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227章 嚯,好大的瓜!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9343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開門!”

    曹隊長笑瞇瞇的走在最前面,張敬、任婷婷、任珠珠三人跟在后面。

    牢房的環境實在是有些惡劣,陰暗潮濕就不說了,而且空氣中還混雜著難以言喻的酸爽味道,蒼蠅蚊子嗡嗡嗡的飛個不停,逼茅坑好不了哪里去。

    所以對于任婷婷和任珠珠兩位從小錦衣玉食的大小姐來說,這樣的環境實在是有些難以忍受。

    但不錯的是,兩女雖然都有些蹙眉,但卻沒有人就此停下步伐,都跟了進去。

    婷婷是可以吃苦的女孩,張敬很清楚。

    但任珠珠也能不嫌棄,就讓張敬也有些意外了。

    此時麻麻地師徒三人,都被鐵鏈子鎖著,上半身還光著身子,油頭垢面的,模樣狼狽又凄慘。

    一開始三人的時候還有些骨氣,不怎么屈服。

    但在關了兩天后,明顯老實很多了,看見曹隊長進來,麻麻地就首先眼珠子一轉,當即笑呵呵地問道:“隊長,你怎么來了?準備放我們出去了嗎?”

    曹隊長瞥了三人一眼,說道:“你們運氣不錯,有人替你們求情,所以現在可以暫時放你們出去。”

    “替我們求情?誰啊?”

    麻麻地一愣,看了眼張敬三人,卻發現他都不認識。

    倒是他徒弟阿豪看見任珠珠后,頓時大喜過望,連忙問道:“珠珠,是你來救我們了嗎?”

    珠珠搖了搖頭,指了指張敬說道:“不是我,是張公子幫你們求情的。”

    曹隊長笑瞇瞇地道:“對,是這位張公子,你們茅山派的同門!”

    這下麻麻地有些驚訝了,眼神打量了眼張敬,詫異地問道:“敢問小兄弟師承何人?”

    張敬似笑非笑地看著麻麻地,說道:“我師承何人你就不用知道了。不過我之前一直跟著師叔修煉。”

    “那你師叔是誰?”麻麻地又問道。

    不過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張敬的表情,聽著張敬的語氣,他心里忽然有種很不妙的感覺。

    果真,聽到張敬的回答之后,麻麻地本來準備說的感謝話都吞了回去,并且暴怒。

    “我師叔是林正英。”張敬回答。

    嘩!

    麻麻地也顧不得現在自己是什么情況了,當即大怒道:“林九?!你……你來這里干什么?是林九讓你來救我的?”

    張敬不由得笑了笑,說道:“師叔他在嶺南,怎么會知道你這里發生的事情,讓我來救你?”

    任婷婷聞言好奇的走上前,問道:“敬哥哥,這位道長認識九叔嗎?”

    張敬點了點頭,道:“當然認識。婷婷,說起來你也要稱呼這位道長師伯呢。”

    麻麻地眼神一凜,心中更是又羞又惱,看著任婷婷問道:“你……你又是誰?”

    怎么來的,都是故人之后?

    要是他現在這副凄慘的模樣,被這些晚輩傳了出去,以后他麻麻地還怎么在江湖上混?

    這么多年來,他都一直一個人單打獨斗,從來不去見那些師兄弟、師姐妹們,除了他性格不合群外,就是不想讓人看到他過得不怎么好。

    他也是個很要強的人!

    結果,現在他最狼狽的時候被人知道了。

    “我師父是蔗姑。”任婷婷自我介紹道。

    本來麻麻地還處于暴怒之中,可是聽到任婷婷的自我介紹之后,倒是怒氣似乎忽然不見了,整個人表情變得有些激動起來,半響后才連忙問道:“你師父是……是蔗姑?”

    任婷婷點了點頭。

    麻麻地臉上的表情頓時更加豐富了,語氣都有些顫抖地問道:“你……你師父,現在過得怎么樣?還好嗎?”

    任婷婷再次點頭,說道:“師傅她現在過得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麻麻地喃喃道。

    不知道為什么,這家伙老臉忽然有些泛紅起來!一副嬌羞的模樣!

    我擦!

    張敬見狀,心中不由得好笑的想到,這麻麻地該不會喜歡蔗姑吧?

