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218章 搜查官(補更!)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9592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汪家鎮最近不太平。

    一開始的時候,還只是有些家禽莫名其妙的失蹤,消失不見,鎮上居民也沒有太引以為意,以為是黃鼠狼干的,或者是小偷干的,只是譴責一下。

    可是哪知道,后來慢慢的,竟然有人也陸續莫名其妙的失蹤!

    這下鎮子上頓時就有些人心惶惶了,居民都議論紛紛,討論著是不是鬧鬼、或者鬧僵尸了,于是保安隊開始嚴加巡邏起來。

    同時,鎮子上也派了人去省城找高人前來做法。

    汪家鎮雖然是個鎮子,但因為距離省城太近,人口也不多,所以這里并沒有修道之人在這里落腳。

    平時鎮子里若是遇到有什么詭異事件,派人到城內請高人前來驅邪就是了。

    汪家鎮請來的道長名叫謝真清。

    這位謝道長,也算是有一定的名氣,并非江湖神棍、騙吃騙喝之輩。

    當然,實力也不可能太強,修為剛剛跨入一流術士境界,在廣州城內別說與石堅這樣頂尖的高手相比,就算前十名都排不進去。

    所以這位謝道長雖然住在偌大的廣州城內,但他的‘生意顧客’,卻主要是在城外的各個郊區。

    汪家鎮之前有過幾次靈異事件,就也都是請這位謝道長前來幫忙擺平的。

    雙方可以說是老顧客了,合作得很愉快。

    不過這次情況有所不同。

    謝道長到了鎮子之后,本來也以為是僵尸、厲鬼作祟,也沒有太擔心。

    畢竟一流術士的境界雖然在廣州城內并不算頂尖高手,但其實也不算弱,在當今江湖也可以算是高手了。一般的僵尸厲鬼,他是有把握對付的。

    可是沒想到,在他的追查之下,很快發現汪家鎮作亂的卻并非僵尸或者厲鬼,而是一條有著水桶粗細的黑蟒蛇妖!

    謝道長發現了真相后,頓時就心中一緊,有些發愁。

    術業有專攻。

    他謝道長抓鬼的本事很不俗,可是不怎么會降妖啊!

    而且,還是蛇妖這種難纏的妖怪!

    蟒蛇妖身體巨大,防御高,傷害又恐怖……

    這還玩個蛇皮!

    他的很多對付厲鬼僵尸很有效的手段,用在蛇妖身上,估計都不會有太大效果。

    但是既然來了一趟,總不能直接無功而返,打退堂鼓,總得試一試才行。

    否則以后他在廣州城,還怎么混?怎么接生意?

    于是,經過一天一夜的布局,謝道長運氣很不錯,事先設好陷阱,在蟒蛇妖來鎮上‘獵食’的時候,成功將困在了一個火陣之內。

    蛇類怕火、怕煙,只要用火困住它,就好辦很多了。

    “孽畜,受死!”

    謝道長目光凜冽,雖然心中有些打鼓,但還是迅速結印,一道巨大的手印帶著符文憑空閃現,猶如泰山壓頂,朝著蛇妖的巨大腦袋狠狠砸過去。同時寫道長手持抹了雄黃的桃木劍,朝著蛇妖身上刺去。

    蛇妖這些日子來捕殺動物、吃人,都很順利。

    沒有遇到任何的一點阻礙。

    今日竟然冒出來一個‘食物’敢反抗它,蛇妖兇性大法,面對憑空而現的大手印撞過去,還猛地揮動又長又粗的蛇尾巴,猶如鞭子般抽向寫道長。

    轟!

    蟒蛇妖的力量的確很恐怖,謝道長的‘泰山壓頂咒’乃是以力量見長的,一個咒語下去,能鎮壓很多東西。除非能夠把他的咒語破除,如若不然基本上不可能有人扛得住這種偉岸的力量。

    可是在面對蛇妖的時候,它不但用頭來剛,而且還一下子就將他的手印給頂散了!

    好鐵的頭!

    但謝道長此時也顧不得太多,他體內的法力全力灌注入抹了雄黃的桃木劍之中,刺向蛇妖身上。

    嗤啦!

    本來謝道長都已經對自己這一招不太抱希望了。

    畢竟桃木劍面對厲鬼、僵尸很管用,但是對妖怪效果會小很多。

    但沒想到,桃木劍帶著驅邪的效果,以及雄黃帶著對蛇類的克制效果,一起落下,頓時就像是油鍋里濺入了水星一樣,頓時發出‘叭叭’的聲音。

    雖然蛇妖的揮動力量勢大力沉,劇烈的力量直接桃木劍給抽斷,謝道長本人也被抽打得倒退。

    可是桃木劍的一截,卻是直接在蛇妖身上劃拉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半截桃木劍陷入蛇肉里面,正在不斷的冒出黑煙!

