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265章 三角戀!(求訂閱)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8855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張敬臉色的變化,菁菁也注意到了。

    但是她沒有想太多,只是問道:“婷婷她沒有跟你一起回來嗎?準備留在她親戚家里住一段時間?”

    在任家鎮住的那段時間,菁菁和任婷婷發展成為了關系很親密的好朋友,無話不談。現在的菁菁能夠形象和原來大變,不再土氣,打扮時尚漂亮許多,都是任婷婷的功勞。

    甚至本來菁菁對張敬是當做敵人一樣,話都不想和張敬說一句,覺得張敬自大、狂妄,充滿大男子主義。后來也是因為任婷婷,她才對張敬的看法有了改觀。

    所以來到任家鎮,菁菁自然想找任婷婷聊聊天。

    蔗姑也走上前,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張敬肩膀,說道:“對啊。我徒弟呢?離開之前,我可是特意叮囑過你,你也答應了我,一路上要好好照顧我這徒弟,不能出半分差錯,更不能欺負她。你小子做到了吧?”

    蔗姑說這話,自然是開玩笑的成分居多,沒想其他。

    畢竟去江右,她和九叔都是很放心的。

    以張敬的實力,路上基本上不可能出現什么意外。

    但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蔗姑說完之后,張敬卻是‘噗通’一聲,直接雙腿跪了下去。

    “嗯?”

    “這是……”

    所有人都沒想到,張敬會突然下跪,驚呆了所有人。

    首當其沖的蔗姑,本來還大大咧咧的在開玩笑,頓時變得不知所措。

    “師姑,對不起……”張敬垂著頭,嗓子發干地艱難說道:“我沒有做到答應你的事情。我……沒有照顧好婷婷!”

    “沒有照顧好婷婷?”

    聞言,不僅是蔗姑,其他人也是紛紛一驚,心緒不平,有了很不妙的念頭。

    任婷婷,恐怕是出事了!

    要不然張敬不會突然跪下,這副表情。

    蔗姑雙手搭住張敬的肩膀,沉聲道:“張敬,先站起來,站起來說話。”

    隨后。

    張敬在蔗姑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強忍住情緒,將在大方鎮發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現場一片寂靜,所有人的心情都變得十分沉重。

    任婷婷的遭遇,讓本來就憂心忡忡的眾人,更是臉上增添一層寒霜。

    可以說,任婷婷現在的狀況,比文才和秋生的還要更加糟糕得多。

    文才和秋生這次闖禍,雖然棘手,但是有九叔在,有四目道長、張敬等人在,能夠幫上忙,只要小心謹慎一些,渡過去還是希望很大的。

    可任婷婷卻是讓在場所有人都感到無能為力。

    就算是修為最高的九叔,對于這件事也沒有任何插手的資格。

    畢竟九叔現在就算修為已經跨入法師境,但真正的實力,并不比煉師境的張敬強多少。

    而且張敬也說了,當日在大方鎮的時候,龍虎山天師府傳說中的老天師,都親自趕到了,最后也只能落得這樣的結局。

    恐怕這天下間,都沒有人能夠強行將任婷婷救活。

    只能像老天師所說的那般,聽天由命,看任婷婷自己的造化了。

    “婷婷、婷婷她……”

    蔗姑沒有了平時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樣子,眼神之中被焦急與擔憂占滿。

    雖然她收任婷婷為徒的時間不長,但是感情卻不淺,她已經將任婷婷當做了自己關門弟子來培養,要傳承自己衣缽的。

    誰曾想,卻遭遇到了這等變故。

    “師姑,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婷婷……”

    張敬聲音干涸,眼眶微微發紅,再次說道。

    蔗姑深深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拍著張敬肩膀道:“這件事,不怪你。你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去保護婷婷周了。只是有些事情,終究是違背不過天意……”

    蔗姑知道,對于婷婷的遭遇,她這個做師傅的心中擔憂焦急。

    但是不管怎么說,卻都比不過張敬!

    張敬,才應該是這世上心中最痛苦、最后悔、最自責的一個。

    但凡要是有一點希望,他絕對不會讓婷婷犯險。

    所以,她沒有去指責張敬。

    旁邊的菁菁,同樣也是如此。

    她很想指責張敬為什么兩個女人都保護不好,為什么當天在大方鎮的時候,會撇下婷婷去追查什么僵尸!

    要是那天他們不在大方鎮多管閑事,婷婷豈不是不會有事?

    菁菁很氣憤張敬的自大,多管閑事!

