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233章 和僵尸有個約會(求訂閱)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4715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火影之商城系統仙武帝尊

    僵尸血脈。

    對于這個說法張敬、任婷婷都一頭霧水,感覺有些扯淡。

    不過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們任家的先祖死后,為什么容易變成僵尸,就相當于是破案了。

    體內有這僵尸血脈,當然死后就容易變成僵尸咯!

    只是,為什么在沒死之前,任家的人都沒有絲毫變成僵尸的征兆?

    看著眾人臉上的表情,任老爺嘆了口氣,說道:

    “我原來也和你們一樣,覺得這只是個玩笑,并沒有當真。只是出于對任家組訓的敬重,以及害怕這樣的消息一旦流傳出去,會對任家帶來不利的影響,所以才一直守口如瓶。”

    “但現在,婷婷你身上的變故,確實讓我不得不相信,這并不是個玩笑,而是真的!”

    “傳說中,我們任家身上流著的僵尸血脈,已經有著數百年之久……”

    很快,任老爺開始為眾人講述他所知道關于任家的傳說。

    根據任家組訓記載,任家在多年以前,并非像現在這樣的普通鄉紳富豪,而是以降妖除魔為己任的修道世家。甚至在巔峰的時期,任家威名顯赫,聲勢浩蕩,幾乎不弱于當今龍虎山天師府的張家!

    只可惜后來發生了變故,任家一位先祖天師,竟然與僵尸相戀,結婚生子。

    此番舉動不但為任家招來了滅頂之災,讓任家傳承斷絕,更是讓任家的子孫后代的血液中,都蘊含了僵尸血脈!

    “與僵尸相戀,還結婚生子……這……”

    張敬和任婷婷都面面相覷。

    這也行的嗎?

    能接受嗎?

    額……

    好像也沒什么不可以,雖然有些怪怪的。

    畢竟任婷婷之前體內尸氣爆發的時候,模樣也沒太大改變,只是犬牙變長了而已。

    當然,前提條件是任婷婷即使變成了僵尸,也能夠保持理智,不會沒由來的忽然想吸張敬的血就行。

    否則,張敬根本頂不住啊!

    但是問題關鍵就在這里。

    如果僵尸能夠控制自己暴虐殺戮的本性,控制自己不去吸食人血,那還能是僵尸嗎?

    任婷婷就不用說了,就算張敬自己,當初在山洞里面殺任老太爺的時候,也曾經尸氣入體過,差點就變成了僵尸。

    所以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變成僵尸是多么恐怖、多么難以控制的一件事。

    那強烈的負面情緒沖擊著自己的神識,他的本心在這種狂暴的情緒之下,簡直就像是汪洋中的一葉扁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主動權。只要一個浪打來,分分鐘就要翻船,迷失本性,陷入無盡的殺戮之中。

    哪怕現在張敬修為大漲,已經跨入了煉師境初期,練就陰神,在當今江湖已經算是一方高手,回想起當初的遭遇,也照樣是心有余悸。

    以他現在的陰神強度,也沒有分毫的把握,能夠抵御變身僵尸后負面情緒的沖擊。

    不過既然任家先祖有過這樣的先例,那如果修為足夠高深,或者僵尸的等級足夠高,也許還是會有辦法的吧?

    但這其中的秘密,任老爺肯定不清楚就是了。

    否則他以前,就不會將任家的祖訓當做是玩笑謠傳。

    任老爺繼續道:“祖訓之中,還有一條規定。任家的后人不管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唯一不能做的,便是修煉道法。否則,會招來大禍!”

    “所以,我第一次見婷婷你的時候,聽你說你拜師茅山派,成為了一名道士,我很驚訝。如果你父親還在,肯定不會讓你拜入茅山派。”

    任婷婷一愣,問道:“這是為什么?既然如果我們任家的血脈之中,有僵尸血脈,那就更應該修煉道法,尋求解決的辦法啊?”

    任老爺沉思了片刻,遲疑道:“或許,我們任家體內的僵尸血脈,根本就沒辦法化解。如果不去修煉道法,不去接觸僵尸鬼怪,那就不會有什么事情。反而是去修煉道法,倒是容易暴露我們任家這隱藏了數百年的秘密……”

    聞言,任婷婷怔怔出神。

    似乎的確是這樣。

    任家在數百年前,可是當世最強大的修道世家,如果僵尸血脈有辦法化解,當時就已經化解了吧?何必等到現在?