    “嘶嘶嘶……”

    蛇妖不會發出聲音。

    但是它此刻卻痛苦的在地上不斷翻滾,尾巴不斷胡亂在空中抽打,直到好不容易將陷入它體內的半截桃木劍給甩飛了之后,它才好受了一些。

    “嗯?”

    謝道長眼睛微微瞇了瞇,本來在看見蛇妖兇性大發,厲害無比的時候,他心里都準備好一擊無果,然后直接撤退的準備了。

    沒辦法,這條蛇妖他打不過總不能硬上,把自己送進蛇妖嘴里當做食物。

    還是回廣州城,請那些厲害的道友過來幫忙好了。

    可現在謝道長卻是沒有立即撤退。

    他眼神微微瞇了瞇,看著翻滾著的蛇妖,以及它傷口處被桃木劍‘灼傷’流出了黑色的血,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不知道為什么。

    這只蛇妖實力的確很兇,肉身蠻橫,力大無比,但是去沒他想象中那么難以對付!

    因為,這只蛇妖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這些捉鬼的手段對它很有作用!

    “嘶嘶嘶!”

    蛇妖傷口不那么疼了之后,又吐著蛇性子,威懾力十足的盯著謝道長,一點一點朝著他游過來,似乎要將謝道長一口吞噬。

    但謝道長卻心中卻安定了幾分,沒想著逃走了。

    他看出來了,這只蛇妖在怕他!

    剛才哪一劍,讓這只蛇妖感到害怕了!如若不然,它可不會這樣慢騰騰的朝著自己靠近,應該是快速無比的撲殺過來才對。

    它這是在忌憚自己!

    如此一來,氣勢便是此消彼長。

    謝道長信心大增,當即從后背掏出一柄金錢劍和幾張符箓,而后踩著罡步,低喝一聲,主動又朝著蛇妖殺過去!

    轟轟轟!

    不得不說,謝道長有些膨脹了。

    雖然不知道什么原因,這只蛇妖的防御力沒有他想象中那么強大,他的諸多手段也能克制蛇妖。

    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更何況這只蛇妖還并不是毫無反擊之力!

    這只蛇也很狡猾,將它的七寸保護得很到位,始終用自己的尾巴來跟謝道長交戰。

    于是半響過去,連續的交手之下,謝道長的步法頗為玄妙,手持金錢劍,在蛇妖身上又留下了不少傷口,但卻都不足以要其性命。

    反而是謝道長被抽打中好幾次,受傷不輕。

    “不能和這畜生這樣慢慢的耗下去了!”

    謝道長氣息有些紊亂,看著雖然受傷但是看上去還能堅持很久,依然生龍活虎的黑色蟒蛇妖,心中有些發緊。

    腦袋迅速轉動,一條條計謀快速轉動。

    最后謝道長準備鋌而走險,拼命試一試。

    畢竟雖然他現在要是逃跑,倒是問題不大。

    可他要是跑了,鎮上的居民怎么辦?

    交手到這種地步,他已經算是徹底激怒了這只蛇妖了。等他一走,說不定這只蛇妖就會在憤怒之下,沖出去大開殺戒!

    到時候,就算他回到城內搬救兵來,估計也遲了,不知道多少無辜居民要葬身蛇口。

    所以。

    在一次的對碰交手的過程中,謝道長的步法故意露出了一個破綻,看似被蛇妖抓住了機會,讓其快速回轉腦袋,張著血盆大口,朝著謝道長咬過來。

    這條蛇智商很高,極其謹慎,剛才在于謝道長交手的過程中,哪怕進攻不能取得效果,它也要先把自己的要害部位保護住,不給謝道長任何可趁之機。

    至于七寸的地方,更是絲毫不露出破綻!

    這次謝道長主動的失誤,讓這只蛇妖終于忍耐不住,主動出擊。

    而在它高高抬起蛇頭的同時,一直保護的要害部位,也終于暴露出來。

    “好機會!”

    謝道長眼神一凜,手中的金錢劍綻放出紅色的光芒,被他猛地一轉身。

    回首掏!

    快速閃電狠狠地朝著蛇的‘七寸’刺了過去!

    “嗷!”

    極度的痛苦之下,蛇妖竟然發出了一道沙啞類似于龍吟的聲音,謝道長大喜,正要將金錢劍完全刺入的時候,蛇妖尾巴襲來,抽打在毫無防備的他身上,將他直接抽飛出去。

    噗!