    作為過來人,戀愛達人,張敬自然很擅長從人的表情反應來看,對一個人是否喜歡。

    現在麻麻地這樣子,明顯就是對蔗姑感情匪淺的樣子啊!

    這時,任婷婷又補充道:“現在我師父已經從山上的道觀,搬下來住在義莊,和九叔一起了。”

    “什么!”麻麻地忽然聲音變得高亢尖銳起來,瞪圓了眼睛,盯著任婷婷,問道:“你師傅,怎么會搬到義莊,和林九那個家伙住在一起的?”

    任婷婷被麻麻地反應嚇了一跳,有些納悶,但還是如實道:“因為我師傅現在和九叔已經在一起,快要結婚了啊。”

    “林九!我不會放過你!”

    麻麻地聞言,氣得頭都快炸了,要不是他現在還被鐵鏈子拷著,估計都要發狂了。

    張敬見狀心中徹底了然。

    果真啊!

    麻麻地真的是喜歡蔗姑啊!

    可惜,蔗姑心里一直喜歡九叔,早就認定了非九叔不嫁,麻麻地自然就沒戲了。

    怪不得,九叔向來與人為善,除了石堅這樣的反派角色,與師兄弟關系都維持得很好。可是偏偏,唯獨跟麻麻地兩人之間勢同水火。

    麻麻地也是動不動就將九叔提出來罵兩句,簡直把九叔當做了仇人一般。

    以前張敬還以為兩人的關系,只是電影里展示的那樣,麻麻地太奇葩不靠譜,太邋遢,各種壞習慣不愛衛生。

    原來還有這么個隱情在里面。

    兩人,是情敵啊!

    嘖嘖……

    好大的瓜啊!

    “好了,給我閉嘴!”

    曹隊長有些生氣了,大喝道。

    怎么回事,在他的地方,在牢房,他來放人的,這群人還聊上敘舊了,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曹隊長冷哼道:“你們三個還想不想出去了?”

    阿豪和阿強見狀趕緊安撫他們暴怒的師傅,說道:“想出去,想出去!”

    麻麻地雖然憤怒,也暫時閉上了嘴。

    不管怎么樣,先出去再說。

    “想出去,就乖乖聽我說話!”曹隊長緩緩道。“出去可以放你們出去,但是我有個條件!”

    阿豪嘀咕道:“可是我們根本就沒罪嘛,出去還要什么條件。”

    曹隊長板著臉,呵斥道:“誰說你們沒罪?我告你們搞hsq,或者告你們封建迷信!如果你們不認罪,就無限期羈押!如果認罪,就多告你們一條妖言惑眾罪,立刻槍斃!”

    阿強憤懣道:“那就是認罪是死,不認罪也是死呀!大佬啊,能不能給條活路,我們做趕尸人的也很辛苦,很不容易啊!”

    “話不是這么說的。”曹隊長猥瑣的笑了笑,說道:“這個世界上,有種事叫做‘假釋’!我曹隊長這個人啊,最有人情味,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戴罪立功!”

    麻麻地算是看出來了,這個曹隊長根本就沒憋著好主意,冷聲道:“什么意思啊?”

    “很簡單。”曹隊長舉了個‘ok’的手勢,說道:“三天之內,你們幫我把僵尸抓回來,那么所有的事情就一筆勾銷!要不然,你們師徒三人的小命,就玩完了!砰,砰,砰……”

    曹隊長模擬出開槍的聲音,威脅意味不言而喻。

    真不是個東西!栽種!

    麻麻地師徒三人,默默在心里罵了句。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們現在也沒有辦法了。

    總不能一直被關在牢房里等死,還不如出去花三天的時間搏一搏呢。

    要是成功抓到僵尸,那就一切都沒事兒了。

    于是麻麻地同意了下來。

    ……

    ……

    出了警察局,麻麻地氣沖沖地帶著兩個徒弟就要走。

    “阿豪,等等。”任珠珠追了上去。

    阿豪轉過頭,眉開眼笑地問道:“什么事啊,珠珠。”

    任珠珠不好意思地看了看三人,道:“對不起啊,為了我爺爺的事情,連累了你和你師傅。”

    任珠珠是真的心里覺得愧疚。

    在她看來,這三人都是無辜的,是因為自己家的事情,才遭受了牢獄之災,所以心里不安,才會一直讓張敬出面幫忙解釋。

    并不是像張敬想得那樣,她就已經喜歡上了阿豪。

    至少目前,她還只是把阿豪當做了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朋友。

    阿豪嘿嘿笑了笑,擺手道:“不要這么說,我師父他可是一代宗師,很有專業精神的,正所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這件事本來也應該由我擺平。是不是啊,師傅?”

