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284章 張敬的決定(求訂閱!)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257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百寶湯制作倒是不困難,就是一鍋大亂燉而已,并沒有什么復雜的步驟。

    就是制作的材料的收集,倒是挺麻煩的。

    百寶湯,顧名思義,就是要找夠一百種不同的材料用來熬煮。

    一百種啊一百種。

    所以材料不珍貴,但要收集齊卻不容易。

    除了一些常規的東西,各種污穢破邪之物,也肯定得用上;什么五毒啊,什么蟲子啊,甚至動物的米田共啊,都要用!

    看到九叔準備煉制百寶湯,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的張敬和蔗姑,二話不說就遠遠躲開了,借口有事請幫不了忙。

    這玩意兒眼不見為凈,看了準犯惡心。

    九叔對此無可奈何,要不是他提出這個辦法,得親自來做,要不然他也想躲開!

    看了眼身邊兩個屁顛屁顛跟著,頗為好奇的徒弟,九叔淡淡地道:“既然你們覺得用百寶湯來對付石少堅,是浪費好東西,不值得,那你們就來幫我打下手吧。要是你們饞嘴,可以先給你們享用。”

    “好啊,好啊。”文才快樂的點頭。

    秋生比較聰明,看見張敬和蔗姑的反應,已經察覺到事情有點不對勁,這百寶湯估計沒他想象中那么好,所以訕訕地笑了笑,道:“師傅,我忽然記起來,我姑媽哪里好像今天有事情,要我過去幫忙呢。百寶湯就讓文才幫你熬煮吧。”

    文才還不明所以,擺手道:“你有事就去吧,我幫師傅就行了。”

    秋生聞言一喜,當即就要開溜。

    可惜九叔卻揪住了他衣領,冷聲道:“百寶湯很麻煩,文才一個人忙不過來,你也得留下。”

    “哦,好吧。”秋生無奈地道。

    隨后,當九叔告知兩人要收集哪些材料,文才和秋生就知道為什么剛才張敬和蔗姑要躲避開了。

    靠!

    這叫什么百寶湯?分明是百臭湯嘛!

    竟然連狗屎也是要算進去,這口味未免也太重了!

    但現在兩人已經上了賊船,誰讓他們好奇心重,還最賤呢?現在想后悔也來不及了。

    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將‘百寶湯’的材料基本收集齊,師徒三人便開始熬制了。

    全程文才和秋生兩人都是捏著鼻子,不敢喘大氣,那酸爽的滋味只是聞一下就讓人欲仙欲死。

    感覺這趟熬湯下來,他們兩人得好幾天都沒食欲,吃不下飯了。

    “下鍋多少種材料了?”九叔問道。

    秋生核對了一翻,強忍著惡心往鍋里家了一坨黑漆漆的東西后,說道:“加上這坨狗屎,一共98種。”

    九叔皺眉:“那還差兩種。”

    秋生無奈道:“可是我們能想的東西都已經加進去了。實在沒什么可以加的了。”

    九叔眼神轉了一圈,最后落在秋生和文才兩人身上,分別讓秋生脫鞋,從秋生的鞋底拍了一些泥土下鍋,然后又從文才的妹妹頭上剪了一撮頭發。

    這兩樣東西加上,正好一百種。

    秋生看著連自己的鞋底泥土也算一種材料,深深無語。文才則是看著自己齊劉海妹妹頭被剪了個豁口,敢怒不敢言。

    師傅真是的,把人家發型都搞亂了!

    東西齊全,九叔開始煉制百寶湯,很快整個義莊都籠罩在一片愁云慘淡之中。

    這下就連遠遠躲開了張敬和蔗姑,都不能避免,照樣得被禍害了。

    就在兩人想著,是不是暫時離開義莊,去鎮上暫時避避風頭時,忽然義莊有人來拜訪。

    不是別人,正是麻麻地和他的兩個徒弟阿豪和阿強。

    “林老鬼,你在搞什么東西啊!怎么這么臭!”

    麻麻地之前在鬼節之后,隨著四目道長一起離開了任家鎮幾天,不知道怎么又回來了。

    今天他來到義莊,依然穿著得很干凈整齊,平時油頭垢面的面容也精心打理過。

    看來雖然被蔗姑明確表示了拒絕,但在心愛的姑娘面前,他還是很注意自己形象,不想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靠!你這是在煮什么東西啊?難不成是百寶湯?林老鬼,你又想干什么壞事了?”麻麻地看了眼鍋里,頓時捏著鼻子皺眉。

    九叔瞥了他一眼,面色如常淡淡地道:“沒想到這世上,也有你覺得臭的東西?我還以為你覺得什么都是香的呢。”

    “你……哼!算了,我懶得跟你一般計較!”

