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224章 好春光,不如夢一場!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5925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火影之商城系統仙武帝尊

    張敬和九叔以陰神交流,旁邊的文才和秋生也想加入聊天群,但卻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沒辦法插入進去。

    只能槑槑的面面相覷,一臉懵逼的排排坐,一人一杯懵逼茶……

    聊了半響,九叔又為張敬講解了一些關于陰神的妙處以及注意事項,兩人才紛紛陰神歸為。

    而后,都洗澡去了。

    修為到了煉師境之后,每一個小境界的突破,對于肉身都是一次不小的淬煉,都會將體內的雜志排出一些。

    當然,不會有上次張敬跨入煉師境那般恐怖就是了。

    上次已經將體內絕大部分的雜質都已經排除干凈,后面每次量就小很多了。

    ……

    ……

    接下來,張敬便開始為就酒泉鎮做準備。

    本來張敬兩個月前突破煉師境,就應該離開任家鎮,獨立出去了。

    但是因為臨時要去省城走一趟,才脫了這么兩個月。

    兩個月后,張敬修為更上一層樓,自然不能再拖下去。

    要離開居住了許久的任家鎮,離開這些熟悉的人和風景,心中肯定是會有舍不得的。

    畢竟張敬穿越來到這個世界后,這里才算是他真正意義上的‘家鄉’,對任家鎮、對義莊,都是已經有了感情。

    不過作為一個男人,婆婆媽媽,兒女情長也不是張敬的性格。

    不說好男兒志在四方,但獨立這一點要是都做不到,那也太慫了。

    而且酒泉鎮離任家鎮也不算太遠,要回來一趟也不是啥麻煩事情。

    唯一讓張敬覺得有些痛苦的,就是婷婷了。

    婷婷現在是‘一家之主’,總不可能撇開任家那么大的家業,什么都不管,就跟著他去酒泉鎮。而且她現在是蔗姑的弟子,而且才拜師沒有多久,哪怕她天賦異凜離出師也還早著呢,必須得跟在蔗姑身邊修煉。

    所以,現在婷婷是沒辦法跟著張敬去任家鎮的。

    兩人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就不得不開始異地了……

    這一日。

    張敬、九叔、蔗姑、文才、秋生都一起到了鎮上,為張敬置去酒泉鎮的東西,各種生活用品,吃的穿的。

    雖然酒泉鎮也是大鎮,任家鎮能買到的東西,在酒泉鎮其實都能買到,但在任家鎮盡量多買一點,總是意義不同。

    結果一行人剛走到鎮上,什么都還沒來得及買,就遇到任婷婷頗為焦急的迎面小跑而來。

    “敬哥哥、師傅、九叔,我正想找們呢。”任婷婷臉色有些潮紅地喘氣的開口,隨即納悶地看著幾人,問道:“敬哥哥,們這是準備去哪里?”

    “大家都陪我買東西。買我去酒泉鎮的生活用品。”張敬笑著回答。

    任婷婷聞言臉色就更是焦急了幾分,連忙問道:“敬哥哥,能不能暫時不要去酒泉鎮啊?”

    張敬還沒說話。

    蔗姑就笑著打趣道:“婷婷,我知道舍不得和的敬哥哥分開。但是張敬已經決定了要去酒泉鎮了,就不要再拖延他的時間了。要是實在舍不得,可以跟著張敬去酒泉鎮住一段時間,再回來。”

    張敬也笑了笑,說道:“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婷婷我們不是昨天就說好了嗎?我早晚也要走的,用不著再多等這一兩天。”

    任婷婷臉頰愈發潮紅,似乎是害羞了。

    文才、秋生見狀,也都紛紛飽含深意的笑著。

    結果任婷婷卻是搖了搖頭,顧不得羞澀,急切解釋道:“不是……不是的。我是有件正經的事情,要告訴大家。”

    張敬一愣。

    婷婷竟然不是為了挽留自己,自己這是自作多情了?

    他自然能看出來,任婷婷此時不是說謊,是真的有急事。

    不等眾人開口問什么事情,任婷婷就主動道:“敬哥哥和九叔不是一直在讓我尋找關于我們家的親戚,想查清楚關于我體內血脈的原因嗎?老管家記得我有一位遠房長輩,名字叫任天棠,可是之前卻一直聯系不上,找不到地方,現在終于查到了!”

    張敬和九叔聞言都是微微一愣。

    找到任家的親戚主脈了?