    可是當她張了張口,看著張敬臉上隱忍的表情,心中卻又是不忍。

    她認識張敬也有一段時間了,中間也相處過不少時日。

    這個向來自大狂妄,充滿莫名自信和優越感的男人,還是第一次臉上如此黯淡無光,消極沉默。

    所以她開口后,本來想說的話,卻又吞了回去。

    九叔走上前,安慰說道:“張敬,你心中不要太過于自責。婷婷現在被老天師帶回了天師府,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她早晚回醒過來的。”

    張敬深吸了一口氣,將所用洶涌的情緒都暫時壓了下去,他不想表現得不堪,更不想讓自己表現得連婷婷都不如。婷婷遇到再悲傷的事情,都不會在外人面前表露多少情緒,只會自己私下偷偷釋放。

    “嗯,婷婷一定會醒過來的!我也不會自暴自棄,我會更加努力修煉,讓自己實力變得更強,才能去龍虎山將婷婷接回來!”張敬滿臉認真,鄭重其事地說道。

    九叔點了點頭,寬慰地道:“很不錯,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看見張敬狀態不錯,并沒有消極,其他人就沒有再多寬慰。

    有些男人遇到了挫折,就會一蹶不振,很容易被打倒。但是有些男人,卻是會越挫越勇,并不會輕易被打倒。

    張敬顯然是屬于后者。

    婷婷的事情,暫時任何人都幫不上忙,只能靜靜的等著。

    但是眼前群鬼出逃的事情,卻是迫在眉睫,不得不趕緊行動起來。

    于是眾人繼續開始制作臭豆腐。

    ……

    ……

    直到太陽快要下山,天色將黑,眾人將臭豆腐制作完畢,盛裝起來,就等夜深之后,去引鬼。

    而麻麻地和他的兩個徒弟阿豪阿強,也終于在這時候來到了義莊。

    果真,按照阿豪的建議,麻麻地是經過一番認真的梳洗打扮的。

    不但洗了澡,講了衛生,把油頭垢面都清洗干凈了。

    更是連身上的衣服也換了一件好的,不再破破爛爛,到處是污漬油垢,連發型都整理了一下!

    “咦?這是誰啊?”

    平時一本正經,不茍言笑的九叔,看見麻麻地之后,卻是難得的黑色幽默了一把,說道:“你怎么長得這么像麻麻地?”

    麻麻地瞪眼道:“林老鬼,你這是什么意思?這么多年不見,眼瞎了嗎?連我都認不出來!”

    “還真是麻麻地?”九叔淡淡地道:“原來見你,永遠都是臟兮兮的。還是頭一次見你穿得這么干凈整齊,所以有點不相信這是你。”

    “你……”

    麻麻地當即就想罵人爆粗口,不過他視線一轉,看見了后方的蔗姑,立即神色就變了。

    恨恨地瞪了九叔一眼后,說道:“我懶得跟林老鬼你一般計較!”

    說完,就立即屁顛屁顛的朝著蔗姑跑過去,激動萬分地道:“小師妹,好久不見!這么多年,你過得怎么樣?”

    蔗姑正在把裝著臭豆腐的籮筐蓋上蓋,笑著說道:“麻麻地師兄,好久不見。我現在過得很好,很幸福。”

    四目道長在一旁眼神發亮,開始給文才秋生、家樂菁菁等人講述上一輩的恩怨情仇,嘿嘿笑著道:“這下有好戲看咯!當年咱們師兄弟之中,其實有好幾位都頗喜歡小師妹,而麻麻地絕對是最癡情的一個!現在小師妹和林師兄在一起了,麻麻地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聽到四目道長的科普。

    除了張敬早就知道其中原委,其他人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眼睛炯炯有神地注視著場上事態的發展。

    看看明顯火藥味十足的九叔和麻麻地之間,會發生什么爭斗。

    麻麻地正想繼續跟蔗姑說什么。

    卻忽然鼻子用力的嗅了嗅,有些驚訝地看著蓋著蓋子的籮筐,問道:“師妹,你這里面裝的事什么啊?怎么這么香?”

    香?

    所有人面色都有些古怪。

    他們好不容易才把臭豆腐制作完成,裝進了籮筐里蓋上,讓周圍的味道淡了許多,不再刺鼻。

    沒想到麻麻地卻是覺得香。

    “臭豆腐!”麻麻地很快準確無誤的叫出了食物的名字,驚訝萬分地道:“師妹,是臭豆腐是吧?”