    而任家身懷僵尸血脈。

    雖然現在他們依舊不知道這‘僵尸血脈’究竟代表著什么樣的意義,但顯然是很不詳的征兆。

    要不然。

    當年那么強大,堪比現在龍虎山天師府的任家,不會遭受到滅頂之災,傳承都斷絕了。

    要是這個消息暴露出去,說不定會真的招來難以預測的大禍。

    “可是……可是……”

    任婷婷悵然若失,想說什么,但幾度張口,卻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她滿懷期待的來到江右饒州,是想找到能夠解決體內隱患的辦法,這樣她才能放心和敬哥哥在一起。可現在的結果,卻讓人大失所望。

    不但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反而還得到了一個比之前更糟糕的消息!

    要是按照任家祖訓所說,她體內的血脈之力和尸氣,幾乎是不可能化解的,將來甚至會帶來大禍端!

    張敬握住了任婷婷的手,輕聲安慰。

    任婷婷擔憂地道:“敬哥哥,我體內的血脈要是真的爆發,我變成了僵尸,可怎么辦啊?”

    張敬笑著捏了捏她的臉頰,毫不猶豫地道:“就算是這樣,那我也還是會喜歡你。”

    任婷婷卻是搖了搖頭,一臉認真地道:“不行。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變成了僵尸,迷失了本性,你要殺了我才行,不要讓我去害人。變成一個只知道殺人吸血的僵尸,我寧愿死了也不要活著。”

    “嗯?”

    張敬眼神一凜,本來輕輕捏著任婷婷的臉,聞言手中的力量卻是陡然加大,沒好氣地道:“你還挺大義凜然的!”

    “疼……”任婷婷連忙捂著臉,委屈地叫疼。

    “知道疼就別說胡話!”

    張敬瞪眼道。

    隨即張敬也想了想,而后認真地道:“且不說你們任家流傳下來的祖訓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既然你們任家的先祖能夠和僵尸相戀,結婚生子,那我們為什么不能!”

    “可是……”任婷婷還想說什么。

    張敬卻是打斷了她,蓋棺定論地道:“沒有什么可是。你就不要再杞人憂天了!現在咱們只是在說最壞的情況打算,并不是代表一定會這樣。你現在體內的血脈之力和尸氣,不是依然平穩緩和,什么事也沒有嗎?放心,將來我肯定能夠找到可以解決的辦法!”

    張敬說這話的時候,很有自信和底氣。

    他的確是這么想的。

    任家的先祖或許很厲害,但是他們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并不代表張敬也沒辦法解決。

    僵尸血脈怎么了?

    就算天師境或許也沒有辦法,那就突破天師境好了!

    畢竟,他張某人,可是開掛的男人!

    隔壁的馬小玲和況天佑,不也照樣是人和僵尸相戀,還剩了孩子嗎?

    掛都開了,和僵尸談個戀愛又咋了嘛?

    額……

    當然,最好還是不要。

    張敬對于人妖戀、人鬼戀什么的,都不感冒。秋生和女鬼上床廝混,他都沒為此少打趣秋生。

    要是將來婷婷真的變成了僵尸,哪怕能夠控制殺戮本性,感覺也是有點怪。

    僵尸,可比鬼更上一層樓啊。

    “放心,我不會讓你變成僵尸的。”張敬幫任婷婷撩了撩耳邊的秀發,說道。

    任婷婷點了點頭,眼神卻是有些飄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

    任老太爺化身的僵尸得以解決,張敬和任婷婷也打聽清楚了想要打聽的事情。

    第二天。

    兩人便不打算在這里多做停留,準備返回嶺南了。

    在饒州已經停留了好幾天的時間,回去在路上如果不遇到意外,也要十來天的時間。要是遇到意外情況,時間就會拖得更久了。

    到時候回去,說不定都已經七月半過去!

    張敬可是盤算著,要在七月半鬼門大開之前趕回去。

    如果這次的七月半,石堅會搞鬼,那可將會有一大筆功德值等著他去收割,不容錯過!

    張敬本來就很缺功德值,覺得功德值一直不夠花。

    現在知道了任婷婷身上的秘密后,他的緊迫感又更增加了幾分。

    現在他只是煉師境初期的修為,雖然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擁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但是還遠遠不夠。

    他更要賺取更多的功德值,早日讓自己的修為實力變得強大起來!

