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272章 強人鎖男!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5983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石堅自然知道自己兒子是個什么德行,但是他基本不會加以管束,也能說明他的態度了。

    剛才石少堅對錢老板女兒瑪莉身上使的小手段,以他的感知能力也不可能沒有任何察覺。

    對此,他也僅僅只是悄悄的低聲訓斥了一句:“這種時候,你給我開什么玩笑!就算要亂來,也給我走遠點!”

    石堅聞言也沒有被戳破壞事的羞愧,只是滿不在乎的點了點頭。

    那就走遠點搞好咯……

    ……

    ……

    離開西餐廳,張敬沒有跟著九叔一起直接回義莊。

    而是先去了一趟衙門,找到了保安隊隊長阿威,讓他暗中派人幫忙盯住石少堅。

    石少堅色膽包天,看見漂亮女人就想玩,但也總得分時間。

    白天他肯定是沒機會的,要等到晚上才行。

    張敬沒興趣暗中跟蹤他一整天,所以就拜托常威幫忙了。

    對于此事,常威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拍著胸膛答應下來,保證一定辦得妥妥的,讓張敬放一萬個心。

    畢竟,他現在想學道之心還沒死呢。

    就在張敬吩咐好,準備離去之時,常威雙手插在他圓鼓鼓肚子的腰帶上,來回渡著步子,一副有話要跟張敬說,卻又不知道該怎么開口的樣子。

    “行了,有什么話就直說,別猶猶豫豫得像個女人。”張敬搖頭說道。

    雖然當初剛認識的時候,張敬對于這個保安隊隊長很不感冒,在這貨差點把自己坑死在山洞里面時,張敬甚至一度想要找個機會把這貨給殺了報仇。

    但是在后來相處中,張敬發現這個家伙雖然可惡,但倒也不是完全沒有優點,還是有不少可取之處的。

    “我……我想問問我表妹的情況。我聽說她好像在探親回來的路上,發生了意外……”常威猶豫了半響,開口問道。

    當初的常威喜歡任婷婷,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就差直接上門提親了。

    可惜被后來的張敬截胡了。

    張敬表現出來宛若神明一般的非凡手段,讓常威不敢找麻煩;再加上表妹任婷婷也喜歡張敬,兩人是兩情相悅。

    常威也就徹底死心了,放棄了念想。

    但是他對于任婷婷的關心卻是沒有減少,大概是將男女之情都轉移到了表兄表妹的親情上面吧。

    所以這次聽到任婷婷沒有安全回到任家鎮,路上出現了意外,常威心中一直都是擔憂著。只是沒有機會,也沒膽子去質問張敬。

    張敬臉上的表情一滯,半響后才鄭重其事地道:“是發生了意外……不過,三年之內,婷婷肯定會回來!”

    “那就好。能回來就好。”常威聞言松了口氣,笑著道:“任家的生意有老管家看著,平時我也會盡量幫忙照料,不會出什么亂子。”

    “嗯。”張敬點了點頭,難得的對常威說了聲謝。

    “嘿嘿,應該的。我是表哥,婷婷是表妹,你是妹夫嘛……”

    ……

    ……

    回到義莊,張敬修煉了一天之后。

    等到天黑,就準備出門了。

    看見張敬出門,文才和秋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鬼鬼祟祟的忽然就蹦跶出來,攔在了張敬前面,一副偷偷摸摸地樣子。

    秋生低聲問道:“師弟,你準備去干嘛?是不是去辦石少堅那小子,行俠仗義?”

    秋生腦瓜靈活,今天白天在西餐廳發現了石少堅偷偷摸摸剪下瑪莉的一縷頭發后,就一直在偷偷琢磨這件事,想著石少堅究竟想干嘛。

    本來就算張敬不去,他都準備主動去了。

    現在看見張敬要去,立即就跟了上來。

    “要是去行俠仗義的話,把我們也帶上。這種事情,我們也當仁不讓啊!”秋生義正言辭地說道。

    “我看你不是想行俠仗義,是想英雄救美吧!”張敬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他。

    “額……都一樣,都一樣。”秋生嘿嘿笑著道。

    “算了,一起去吧。”

    張敬擺了擺手,也沒拒絕兩人。

    反正今天晚上,他就沒想著要讓石少堅能活下來。

    所以帶著文才和秋生一起去,也不怕他們闖禍。

    很快,一行三人來到鎮上。

    “對了,我忽然想到個問題。咱們不知道石少堅這小子在哪里啊?他要干壞事,咱們怎么找到他?”秋生懊惱地說道。

    “對啊,對啊。這可怎么辦才好!”文才也附和道。

    張敬搖了搖頭,道:“我早就讓人暗中跟蹤他了。”

    也不知道電影里面,這兩個家伙怎么把石少堅給坑了的,完全靠運氣吧!