    這可是一個很重要的消息。

    因為任婷婷現在雖然沒有什么異樣,體內的血脈之力和尸氣平衡控制得還不錯,但卻猶如一個定時炸彈,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爆發出來。

    可現在不管九叔還是蔗姑,都沒辦法徹底的根治婷婷體內的這一問題。

    唯一的辦法,就是從找到任家的主脈,看看是否能夠有辦法。

    以前一直沒有找到也就算了,現在找到了,自然應該去查一查。

    而且除此之外,張敬如果沒猜錯的話,任婷婷這位遠房長輩叫任天堂的,應該會是一部電影里面的主要人物……

    《音樂僵尸》……

    雖然在不少人看來,九叔的諸多電影之中,最厲害的僵尸,就要屬《音樂僵尸》里面的任天棠。因為這只僵尸是真正的東西結合,任何法術都對其無效,白天可以大搖大擺的行走于太陽光之下,就連飛僵都不如它強。

    但在張敬看來,卻并沒有太大的威脅力。

    且不說這只僵尸缺點太明顯,只要有音樂在的情況下,就會平和下來,不會暴躁殺人。

    其次這只僵尸還是怕雷電的!

    電影里面,九叔就是利用五行八卦陣,引落天雷將其轟殺。

    張敬五雷咒修煉到了第五層,威力不會比五行八卦陣引落的天雷弱多少。

    所以在其他人看來,很難解決的音樂僵尸,但在張敬眼中,卻是并不棘手。

    “婷婷這家遠房親戚在什么地方?”九叔問道。

    婷婷回答:“在江右饒州。”

    “江右饒州?倒是不算遠。”九叔點了點頭。

    雖然不在嶺南省,但是江右省毗鄰嶺南,都屬于南方,而非南北相差那么遠。

    饒州恰好也是江右離嶺南比較近的地方。

    就像龍虎山也在江右。天師府的幾人,為了爭奪陰司之神的位置,也趕來了廣州城。

    “我陪婷婷去一趟江右吧。”

    還不等九叔再說什么,張敬便毫不猶豫地說道。

    電影里面,婷婷應該也是查到了她們家這房遠房親戚的消息。而后由九叔親自去了江右一趟打探消息,結果正好碰到了任天棠變成僵尸。

    現在有了張敬,自然不會讓九叔再跑一趟,他自己過去就行了。

    九叔聞言皺了皺眉,想要說什么。

    不過蔗姑卻是瞪了他一眼,給了他一個眼色,說道:“既然小敬想陪婷婷走這一趟,那就讓他們兩個人去就是了。難不成還擔心小敬實力不如啊!就算修為跨入煉師境,也不見得更厲害!”

    “我不是這個意思。”

    九叔無奈地說道。

    因為江右雖然離嶺南不算遠,但是局勢卻比較復雜。

    首先龍虎山天師府就在江右,而天師府與張敬千絲萬縷的聯系,是一個不穩定的因素。雖然上次常月真人對張敬顯露出了善意,但不代表其他人就這樣。

    而且除了天師府之外,江右還有其他一些門派勢力,也不是很好相與。

    如果九叔前往,會更方便很多。

    不過他仔細想了想,自己其實不用這么擔心。

    張敬又不是他那兩個不省心的徒弟。

    正如蔗姑所說,一來張敬現在的實力不用多說,不需要擔心其安危。畢竟就算九叔現在修為突破,跨入了法師境,他也沒有把握能夠勝得了這位師侄;二來婷婷是張敬女朋友,人家小兩口一起去,理所應當,自己這個當長輩的去反而不合適。

    這件事就這么定了下來。

    本來已經準備好要動身去酒泉鎮落戶的張敬,不得不再次往后延,先去一趟江右饒州。

    雖說江右饒州不算特別遠,那也只是相對于沒有直接去北方。畢竟這已經不在嶺南省了,比去省城還要遠多了。

    而且,這個時代雖然已經有了火車,但是去江右饒州并沒有火車路線,所以去一趟很麻煩。

    不過還好婷婷是個女富婆,不差錢。

    于是買了兩匹駿馬用來趕路,這樣倒是可以節省不少時間,兩人也能少受點罪。

    臨行之前,九叔找到張敬,囑咐道:“張敬,以現在的實力,我并不擔心遇到什么危險。不過,我希望的事遇事不要沖動。江右不比嶺南,道門眾多,修道之人也眾多,勢力錯綜復雜,此去盡量不要與人發生爭執。特別是饒州離龍虎山并不遠,若是遇到天師府的人,盡量還是不要告訴他們的身份。”

    張敬笑了笑,點頭道:“師叔放心吧,這些道理我都知道。出門在外,我不會主動去惹麻煩的。”

    九叔拍了拍張敬的手,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道:“辦事,我放心。”

    ……

    ……

    事不宜遲。

    當天任婷婷就將馬匹買好,又將路上要用的雜七雜八東西也都準備好。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便出發了。

    任婷婷以前就學過騎馬,騎術還頗為精湛……

    嗯,這一點讓張敬感到有點小驚喜。

    棒棒噠!