    受此打擊,謝道長也是當即忍不住,一口鮮血噴灑出來,氣息頓時變得微弱了許多,臉色蒼白。

    不過蛇妖這下是真的害怕了。

    雖然謝道長也已經重傷,它卻不敢再攻擊,慘叫一聲之后,頓時拖著長長的身子,都顧不得周圍布下的火圈,強行穿梭封鎖線,朝著遠方快速逃走。

    火圈外面有保安隊的士兵守候著,里面戰況怎么樣他們也不知道。忽然看見蟒蛇妖沖破火圈跑出來,一時之間眾人嚇的屁滾尿流,沒人敢阻攔,紛紛抱頭鼠竄。

    半響之后,看見蛇妖似乎沒有殺人,直接跑了,這些人才勉強鼓足了勇氣,將火圈撲滅了一個缺口,走進去查看情況。

    “謝道長,謝道長?”

    “情況怎么樣了?蛇妖怎么跑了?”

    有人詢問道。

    謝道長盤膝而坐,調息了一下傷勢,將翻涌的氣血壓下去之后,才站起來,沉聲道:“這只蛇妖被我傷到了七寸,現在虛弱無比。趕緊搜索它的藏身處,將它找出來,趁此機會捕殺!否則錯過了這個機會,就后患無窮了!”

    鎮上居民聞言,頓時松了口氣。

    一般來說,蛇只要被打了七寸,就必死無疑,就算不死整條蛇也廢了,成為了廢蛇。

    這只蛇妖就算厲害,想必也如謝道長所言,極度虛弱。

    現在是殺蛇的最好時機!

    于是保安隊迅速組織人手,開始朝著鎮子的四面八方開始地毯式的搜索。

    經過一次次的排除之后,最終在一個黑漆漆的山洞里面,發現了蛇妖的蹤跡。

    但是山洞里面入口狹小,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一時之間就算是謝道長也不敢輕易冒險進去。

    山洞里面,對于蛇妖太好發揮了,冒然進去很危險。

    雖說蛇妖已經傷了七寸,很虛弱,但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有什么意外發生。

    謝道長不敢進去,其他人自然就更不用說了。

    “謝道長,怎么辦?”保安隊的人又開始問了。

    謝道長沉思了一會兒,很快有了主意,吩咐道:“不用怕,我有辦法!你們快去找點柴火來!我們在洞口生火,制造濃煙!蛇怕濃煙,我們把它給逼出來!”

    眾人聞言眼神一亮。

    對啊!

    這是個好主意!

    蛇已經重傷了,只要將它逼出來,要解決它可就簡單多了。

    于是眾人開始行動起來。

    但沒想到是,他們還沒來得及生火,鎮上卻又來了幾位從城內趕來的人。

    一女三男,以女子為首。

    女子長發飄飄,不但面孔清純甜美,而且肌膚也雪白光滑。打扮時髦,穿著一身長裙將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

    既有鄰家女孩的感覺,也有嫵媚小女人的感覺。

    她身后的三名男子一個個都面無表情,腰懸長刀,打扮似乎有點像是東洋人。

    這幾人,自然就是大橋未久子一行了。

    “小姐,請問來此有何貴干?”謝道長皺了皺眉,走上前詢問道。

    大橋未久子看向謝道長的眼神帶著一絲絲的不善,但卻沒有表現出來,只是開門見山地道:“你們是準備殺山洞里的這只蛇妖吧?現在你們可以離去了,這只蛇妖交給我就行了。”

    謝道長聞言一愣,而后自然是不肯。

    且不說這位看上去嬌滴滴的少女,是否有本事能夠對付這只蛇妖。

    就算有,他費勁了千辛萬苦,受了重傷,才將這只蛇妖逼迫到這種地步,眼見就要成功了,怎么能讓別人接盤?

    “不用了!這只蛇妖已經被我傷了七寸,我馬上將它逼出來,就能殺它,小姐你在旁邊看著就好。”謝道長拒絕道。

    而后,他便吩咐保安隊的眾人,準備開始生火。

    大橋未久子見狀眼神中殺意更足,對她的三名護衛使了個眼色。

    三名護衛立即拔刀而出,守在了山洞口,意思很明顯。

    誰敢生火,殺誰!

    而大橋未久子,則是獨自一人,朝著黑漆漆的山洞里面走了進去。

    謝道長見狀大怒。

    嘿!這個東洋女人,這是準備強搶生意了?

    當即拿過一個火把,緊跟著也進入了山洞。

    ~

    (抱歉啊。昨天不知道為什么,莫名好累,下班回到家困得不行,想著先瞇半個小時才起來碼字。結果一睡,就睡到了今早十點過,睡了將近十一個小時……

    這章補昨天的。繼續碼字。

    關于這章的章節名,白袍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

    反正就是上一章有書友在章節說說里面提到了這個詞,我覺得挺有意思,就借來用一下!

    具體什么意思,你們去找上一章留言的書友問。

    反正我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問。

    我很無辜,很純潔……)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广东时时彩停止销售 江苏11选5今日直播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骗局 麦久彩票安卓 山东黄金股票行情 12生肖表2018年图 手机购彩软件 华东15选5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公告 如何创建合买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