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229章 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們相信嗎?(求訂閱!)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416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我在星際直播養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夫人,你馬甲又掉了!破云2吞海

    “咚咚咚咚~~~”

    清脆的懷表音樂聲在寂靜夜里的街道,本來應該顯得格外的動聽悅耳。

    可是此刻對于捉僵尸的幾人來說,卻是誰都沒有心情去聽這音樂。

    剛開始重任已經漫無目的的巡邏了將近兩個時辰,沒有查到任何僵尸的蹤跡。

    本來張敬覺得,打開懷表放著音樂,或許僵尸就會出來。

    但哪知道又過去好半響,依然也沒有任何收獲。

    麻麻地一開始的耐心已經逐漸被消耗光,變得有些急躁起來,音樂聲在他耳中就變得有些聒噪了,于是轉過身怒聲道:“能不能把你的兒歌關了?難不成你還真的以為,憑借這兒歌就能吸引僵尸?”

    張敬此時也有些郁悶。

    到底怎么回事。

    難道這師徒三人身上‘惹僵尸’的buff消失了?

    竟然這么長時間過去,僵尸也沒有出現。

    張敬感覺今晚恐怕是要無功而返了,于是自討了個沒趣,準備把懷表關掉。

    可就在此時,忽然張敬內心感到一緊,有種危險的感覺傳來,眼神當即朝著院方看去。

    這時走在前面探路的阿豪和阿強兩人也發現了,有些害怕地喊道:“師傅,師傅,來了!僵尸來了!”

    “來了?”

    麻麻地聞言頓時大喜,也顧不得跟張敬計較了,連忙轉過身看過去。

    只見一道身影速度極快,一蹦一跳的從遠處飛馳而來。

    正是之前他們走失的任天棠!

    但是任天棠此時變成了僵尸之后,不知道為什么完全沒有兇神惡煞的模樣,接近之后看見他們這群活人,也沒有狂暴想要吸食鮮血的跡象。

    反而它臉上一副呆滯、有些享受的樣子!

    面對最前面的阿豪、阿強、麻麻地三人,它根本視而不見,直接擦身而過,而后看著張敬手中的懷表,不斷的點頭。

    甚至還閉上了眼睛,似乎是在認真的欣賞音樂!

    我靠!

    這是怎么回事?

    麻麻地嘴角抽了抽,只感覺滿頭黑線。

    驚喜的同時,也感覺有些尷尬。

    這只僵尸,看樣子真的是被音樂聲吸引過來的!

    這也太詭異了吧!

    哪有你這樣的僵尸,竟然喜歡聽音樂,有沒有搞錯啊!

    剛才他還在嘲諷張敬是個傻子,太天真,放兒歌沒用。結果片刻不到,僵尸就真的出現了,簡直太打臉!

    麻麻地顏面無光,于是想著辦法補救。

    他要用絕對的實力,把這只僵尸收服,然后扳回一城!

    “哼,看我的!”

    麻麻地冷哼一聲,當即從兜里掏出一張黃色符箓,身形一閃,施展步法就到了僵尸面前,快如閃電的將符箓朝著僵尸的額頭貼過去!

    其實他這就是亂秀一通而已。

    這僵尸現在完全沉寂于音樂的世界中,完全沉迷了,一動不動的。

    就算換成是任珠珠上去,都可以把符箓貼在它腦袋上,它也不會反抗,根本用不著他這樣花里胡哨的。

    但麻麻地不知道啊。

    他看見僵尸額頭被自己貼上符箓,頓時成就感爆棚,大為滿意,拍了拍手,,很驕傲又不屑地道:“搞定!收工!傳聞多么厲害、多么厲害的僵尸,在我面前,不過也就是輕而易舉就能解決的小麻煩!”

    阿豪和阿強見狀,也是紛紛一記彩虹屁拍上去。

    “哇!師傅好厲害,師傅好棒!”

    “果真是一代宗師,茅山杰出代表!當今江湖,沒有幾個能和師傅比!”

    聽著這些夸張的恭維,麻麻地也不臉紅,反而眉毛挑了挑,眼神睥睨地看向張敬,炫耀意味不言而喻。

    似乎是在說:小子,看見了吧,這才是咱們修道之人真正的本事!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有啥用?你跟著林九那混蛋,可算是跟錯人,白瞎了!