    至于張敬自己倒是沒學過騎馬,不過這對于修為已經煉師境前期的他來說,身體素質經過數次的提升,早已經異于常人。

    學習騎馬對他來說也不是什么難事,很快就操作熟練了。

    兩人騎著馬,一路朝著江右饒州趕去。

    因為和喜歡的人同行,本來很枯燥無聊的趕路,也不在苦悶,反而變得有趣了很多,逍遙又快活。

    如果用后世的說法,這也算是張敬和婷婷兩人第一次以情侶的身份外出旅行,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駕!駕!駕!”

    兩人騎著馬,在官道上并排而行。

    “婷婷,會唱歌嗎?”張敬問道。

    婷婷點了點頭。

    有些害羞,但還是鼓起勇氣,為張敬唱了好幾首時下流行的曲調。

    雖然說不上多么的天籟之音,余音繞梁,但是婷婷聲音清脆,時而猶如翠鳥彈水,時而又好似空谷中黃鸝的鳴叫,頗為動聽。

    張敬聽了半響之后,望著道路兩旁的花花草草,景色飛快的倒退,忽然腦海中莫名浮現了一副畫面,惡性趣味發作地笑著道:“婷婷,要不我教一首沒聽過的歌吧?”

    “好啊好啊!”

    任婷婷連忙點頭,唱了幾首歌之后,她也放開了很多,不再羞澀了,問道:“什么歌啊?”

    “當山峰沒有棱角的時候,當河水不再流……”

    “我還是不能和分手,不能和分手,的溫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

    “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

    張敬教一句,任婷婷跟著唱一句。

    一曲唱完。

    開始的時候任婷婷還有些不習慣,覺得這歌詞和曲調都怪怪的。

    不過唱到后面,聽著這簡單易懂的直白歌詞,和朗朗上口的旋律,漂亮白皙的臉蛋兒上,不由得笑靨如花。

    這詞,真好!

    要是她和敬哥哥,這輩子也能夠像歌詞里面的這樣,那就好了。

    山無棱,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我們也不能分手。

    “哈哈,這首歌怎么樣?”張敬教完之后,笑著問道。

    任婷婷看向張敬的眼神,柔情蜜意濃郁得幾乎都快要溢出來,脆聲道:“好聽極了!”

    “好聽吧?要是這時候有壺酒就更好了。”

    張敬感慨道。

    對酒當歌,才能唱出心中喜悅啊!

    來到這個世界之后,他的生活一點也不平淡枯燥,所見所聞都甚是精彩。

    他曾經的三觀、認知,都已經通通被推翻了。

    不過,和婷婷在一起,張敬卻總能有不一樣的感覺。

    降妖除魔、捉鬼、殺僵尸的世界,雖然精彩。

    但只有婷婷在,這個世界才會越發的真實,世界才是五彩斑斕的,讓他真正的融入,忘記以前!

    張敬剛說完,任婷婷就趴下身子,往行囊里拿出了一個小酒壺,笑嘻嘻地道:“酒啊……我這里有啊!敬哥哥,接著!”

    “竟然連酒都準備好了!”

    張敬接過酒壺有些發愣。

    他平時也不怎么喝酒,沒想到婷婷卻是也準備了。

    念此,張敬覺越發的覺得自己能夠找到如此善解人意的姑娘,真是三生有幸。

    “咕嚕!”

    喝了一大口酒,張敬心情更是美妙,大笑道:“婷婷,我再教一首歌!”

    “好啊!”

    “好春光不如夢一場,夢里青草香。把夢想帶身上,藍天白云青山綠水……”

    就這樣。

    這對熱的小情侶,一路早趕慢趕。

    終于在十余天后,抵達了江右饒州……

    ~

    (這年頭,寫書越來越艱難了啊……隔壁的恐怖復蘇都被干掉了,搞yhsq就算了,搞不懂,為什么僵尸鬼怪也不能寫?

    哎,且寫且珍惜吧!

    這章兩首歌不是白袍水字數啊,們也看見了,我就寫了兩句歌詞而已,并沒有沒節操的復制太多。

    是有坑的。

    這個情節完了之后,大家再回頭來看這章。嘿嘿……)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省多淘分享朋友圈赚钱 雷速体育足球比分 上证指数新浪 006期最准特码免费站 广西快3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篮球让分胜负竞彩网 长沙258麻将技巧顺口溜 河南22选5开奖22选5结果今天 码报管家婆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