    時間很湊巧。

    張敬找到常威時,常威的手下正好來給他匯報,說是石少堅一個人,往任家鎮西邊的山林走去。

    張敬三人得到消息,連忙快步追上去,沒出幾里地,就追上了石少堅。

    只見石少堅似乎對這片地方頗為熟悉,直接找到了一個兩米多高,宛若天然案臺的大石塊,身體一躍便翻越上去。

    “這里總夠遠了吧?”

    此地是荒山野嶺,白天都沒人,到了晚上就更不可能有人經過了。

    他在這里做法,不可能有人發現他。

    當然,這附近的山林倒是有不少野狗。

    前不久,他才在這里將任家鎮上的潑皮馬三解決,并且把他的尸體喂了野狗。

    所以他才沒有隨便找地方施法,而是翻身上了這個兩米高的石塊,才開始作法。

    在這個大石塊上做法,野狗也沒辦法上來打擾他。

    石少堅四處環視了一眼,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始行動起來。

    “咔嚓!”

    做的第一件事,他就將自己外面穿的黃馬褂一把給扯下,露出里面畫早已經滿各種神秘符箓的白色內衣,又將包裹打開,在大石頭上擺放好瓶瓶罐罐的東西。

    最后拿出在西餐廳從瑪莉身上剪下的一縷長發,用一張符箓包裹住,便開始作法。

    “這兔崽子究竟是在搞什么鬼啊?”

    不遠處的樹林中,秋生和文才看著石少堅一連串猛如虎的動作,卻猶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因為石少堅將瑪莉的長發和符箓包裹在一起引燃后,施展了一套詭異手訣后,便盤膝而坐,一動不動了。

    “開法眼試試看。”張敬說道。

    兩人聞言,趕緊拿出柚子葉往眼睛上一貼、

    像柚子葉這種輕便的道具,是吃飯的家伙,當然得隨身帶著。

    兩人開眼之后,很快就發現了端倪。

    只見石少堅雖然盤膝而坐在大石塊上,但是隨著他的一套法訣下來,他身上的符箓開始發出淡淡銀色的光芒,一股詭異的波動散開。

    不一會兒,便有一道淡淡的虛影從石少堅身上脫離而出,宛若鬼魂般飄飄乎朝著任家鎮的方向晃蕩而去。

    “這……這是靈魂出竅?他想干嘛?”秋生瞪大眼睛問道。

    “還能干什么?當然是去找你的瑪莉小姐去了!”張敬說道。

    “那還等什么,咱們出發吧!去阻止這兔崽子!”

    秋生蹭的一下站起來,著急地道。

    張敬看了他一眼,好笑道:“你不是想英雄救美嗎?那就自己追上去好了。”

    “啊?我自己追上去?師弟你不去嗎?”秋生愣住了。

    石少堅這個兔崽子雖然很壞,但實力卻還是很強的,這一點秋生早就見識過了。

    要是張敬師弟不去,秋生覺得自己一個人,恐怕不是英雄救美,而是去送菜!

    現在的秋生,倒是沒有原來那么狂妄自大,有點自知之明了。

    “我要是去了,你還有英雄救美的機會嗎?而且,我還得留下來,‘照顧’石少堅的軀殼,讓他靈魂歸來的時候,給他個驚喜!”

    張敬笑瞇瞇地說道。

    對于石堅父子,如果不是因為要利用他們來刷經驗值,張敬早就想解決這作惡多端的兩人了。

    現在時機到了,張敬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心慈手軟。

    石少堅既然色膽包天,利用這種堪稱邪修的手段去搞良家婦女,那就別怪張敬心狠手辣,讓他魂飛魄散!

    此人性格可以說比他父親石堅更惡劣,有過之而無不及!

    要是不除掉,等他將來修為越高,實力越強,受他殘害的無辜之人也就會越多!

    張敬這么做,完全是替天行道了。

    至于為什么不直接出手讓石少堅魂飛魄散,那是因為張敬留著他石少堅的魂魄還有用,還準備讓他回去找他父親石堅求救!