    任珠珠也是嘖嘖稱嘆,一臉驚奇地道:“麻麻地師傅你真的太厲害了,竟然這么輕易就辦到了。”

    而就在這時候,張敬手中懷表的音樂,忽然停了下來。

    額……

    這真不是張敬故意搗亂,懷恨在心想要報復麻麻地,真的是它自己停下來的。

    畢竟剛才張敬已經用它放了好一陣子的音樂。而這懷表又不是電池的,而是上發條的,所以現在估計是‘勁’用完了,需要重新再上發條。

    但是音樂聲一停,僵尸可就不會聽話了。

    本來沉醉于音樂聲中,閉著眼睛靜靜欣賞的它,聽不到音樂聲后,頓時恢復了暴虐嗜血的本性。忽然睜開眼睛,猛地張大嘴巴,露出尖銳的牙齒,雙手掐住了正在它眼前嘚瑟的麻麻地。

    “怎么回事?”麻麻地大驚,完全沒反應過來。

    明明被他用符箓盯住了的僵尸,怎么忽然就懂了呢?

    嚇死個人!

    不過他還算反應很快,連忙雙手施展法訣,在僵尸腦袋的幾個穴位點了幾下,想看看是否能夠將其盯住。

    可惜,依然是無用功。

    僵尸的雙手份外用力,簡直快要把他掐得喘不過氣來了。

    “救命……哎喲……快救救我!”

    麻麻地漲紅著臉大喊起來。

    慌了!

    阿豪和阿強兩個徒弟見狀,趕緊沖上前去,一人抱住僵尸的一只胳膊,拼命的往外掰扯,想解救他們師傅。

    可惜,沒用啊!

    這任老太爺,可不是簡單的變異,而是簡直堪稱究極進化,比一般的飛僵都要猛得多,牙齒連鋼板都能穿透,力大無窮。

    阿豪和阿強兩人也算是身手了得,可在這僵尸眼中,就跟兩只螞蟻沒什么區別,哪里能撼動它!

    兩人拳腳并用,在僵尸身上又是錘又是踢的,但一點用都沒有,就像是打在了鋼板上。

    還好僵尸有些惱怒,雙手猛地一揮,像是拍蒼蠅一樣,直接就將阿豪和阿強被甩飛了,但因此也放開了麻麻地,讓他得以喘息。

    麻麻地連忙后退了兩步,心中又是驚恐又是惱怒。

    驚恐的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僵尸,自己的手段對它幾乎沒什么效果;惱怒的是剛才他還在吹牛,說這僵尸不過爾爾,輕而易舉就制服了,下一瞬就被打臉。

    啪啪啪,聲音響亮的那種。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我射不死你!”

    麻麻地大喘了兩口氣之后,馬上從背后抽出了三支用符箓包裹著著的箭矢,施展法訣,瞄準了僵尸,接二連三的射了過去。

    噗噗噗!

    他射得倒是挺準,三支箭全部都射中了僵尸的胸口,并且插了進去。

    要是一般的僵尸,被他三支符箭射中,肯定馬上就被制服了。

    但對于眼前這只僵尸來說,這三支符箭跟三根麥稈沒什么區別,它低下頭看了一眼胸口插著的符箭,而后一把就給拔了出來,全部掰斷,沒任何的殺傷力!

    “啊!符箭都不行!”

    麻麻地臉上肌肉抽了抽。

    他現在終于感覺到棘手,不好處置了。

    這只僵尸,真的太古怪!

    看著僵尸又撲過來,麻麻地大叫道:“阿豪阿強,快用墨斗線,幫我把它攔住!”

    “哦!師傅!”

    阿豪阿強兩人剛從地上爬起來,被摔得渾身疼痛,但現在也顧不得那么多,兩人快步朝著僵尸圍了過去。

    并且拿出了墨斗線,兩人身形不斷交錯,將僵尸像是捆粽子一樣來回的纏繞著。

    同時,麻麻地也當即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八卦鏡,開始作法,八卦鏡迅速光芒大作,照射出金色的光芒,朝著被捆綁py的任老太爺激射而去。

    轟!

    八卦鏡對于僵尸、鬼怪來說,都有很大的克制作用。

    “看你死不死!”

    麻麻地心中發狠,也不遠遠的用八卦鏡的光芒照射僵尸了,這只僵尸的詭異讓他有點心理陰影,所以干脆直接從過去把八卦鏡貼在僵尸胸口,近距離攻擊!

    然而,結果依然沒有任何的改變。

    任老太爺沒有任何的害怕,隨手一掙脫,就將捆綁在他身上的墨斗線給全部扯斷。而后,面對驅邪效果很強的法器八卦鏡,它更是直接從麻麻地手中搶了過來,拿到眼前看了看,就像是照鏡子一樣。

    發現沒什么好玩的,隨手就給扔了……

    扔了……

    了……

    麻麻地師徒三人,看見這一幕,簡直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

    這到底是什么僵尸啊!