    麻麻地氣得冷哼了一聲,問道:“小師妹呢?小師妹在哪里,我找他有事!”

    蔗姑聞訊,已經從后院走過來,笑著道:“麻麻地師兄,你怎么來了?”

    看見蔗姑,本來氣沖沖的麻麻地,頓時百煉鋼化做繞指柔,眼神迅速變得溫柔下來,嘆了口氣,道:“師妹,我是來跟你道別的。我準備離開嶺南,回江右了……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見你一面。”

    九叔一邊熬湯,一邊說道:“慢走,不送!”

    蔗姑白了九叔一眼。

    看見九叔為自己吃醋的樣子,蔗姑心中倒是挺高興的。

    這代表九叔心中已經真正把她當做妻子了啊!

    不過麻麻地是同門師兄,也不能把關系搞得太差,所以蔗姑挽留道:“為什么這么快就要走啊?多留下來住幾日吧。”

    麻麻地看著蔗姑挽留自己,心中頓時一喜,當然是想留下來。

    可是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說道:“我是做趕尸人的,這次離開江右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要是再不回去,以后就不好找生意做了。”

    做趕尸人和坐鎮一方不同,真的是跟做生意差別不大,是不能休息太久的。

    就像是之前的四目道長一樣,基本就沒怎么休息過。

    蔗姑聞言,也就不再說什么。

    可就在這時,張敬也從后院走出來,忽然開口道:“麻麻地師叔,你有沒有考慮過不做趕尸人啊?”

    麻麻地回過頭看著張敬,問道:“我不做趕尸人,你養我啊?”

    “額……”

    張敬撓了撓頭。

    本來好好的對話,怎么忽然就感覺有點不正常了呢?

    “不是我養你,而是我想問師叔你,有沒有考慮過找個鎮子定居下來。”張敬問道。

    麻麻地沒好氣地道:“我倒是想。可是哪有那么合適的好鎮子!”

    要找到一個合適的,不錯的鎮子,而且又還沒有被同道中人占領,其實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就像之前的四目道長,也是找了好久都沒找到,最后將騰騰鎮的僵尸殺了之后,才算有了落腳地。

    張敬一本正經地道:“我正好知道個很不錯的鎮子,可以讓麻麻地師叔你去落腳……”

    聞言。

    正在煉制百寶湯的九叔,都動作為之一頓,當即盯著張敬低喝道:“張敬,你想干什么?你可不要沖動!”

    從張敬所說的話,九叔自然能猜到張敬所指的,乃是酒泉鎮!

    這可是張敬自己的自留地,等任家鎮的事情結束后,他就蓋過去落腳了。

    現在他是想轉讓給麻麻地?

    這一點,他倒不是純粹與麻麻地慪氣了。如果麻麻地能夠找到一個好的落腳之地,其實他也是高興的。

    畢竟不管怎么說,大家終究還是同門師兄弟。

    可是要讓張敬把自己的地盤讓出來,九叔就肯定不愿意了。

    張敬搖了搖頭,認真地道:“師叔,我這不是沖動,而是考慮很久了……我準備以后不去酒泉鎮落腳了。而是準備游歷天下!”

    “游歷天下?”九叔一愣,隨即訓斥道:“不就是做游方道士?不行!”

    “這是我經過反復思考,慎重做出的決定。”張敬堅定道。

    對于一般人來說,有個落腳之地,可以賺錢的同時,又能安心的修煉。的確是比到處奔波,風里來雨里去的要強不知道多少倍。

    畢竟有句話怎么說來著?此生若能幸福安穩,誰又愿顛沛流離。

    對于普通人來說是如此,對于他們這些修道人來說其實未免又不是?

    酒泉鎮,的確是一個很好的去處,能夠讓他過得很舒服,又能安穩的逐步提升修為。

    可是,張敬現在想要的,卻并非安穩的、一步步慢慢的提升實力。

    他的目標,可是在三年之內跨入天師境啊!

    他想要盡快去龍虎山天師府!

    如果以后就在酒泉鎮,安穩度日,幾乎百分之百不可能在三年內跨入天師境!

    畢竟,又不是天天有石堅這樣的‘經驗boss’來給他殺。

    所以張敬想要快速賺取功德值,提升修為,那么最好的辦法,便是去做游方道士。

    出去闖蕩,所遇到賺取功德值的機會,總比待在一個地方要多不少。

    九叔大致猜到了張敬在想什么,可是依然再三勸說,不想讓張敬這么草率的做出決定。

    甚至就連麻麻地在愣了愣后,都跟著勸說張敬,他也不想占張敬這個便宜。

    可是張敬心意已決,道:“麻麻地師叔,如果你不去酒泉鎮,那么我也會找別人代替我去。”