    只有他回去找石堅求救,張敬接下來才能刷功德值啊……

    “文才,你去么?”

    秋生見張敬似乎意已決,不打算跟著他去阻止石少堅奸淫擄掠,于是把注意打到了文才身上,想拉著文才一起去。

    多個人,多分力量,還能壯膽嘛。

    可惜文才對那瑪莉小姐似乎沒看對眼,不怎么感興趣,所以也不想去英雄救美。

    他倒是饒有興致的盯著石少堅的軀體,嘿嘿笑道:“我還是和張敬師弟一起留下來,‘照顧’石少堅的軀殼吧。我對他的身體比較感興趣……”

    對石少堅的身體感興趣?

    這話說的,讓張敬和秋生都有點起雞皮疙瘩,怪異地看了文才一眼。

    “都不去啊……”秋生又著急,又有些擔憂,不過最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隨即眼神一亮,冷哼道:“你們不去就算了,我正好一個人去英雄救美,最后抱得美人歸!”

    說完,他便朝著任家鎮的方向追了去。

    秋生離去,張敬和文才也走出了小樹林,跳上了大石塊。

    “嘿嘿……”

    文才看著石少堅的軀殼,臉上露出不可名狀的笑容,在他臉上捏過來,掐過去的。

    時而捏一下鼻子,時而掐一下臉頰,時而又扯一下耳朵,嘀咕道:“讓你為非作歹,讓你爸扇我耳光,讓你欺負我……現在落在我手里,還不了手吧?”

    文才是真的膽子小,幾乎很少跟人動手。

    所以現在即便石少堅擺在他面前,他也不知道該怎么下重手。

    看他這些動作,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調戲心愛之人呢!

    張敬查看了一下旁邊擺著的諸多瓶瓶罐罐和符箓后,轉過頭,頓時看得一陣惡寒。

    文才這家伙,該不會是什么時候,變成了‘強人鎖男’,喜歡迎男而上了吧?

    他這樣子,都快要和石少堅‘男舍男分’了!

    張敬趕緊阻止了他,說道:“夠了,文才師兄!他現在靈魂出竅,你這樣折騰他,他是沒有知覺的!你就別這樣羞辱他了。”

    文才戀戀不舍的放開石少堅的小白臉,說道:“不是師弟你說的嗎,咱們要好好‘照顧’這小子。”

    張敬無語道:“那你也別這樣照顧啊!”

    “這樣好像的確有點不好哦……”文才訕訕地笑了笑,心中默默地感慨,張敬師弟可真是正人君子,人前人后都一個樣啊,不喜歡趁人之危。

    于是問道:“那咱們把這小子的軀體拖走,藏起來?”

    張敬擺了擺手,道:“藏起來干嘛?多麻煩。這附近有野狗,直接拿去喂野狗好了!”

    “????”

    文才當場石化愣住。

    原來,張敬師弟所說的‘照顧’,是這個意思?

    直接拿去喂野狗?

    張敬師弟這是想直接殺了石少堅這兔崽子啊?

    “這……這不好吧?”

    文才有點害怕了。

    雖然他很恨石堅父子。

    當初在廣州城的時候,石堅闖上門來,可是當眾一巴掌將他扇飛。

    但是即便這樣,他也沒想過殺人。

    文才和秋生兩人,雖然不靠譜愛闖禍,但其實心底都是善良的。

    張敬搖了搖頭,說道:“沒什么不好的。對付這種人,沒必要心慈手軟。你還不知道吧,這次他和他父親兩人來任家鎮,目的就是為了報仇而來!我們不殺他,他就會找機會殺我們!”

    “真的嗎?”文才猶豫道。

    “當然是真的。要不是這次我及時回到了任家鎮,這父子二人早就從中作梗,讓你和秋生被鬼差抓回地府償命了!而且,他們現在還留在任家鎮不肯走,你覺的是什么原因?難道僅僅只是因為想和我們搶生意嗎?肯定還是在找機會,伺機而動,想對付我們!”

    張敬冷聲說道。

    文才聞言,雖然心中依然猶豫不定,感到害怕。

    但總算還是咬牙,下定了決心,和張敬一起拖著石少堅的軀殼,往樹林中走去……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吉林快三平台下载 雷速体育比分官网 买竞彩赚钱 平特肖论坛999133.com 足彩欧洲即时赔率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1 九天棋牌手机版官网 快乐时时彩计划表 曲阳同城麻将系统规律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一定牛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