    怎么好像什么法器對它都沒效果啊?

    “吼!”

    任老太爺將八卦鏡扔了之后,陷入暴怒狀態的它,自然將目標又對準了麻麻地師徒三人,就像是打兒子一樣,隨便一揮就將三人打飛。

    師徒三人幾乎都沒有反抗之力,完全不再一個等級上,被蹂躪得呼天喊地,受傷不輕。

    好在這時候張敬把懷表給上了幾圈發條,于是懷表再次響起了《倫敦橋》的音樂。

    聽到這音樂,正要對麻麻地下殺手,牙齒都快要觸碰到麻麻地脖子的僵尸,忽然就停了下來,暴怒的狀態也逐漸褪去,松開了麻麻地,一副陶醉于音樂中的樣子。

    “這是……”

    麻麻地滿頭大汗,剛才心頭快要提到嗓子眼了,還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呢!

    沒想到,僵尸忽然對他‘手下留情了’!

    張敬不慌不忙,搖頭看著狼狽凄慘不堪的師徒三人,道:“這是音樂的力量!現在相信了吧?我說了,這僵尸需要用音樂來引,音樂才能治住它。可是,你們不相信我吶!”

    “竟然是真的!”

    麻麻地感覺自己有種在夢中,還沒清醒的感覺。

    這只僵尸就足夠詭異了,各種手段對它都沒作用,現在更詭異的是一首兒歌就能馴服它!

    這簡直就跟馴服動物,遛狗一樣嘛!

    不過剛剛劫后余生,僥幸逃得一條性命,他此時也顧不得丟臉羞惱了,有的只是慶幸。剛才他還覺得聒噪無比的音樂聲,現在聽上去卻是猶如天籟一般。

    任婷婷和任珠珠也是,完全目瞪口呆。

    任珠珠一開始說實話,覺得她堂妹的男朋友,有時候腦子會有點不正常,喜歡說一些完全不靠譜的吹牛的話。

    沒想到現在竟然有些是真的。

    他找自己借懷表,真的有用!

    太神奇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的懷表,這么厲害呢!

    就算是任婷婷,雖然她是毫無原則的相信自己的敬哥哥,覺得敬哥哥做一切都是有他的道理。但是現在看見懷表音樂,能夠讓僵尸束手就擒,也還是感到不可思議。

    “呼……”

    麻麻地深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跳得飛快的心臟,正準備做下一步動作時。

    忽然,音樂聲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音樂怎么停了?”

    麻麻地大驚,連忙問道。

    “額……”

    張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擺弄了一下,自己剛才上了好幾圈發條,應該不至于這么快就用光啊。

    難道里面什么卡住了?

    于是張敬搖了搖,又輕輕在手掌心拍了拍。

    他也是用過這種玩意兒的東西,這就跟手機、遙控器一樣,有時候不管用了,拍一拍就好了。

    但這次情況有點不同。

    當他在手掌心拍的時候,懷表的發條直接就這么被拍出來了!

    懷表,在關鍵的時候,壞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們相信嗎?”

    張敬都無語了。

    他真的沒有存心報復,故意要為難麻麻地師徒三人,讓三人出丑。

    完全就是天意啊!

    麻麻地也顧不得去罵張敬了,因為音樂聲剛停下,剛才還人畜無害,一副溫和模樣的任老太爺,又露出了鋒利的獠牙,要開始殺人了!

    “我要動用大殺招!阿豪,阿強,你們在頂一會兒!”麻麻地不敢有絲毫的猶豫,當即大喝道!

    “是!師傅!”

    阿豪阿強苦著臉應聲道。

    他們現在都受傷不輕,快痛死了,根本頂不住這只僵尸嘛!

    但是師傅有令,頂不住也得硬頂啊!

    “唰唰唰!”

    阿豪和阿強從身上各自掏出一捆繩子,是特制的專門用來對付僵尸的,兩人紛紛套住了僵尸的脖子,一左一右的拼命拉著,大喊道:“師傅,你搞快點啊,我們頂不住太久!”

    “知道了!”

    麻麻地一邊回答,然后,一邊開始直接脫衣服!

    (⊙ o ⊙)

    任珠珠和任婷婷見狀,都低呼一聲‘呀’,趕緊別過了腦袋,不好意思去看。

    張敬也是納悶。

    這是干什么呢?

    大殺招,就是脫衣服?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95配资 炒股 头像 N配资 2013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贵州茅台股票价格 2019正虹科技有希望重组吗 投资理财平台跑路 股票指数的计算公式 倍盈配资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