    于是,張敬和任婷婷向任珠珠父女告別。

    “婷婷,你們再多留一段時間,不要急著回去嘛。”

    任珠珠挽留道。

    她留洋歸來,待在任家鎮這樣的小地方,其實是沒什么樂趣的,找不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也沒有什么可以有共同話題可以交流的對象。

    她和任婷婷這個堂妹雖然才相識不久,兩人卻很聊得來,沒幾天的時間姐妹感情就很深厚了。

    現在任婷婷要走,任珠珠很舍不得。

    “堂姐,我們回去還有事情呢。以后要是你有時間,可以來嶺南找我玩。”

    任婷婷說道。

    其實任婷婷自己是沒有什么事情的,就算在饒州再呆一段時間,也沒什么大事。

    但是張敬似乎比較趕時間,著急著要回去,任婷婷自然不會拖后腿。

    “嶺南啊……”任珠珠眼神頗為放光地道:“聽說廣州城現在已經很繁華發達了,還挺好玩的是吧?”

    任婷婷點了點頭,說道:“廣州城雖然比不得西洋,但現在也已經很不錯了。比江右這邊,要好很多。”

    嶺南作為沿海的地方,雖然沒有江右這般有著諸多道門林立,但是在世俗整體各方面,都是遠遠超過江右的。

    “那以后有機會,倒是一定要去嶺南走走。到時候我就來找婷婷你。”任珠珠說道。

    姐妹兩人又依依不舍的聊了好半響,直到下人將張敬和任婷婷的馬遷過來,才正式作別。

    離開任家鎮,正式開始趕路。

    接下來,又將是為期半個月,只有他們這對小情侶的‘二人世界’,旅行時光。

    任婷婷本來還有些沉重的心情,也逐漸開朗起來。

    “對了,自從解決了僵尸之后,似乎就一直沒有看到麻麻地師伯他們師徒三人了。也不知道他們去哪里了。”任婷婷忽然說道。

    張敬本來想說,此人肯定是覺得在他這位師侄面前幾次三番的被打臉,臉都丟光了。

    自然在事情解決之后,保安隊赦免了他們的罪行,他們就趕緊開溜了。

    結果張敬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忽然臉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遙遙看著前方,笑著道:“說曹操,曹操就到。”

    兩人快馬加鞭,不一會兒就在前方道路轉彎處,一棵歪脖子樹下,有三人三馬,似乎早早在等著他們了。

    這三人,正是麻麻地、阿豪、阿強師徒三人。

    “吁!”

    兩人停下馬。

    任婷婷驚訝地問道:“師伯,你們怎么在這里?”

    張敬卻是開門見山,直言不諱地笑著道:“師叔這是準備跟著我們回去嗎?”

    麻麻地臉上表情有些不自在,似乎尷尬中又透露著一點惱怒,強行板著臉道:“誰要跟你們回去了?我是正好有事情,要去廣州城一趟,順路而已!”

    承認是不可能承認的。

    都跟林九那個老家伙十幾年老死不相往來了,他怎么可能主動低下頭去看他?

    要是這混蛋知道了,尾巴還不得翹到天上去?

    只能是路過!

    張敬笑了笑,也懶得拆穿他。

    本來張敬對麻麻地的印象是不怎么好的,完沒有把他當做長輩。

    至少,比起九叔、四目道長、千鶴道長等人來說,差別很大。

    但是在相處之后,張敬發現這人雖然很惹人討厭,臭毛病太多,但其實本性并不壞,和石堅那樣的‘邪修’有著本質的區別。

    所以,張敬對其的厭惡感,減少了很多。

    他現在要主動去嶺南,估計有和九叔講和的可能,張敬自然也不會反對,樂見其成。

    于是,本來兩人的趕路,就演變成了五人的隊伍。

    這一日。

    眾人趕路,從饒州來到了九江境內。

    九江境內,有一大湖,名為彭澤,風光旖旎。

    此時正好天色將黑,眾人便準備找個落腳的地方,休息一晚。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安徽时时彩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官网安卓 fd可以改彩票网站吗 卖钛白粉赚钱吗 吉祥棋牌最新版下载安装 福彩18选7官方网站 生肖号码表2018彩图 三中三资料平码2018 乒乓球教学视频1--50集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