    蔗姑點了點頭。

    這下麻麻地簡直就快要開心得飛起來了,激動萬分地道:“師妹,你是知道我要來,特意給我準備的臭豆腐嗎?這么多年,你竟然還記得我最喜歡吃的食物,是臭豆腐!師妹,你……你對我太好了!”

    “額……”蔗姑都不知道該說啥了。

    九叔冷著臉走上前:“麻麻地,這么多年不見,你修為本事沒見漲,臉皮厚度倒是見漲!我們這些臭豆腐,是專門為鬼準備的,給鬼吃的!”

    “林老鬼,我對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不要覺得我是怕了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麻麻地怒聲道:“這臭豆腐,明明就是師妹為我準備的!”

    麻麻地很有自信。

    因為在他們這些師兄姐妹之中,就只有他喜歡吃臭豆腐。

    他剛來,蔗姑就準備了熱乎乎的臭豆腐,不是為他,是為誰?

    結果哪知道,蔗姑有些抱歉的對他說道:“麻麻地師兄,這些臭豆腐,我們的確是準備用來拿給鬼吃的。而且……”

    說到這里,蔗姑頓了頓,走到了九叔身邊后,挽著九叔的手臂,靠在九叔身上,甜蜜地說道:“而且,我和林師兄已經準備快要成親了。”

    嘩!

    麻麻地滿腔的驚喜和火熱,頓時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部都被熄滅了。

    蔗姑的開口,雖然客氣,但暴擊卻是繼而連三。

    開頭就暴擊,不給留任何的希望和后路。

    “你們……真的要成親了?”麻麻地聲音干涸,痛苦無比的說道。

    蔗姑鄭重的點了點頭。

    就連平時從來不秀恩愛,很古板,覺得秀恩愛會很不好意思的九叔,也是主動牽上了蔗姑的手,說道:“當然是真的!既然你來了任家鎮,那也正好,你就多住一段時間。等過一陣子,我和蔗姑擺酒宴的時候,你得來吃!”

    噗……

    麻麻地差點氣得吐血。

    臉上表情不斷變化,復雜極了,最后好半響后,才張紅著一張臉,咬牙切齒的吐出一句話:“祝你們白頭偕老!”

    說完,他也感覺義莊待不下去了,說道:“我來任家鎮是恰好有點事要辦,經過。不一定有時間住太久,參加你們的婚禮。我……我先回鎮上了!”

    爾后逃也似的離開。

    哎……

    看著麻麻地倉皇離去的背影,圍觀眾人都嘆了口氣。

    好悲劇。

    這離去的背影,好像一條狗啊。

    單身狗的狗……

    蔗姑卻是猶豫了一下,連忙叫住了麻麻地,喊道:“麻麻地師兄,等下……”

    麻麻地身形一頓,頭也不回地艱難問道:“小師妹……還有什么事情嗎?”

    聲音中,帶著一點哭腔。

    蔗姑開口道:“我們現在遇到了一些麻煩,現在正卻幫手。你能留下來,晚上幫我們個忙嗎?”

    蔗姑的意思是,晚上捉鬼,高手自然是多多益善。

    多個人,就多分把握。

    麻麻地怎么說也是煉師境高手,還是可以幫上不少忙的。

    九叔卻是眉頭一皺,說道:“不用他。我們人手夠了!”

    九叔不說還好,他這么一說,麻麻地卻是轉過身,大步走回來了,瞪眼望著九叔怒聲道:“小師妹請我幫忙,管你什么事!你不讓我留下來,我偏要留下來!”

    爾后磚頭看著蔗姑,問道:“師妹,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你盡管開口!我絕對不推辭!”

    蔗姑暗自拉了拉九叔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太小氣計較,同時笑著對麻麻地道:“太好了,謝謝師兄……”

    就這樣。

    不一會兒后,麻麻地便痛快的加入了晚上捉鬼大軍之中。

    不知不覺,時間流逝。

    終于,來到了深夜。

    明月升空,夜深人靜。

    整個任家鎮,寂靜無聲。

    九叔、四目道長等人,與鎮上的眾多高手匯合,去了鎮外布下先天八卦陣的地方。

    而文才和秋生,則是挑著兩籮筐臭豆腐,開始半夜巡街賣臭豆腐起來……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体彩p3开机号试机号走势图 广西11选5开奖数据 江西时时彩哪里购买 排列3组选分布图 江苏快三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求教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开奖 手机声优赚钱软件 金沙棋牌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