    麻麻地、九叔、蔗姑三人面面相覷。

    張敬如此堅決,他們一時半會兒也勸說不了,于是只能暫時作罷,從長計議。

    眼下的事情,還是先把百寶湯熬煮完了再說。

    否則義莊一直得被惡臭味道籠罩,著實不好受。

    ……

    ……

    第二天。

    熬煮好了百寶湯,剩下的就很簡單了,就是將百寶湯潑在石少堅身體上,徹底破了他的邪功,讓他露出原形。

    這件事,九叔作為長輩,自然是不好親自出手的。

    一開始讓文才和秋生出手。

    但經過上次秋生暗中偷襲,將銀針插入身體后,石少堅后面察覺到了,所以這次有了防備。

    不管是笨手笨腳的文才,還是身手矯健的秋生,兩人出馬都沒能成功將百寶湯潑到他身上。

    反而兩人還被石少堅戲弄了好一番。

    本來張敬是不想觸碰‘百寶湯’這玩意兒的,但是眼見文才和秋生,將好好的一鍋百寶湯都浪費得差不多了。

    要是再潑不中,到時候還得重新再熬煮一次,到時候整個義莊就又將再次被不可名狀的酸爽味道籠罩。

    所以最后不得不張敬親自出手。

    大街上。

    張敬手提一個塞好的葫蘆,沒準備背后偷襲,就那樣直愣愣的在一條小巷子里,正面堵住了出來閑逛的石少堅。

    看見張敬,石少堅當即臉色一變。

    文才和秋生他可以隨意戲弄,就算現在他變成了‘人妖’,實力比遇害前更上一層樓,要強大得多,也不是張敬這小王八蛋的對手。

    他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

    畢竟這個小王八蛋,可是能跟他爹不相上下的妖孽!

    不過石少堅也相信,自己早晚有一天能夠追上張敬!

    他現在和以前已經完全不同。

    其他修道之人,或許會對于變成‘人妖’這件事深惡痛絕,萬分不愿。

    但他石少堅可不會這么想。

    雖然身份轉變了,不再修正道,走上了邪路。但是只要能夠快速增強自己的實力,讓自己變得更強,那變成邪修又如何?

    不過是要不斷殺人而已。

    這又沒什么。

    “張敬,你想干什么?”石少堅眼神警惕地望著張敬,問道。

    “不想干什么,就想請你喝個好東西而已。”張敬搖晃了一下手中的葫蘆,笑瞇瞇地說。

    “對不起,你的東西我不想喝,也不感興趣。請你讓開。”石少堅拒絕道。

    張敬卻是直接解開了瓶蓋,一步步朝著他走了過去,道:“我想請你喝的東西,你還沒資格拒絕。”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訴你,你可別亂來……否則我爹不會放過你!”石少堅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張敬手里拿著要給他喝的不可能是什么好東西,一邊威脅一邊往后退。

    當他想要轉身就逃的時候,張敬也驟然加速,一個箭步追上了他,手中的葫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他的面門潑過去。

    嗤!

    一股奇異的酸爽味在小巷子里彌漫開,不過現在石少堅對于這種臭味倒是不怎么敏感,畢竟他體內的血液味道也不比這好多少。

    “啊啊啊!”

    讓石堅驚恐怒吼的,是這百寶湯潑在他身上的瞬間,竟然猶如硫酸一般,迅速將他好不容易修復的肌膚迅速腐爛,變得畸形。

    他本來還好一張頗為英俊的臉龐,瞬間變得比僵尸還要恐怖猙獰。

    他想要運轉他爹傳授給的邪功,用來恢復傷勢。

    變成‘人妖’后的他,現在肉身已經和僵尸有些相像,哪怕受了傷,也不會有多少痛覺,并且可以迅速恢復。

    但此時,他肉身的治愈效果卻仿佛出現了問題,不管用了。

    不但面龐無法恢復,甚至還越擴散越大,痛感不斷,很快就讓他露出本來面目,猶如一只怪獸。

    “嘖嘖……這已經不算是人了吧?殺了這貨,系統都應該給我功德值了吧?”

    張敬不由得在心中想到。

    不過現在他還不能殺石少堅,得等他回去找他爹,讓九叔戳穿這父子二人的陰謀再說。

    等九叔戳破陰謀,石堅已然不肯悔改,那接下來張敬就可以盡管動手了。

    此時已經是接近傍晚時分,街上行人漸少,石少堅雖然變身成為怪獸,但他雙手抱頭一路慘叫狂奔,倒是沒人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張敬和在暗中一直觀察事情進展的九叔,尾隨著石少堅,來到了石堅的住處。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快乐赛车 2014生肖特码资料 海南飞鱼 二肖中特期期准免费1 也。云南十一选五 36选7福建体彩走势图 中超吧百度贴吧 蓝球赔付率 秒速时时彩软件 2017年第128期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