    麻麻地心中惱怒,但是看見自己徒弟泡妞,他決定還是支持一下。

    于是走過去,皮笑肉不笑地道:“對啊。任小姐,你也不用擔心,對付僵尸這種事情,我麻麻地最擅長不過。沒有什么僵尸,是我對付不了的!所以,你就放一個萬個心好了!”

    任珠珠聞言終于放心了一點。

    對于麻麻地師徒三人的‘專業本領’,她還是比較信服的。

    應該會比她堂妹和張敬厲害很多吧?

    畢竟麻麻地,可是他們師傅一輩的,修為肯定更加深厚。

    張敬在旁邊聽著笑而不語。

    要是一般的僵尸,麻麻地估計還真是對付得了,不會有什么問題。

    可是面對任天棠這只被注入了神秘基因,變異了的僵尸,麻麻地恐怕連破開對方的防都做不到!

    不過要找到僵尸,還得靠這師徒三人。

    緣分、命運這種東西,是最神秘、最琢磨不定的。

    張敬想要找僵尸,怎么都找不到,或許這師徒三人一出獄,立馬就能碰到。

    所以張敬還得跟著這三人。

    “師叔,你們剛出獄,要不咱們一起吃個飯,讓師侄替你接風洗塵一番吧!”

    為了僵尸,為了功德值,張敬主動邀請道。

    “是啊,是啊。這件事因為我們家而起,我應該請大家吃飯才對。”

    任珠珠也連忙說道。

    麻麻地對于張敬的邀請,是不感冒的。

    不知道為什么,看見這個小子,他就會下意識的想到林九那個家伙。

    這小子跟林九一樣,看上去很和善的樣子,人畜無害的,但是卻總給他一種沒有憋著好主意的感覺!

    直覺告訴他,這小子不是個好人!

    但是任婷婷也在,他心中對于蔗姑又掛念得緊,已經這么多年沒見過面了,剛才在牢房里只是匆匆聽了幾句。

    他還想打聽一下具體的情況究竟如何。

    小師妹是不是,真的已經被林九這個混蛋給禍害了!

    “那就一起吃個飯吧!”

    麻麻地一副姿態很高的樣子說道。

    “那我馬上先去酒樓定位置!”任珠珠高興地說道。

    說完就在前面小跑而去。

    阿豪這家伙也是個人精,自然不會放過單獨相處的機會,連忙道:“我陪你去!”

    阿強比較木楞,他顯然也被任珠珠的眉毛所吸引,很有想法,但卻沒阿豪那么會來事,只好做檸檬精,酸溜溜地道:“哼,獻殷勤!”

    麻麻地教訓道:“什么獻殷勤!你看看你,跟個木頭似的!阿豪是有機會就上,難怪你要做一輩子族長!”

    阿強不服氣地道:“什么族啊?”

    “單身貴族!”

    噗……

    聽到師徒二人的對話,張敬和婷婷都差點沒給笑噴了。

    單身貴族?

    婷婷只是覺得這個詞好笑。

    但張敬卻是覺得,這個詞怎么這么超前啊?這個年代,就已經有了單身貴族這個詞了?

    在這個年代,對于單身狗就這么不友好,開始反諷了?

    還好,自己已經不是單身狗了。

    嘿嘿……

    不過麻麻地教訓徒弟倒是頭頭是道,自己都活了大半輩子,不也照樣是個單身貴族?拼了命的追求蔗姑,蔗姑也沒見對你動心,還是矢志不渝的選擇了九叔……

    去飯店的路上,麻麻地開始旁敲側擊的向張敬和任婷婷打聽蔗姑的情況。

    張敬自然不會隱瞞,完站在了九叔一邊,早點讓麻麻地死心才最好。

    于是他把九叔和蔗姑現在如何恩愛,比如蔗姑已經做好準備要生小孩子,甚至連二胎計劃都已經想好了。

    麻麻地聽得簡直頭皮發麻,淚流兩行。

    他心愛的小師妹,徹底被林九這個混蛋禍害了,他已經沒機會了!

