杆子上齐齐点燃。

    劈里啪啦的爆竹声,响彻了这一片天地。

    流民们纷纷?#28216;?#33293;内?#21280;?#33041;袋,伸长了脖子观看。

    那一声声爆竹声,似乎有法力一样,驱散了笼罩在他们心头多日的阴翳,以及水患带给他们的伤害。

    他们一些人脸上,流?#20923;?#20102;灿烂的笑容。

    一些?#20808;?#20204;,抚摸着乖乖缩在自己怀里的孩童们,低声呢喃着,“崽儿,我们有家了……”

    点燃了爆竹。

    守在两间大作坊前的匠人们,搭着梯子?#20808;ィ?#24110;作坊门顶上的两个字,描上了红。

    寇季当场下令,杀猪宰羊,让营地里内的百姓们纷?#36184;?#30528;乐?#25250;?#21621;。

    猪羊不多,能吃到肉的人,少之又少,但是每人分一碗带着肉丝的汤,还是很容易的。

    百姓们捧着那?#32676;?#20046;的肉汤,一边小心的吸溜着,一边乐呵呵的笑着。

    寇季等人围成了一圈,每个人端着一碗堆满了肉的汤碗,瞧着那些百姓们发?#38405;?#24515;的灿烂笑容,心里觉得暖洋洋的。

    ?#21280;?#30447;着碗里的肉,哭笑不得的道:“平日里这样的东西,摆在我面前,我碰都不会碰,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觉得它们特别香甜。”

    刘亨嚼着仅有少量的盐,油油腻腻的羊肉,认真的点点头。

    寇季笑着点点头,招来了一个在他们身旁不?#27934;Γ?#30447;着他们碗里的肉流口水的小?#19968;鎩?br />
    小?#19968;?#20063;不怕生,见到寇季摆手叫他,就直愣愣的走到了寇季面前,流着两行清鼻,仰着冻的红?#20284;?#30340;?#36710;埃?#27969;着口水,盯着寇季碗里的肉。

    寇季是多大的官,在座的这些人的身份有多高贵,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寇季碗里的肉是真香。

    他很想咬一口。

    一口就好……

    寇季从碗里挑出了一块瘦肉疙瘩,递给了小?#19968;鎩?br />
    小?#19968;?#27809;接寇季手里的筷子,而是快速的从寇季筷子上,撸下了肉块,?#26438;?#30340;往嘴里塞。

    “慢点吃……”

    “慢点吃……”

    寇季小声的提醒。

    小?#19968;?#21364;似没听见,大口大口的啃着手里的肉。

    直到把手里的肉啃干净了,又仰起脸,看向了寇季手里的肉碗。

    小?#19968;?#34429;然贪吃,但是很守规矩。

    寇季不给他,他一点儿抢夺的架势也没?#23567;?br />
    寇季却没有再给小?#19968;?#32905;吃,而是低声笑道:“你许久没见油水了,不敢多吃,吃多了容易滑肠……”

    小?#19968;?#27498;着脑袋盯着寇季,思索了很久,也没想清楚滑肠是?#19969;?br />
    但他通过寇季的话?#27835;?#20986;,大致是对身体不好的意思。

    小?#19968;?#27785;吟了一下,盯着寇季,道:“能不能再给我一块,我想拿给囡囡吃……”

    似乎怕寇季不给,他板起了流着鼻涕的小脸,认真的道:“等?#39029;?#22823;了,养了羊,我还一整只给你。”

    寇季一愣。

    ?#21280;?#31561;人却放声大笑。

    钱乐更是捧腹大笑道:“这个买卖不亏……”

    寇季直接把手里的肉碗塞给了小?#19968;錚?#31505;道:“好……我等你长大了,还一整只羊给我。”

    小?#19968;?#25265;着肉碗,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然后转过身,抱着肉碗跑了。

    有了寇季带头,刘亨、?#21280;?#31561;人也相继招来了在他们不?#27934;?#30340;小?#19968;?#20204;,把肉碗递给了他们。

    寇季一声散光了碗里的肉以后。

    陈敬、王田升等人盯着寇季等人道:“您几位,真的跟我们之前见到的官员、商贾都不一样。”

    寇季等人对视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寇季对王田升道:“等雪停了以后,作坊继续营造作坊,要营造够足够妇人们做工的作坊。在营造作坊的同时,还得分出一批人,去营造几个大火炉,这种火炉区别于其他的火炉,具体的由我府上的匠人们负责。

    此外,你们几个人再找一些百姓当中的手艺人,一起营造一些屋舍。

    把这里的孩子们都?#31456;?#36215;来,教他们读书识字。

    我记得百姓们当中有不少读书人。

    教孩子们读书的先生,就可以从他们中间挑选。”

    陈敬、王田升等人闻言一愣,王田升惊愕的道:“寇工部,您要建私塾?让这里的孩子们都读书?”

    寇季疑问道:“不?#26032;穡俊?br />
    王田升赶忙摆手道:“不是不?#23567;?#21482;是这里的孩子,足足有四五万人。除去那些女娃,男娃娃也有两三万。

    两三万的娃娃,可不是一座私塾就能安置的下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亲友棋牌官网 增粉王赚钱 湖南快乐10分预测 如何输入大乐透号码查询 北京时时彩 征程游戏怎么赚钱 广东26选5最后一期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