    “敬哥哥,麻麻地師伯,是喜歡我師傅吧?”任婷婷小聲問張敬。

    張敬捏了捏她白皙的臉蛋兒,笑著道:“看出來了?還不算太笨。”

    “那師伯還是挺可憐的哦……”任婷婷眨眼道。

    “沒什么可憐的。感情這種事情,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又強求不來。”張敬站著說話腰疼。

    一行人很快來到酒樓。

    任珠珠也是個不差錢的主,點了慢慢的一桌菜,為師徒三人接風洗塵,也為了賠禮道歉。

    而張敬,則是很后悔,自己真的不應該提議一起吃飯的。

    見識了麻麻地吃飯之后,簡直就是給自己找罪受!

    麻麻地也不知道是在監獄里被關了兩天,餓壞了,還是傷心過度,要化悲痛為食欲,坐下后就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他吃得多也沒什么,反正滿桌子的菜隨便他怎么吃,份量足夠。

    關鍵是此人太不講衛生了。

    吃飯竟然不喜歡用筷子,用筷子似乎加不起來菜一樣,很多時候直接動手就往盤子里抓菜!

    而且他吃飯之前,也沒有洗手,時不時的還摳鼻子,撓腋下,摳腳……

    放屁、吐痰什么的,也不忌諱人。

    那畫面太美,不敢看!

    他的兩個徒弟,跟著他很多年了,估計已經習慣了他這作風,所以還能勉強吃得下去飯。

    可張敬、任婷婷、任珠珠三人,怎么還吃得下去?

    沒吐就算很不錯了!

    張敬除了最開始動了兩下筷子,完就不想動了,忍不住說道:“師叔,你吃飯的時候能不能把腳放下凳子啊?而且,夾菜的時候能不能用筷子?”

    麻麻地瞪了張敬一眼,冷聲道:“怎么?看不起你師叔啊?我看你本事沒什么,跟在林九身邊,倒是把他那些臭規矩給學到了!”

    張敬很想罵娘。

    這是什么臭規矩?

    這是最基本的禮儀好嗎?

    你這樣吃飯估計是舒服了,讓其他人還怎么吃啊?

    張敬也算是明白了,為什么之前蔗姑那么多年追求九叔未果,面對麻麻地的追求也毫不動心。

    這種習慣,哪個女人能喜歡啊?

    就在張敬正想繼續說的時候。

    麻麻地雖然罵歸罵,但是經過張敬的提醒后,他還是很快把腳放了下去,夾菜也不用手抓,開始別別扭扭的用筷子了。

    估計他心里還是知道有點不好意思的。

    只是剛開始吃飯的時候,忘記了還有其他人在,并不是只有他們師徒三人。

    阿豪和阿強兩人見狀面面相覷,很是驚訝。

    他們師傅吃飯竟然也有這么正經的時候?

    竟然真的改了?

    不可思議!

    “看什么看!都不吃飯啊!”

    麻麻地瞪了眼自己兩個徒弟,但說話卻很顯然是在對張敬等人說。

    他一邊夾著雞翅啃,一邊繼續冷笑說道:“咱們學道之人,應該不拘小節,學這些臭規矩有什么用?只有學好道術,能夠降妖除魔才是真本事!這次抓僵尸,都跟著我好好學著點!我要讓你們知道,我和林九那家伙的差別!”

    “好啊。到時候就看師叔你大發神威了。”

    張敬笑呵呵地說道,也不反駁。

    抓僵尸這種事情,誰跟誰學,還不一定呢……

    ~

    (兩章已經一萬字更新了。嗯,繼續碼字!

    求推薦票,求訂!希望大家能夠支持一下白袍哇!)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辽宁快乐12 海南飞鱼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 今晚14场足彩对阵表 广东快乐10分真假 25号云南11选5开奖号码 光大彩票手机登录 魔域卖宝宝赚钱 幸运飞艇群 扑克魔术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