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150章 別急,讓鬼變得再強一點!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14976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我在星際直播養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夫人,你馬甲又掉了!破云2吞海

    殺豬宰羊,好酒滿桌。

    大人忙碌穿梭,小孩子奔跑嬉戲。

    本來應該是夜深人靜的晚上,保和村卻搞得像過年一樣熱鬧。

    山賊全部被殺,無一人逃脫,整個村子免受滅頂之災,除了保安隊的幾名士兵一開始中了邪術受了傷,但也被九叔及時治療,沒有了大礙。

    更無一人死亡。

    所以村民們都是法子心底的高興,也是發自心底的要感謝眾人。

    當然,村民們大多不知道事情的經過,還以為這次剿滅山賊的行動是常威的保安隊出了最大的力氣,所以感謝大多都到了他的身上,把這個家伙樂得都找不到北了。

    九叔和張敬心態還算好,倒不至于去羨慕常威受眾人擁戴,沒什么意思。

    秋生就忍不住有些泛酸了,憤憤不平地道:“今晚上殺山賊,常威這個家伙連屁忙都沒幫上,反而他還被山賊掀翻在地,差點被一斧頭劈死,還是我抓住他的雙腿拖了一截,才保住了他脖子上的那顆腦袋。現在倒好,他承了英雄,好像今晚上的山賊都是他殺的一樣!”

    九叔有一說一,難得夸獎了秋生一句,笑著說道:“秋生,你今天晚上表現還不錯,殺了不少山賊。”

    與山賊搏斗之時,九叔因為要救治保安隊受傷的士兵,張敬對上了兩名山賊首領。

    剩下的十余名被施展了邪術普通山賊嘍啰,要是靠常威等人肯定是對付不了的。

    還好有秋生在。

    秋生帶領著保安隊的眾人,用以血引血這最簡單的辦法,才得以將所有山賊嘍啰全部得以剿滅。

    而且要不是秋生在,保安隊的人恐怕難免會出現傷亡。

    像常威那樣的危險情況有好幾次,都是秋生眼疾手快,及時化解。

    被九叔主動夸獎,這可是一年到頭也難得一遇的稀罕情況啊,秋生聞言頓時也不羨慕常威了,開心得不行,撓了撓頭嘿嘿笑道:“都是師傅您平時教導得好。”

    九叔搖了搖頭,感嘆道:“希望以后你也像今天晚上這樣,靠譜一點。不要整天想著一些不著調的事情,到處闖禍!你和文才也都老大不小了,早晚有一天要出師,難道你想以后也做個江湖騙子,沒有什么真本事,靠行騙為生啊?”

    九叔這次說的雖然也是教訓之話,但聲音卻不像原來那般冷清嚴厲,變得柔和了許多。

    就像是老父親對兒子的諄諄教導一般。

    平時對九叔的訓話向來聽不進去的秋生,聞言也有幾分感觸,一臉認真,連忙點頭保證道:“師傅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修煉,好好聽話!”

    師徒兩人正說著的時候,茅山明被保安隊的士兵壓接了過來。

    自從茅山明闖入保和客棧之后,常威對其很不放心,專門留了兩個人看守他,在沒有消滅山賊之前,不準他私自行動,被監禁了起來。

    現在山賊都死了,常威自然也就讓人把他帶過來。

    “讓讓,讓讓……”

    喝得已經有點上頭,紅著臉的常威,看見手下把茅山明壓過來,于是推開了還想要敬酒的眾人,帶著茅山明走向九叔。

    “九叔,這個家伙怎么處置啊?”常威倒是還沒喝醉,沒敢在九叔和張敬面前放肆,前來詢問意見。

    九叔對于茅山明的行事看不慣,但是還不至于對其落井下石。

    看在同道中人的面子上,九叔說道:“現在山賊都已經被消滅逛了,足以證明這位道兄與山賊團伙沒關系,自然是該放人了。”

    “好的!九叔怎么說,我就怎么做。”

    常威紅著臉,醉著酒也沒忘記舔狗的本質,當即就對兩名手下揮了揮手,說道:“放人,放人。”

    隨后他走到茅山明身邊,一副耀武揚威地道:“警告你,以后不要再行騙了,更不要來我任家鎮行騙,否則再被我碰見,我饒不了你!”

    茅山明心里憋屈得很。

    這個四眼兒胖子保安隊隊長,當真是可惡到了極點。

    在客棧第一次見面,就差點把他給勒死了不說,還想要槍斃他,還派人關押他!

    現在呢?又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直接說他是騙子!

    要是私下的時候,常威敢這樣對他,他肯定早就放出大寶小寶兩只鬼,狠狠捉弄這家伙,讓他知道花兒為什么那樣紅!

    可惜,現在不能。

    因為旁邊坐著張敬呢。

    還有那個叫九叔一眉道長,似乎還是張敬的師長!

    有這兩尊大神在這里,茅山明那點不入流的小把戲,自然不敢施展出來。

    否則最后肯定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就像在譚百萬家里捉鬼一樣。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茅山明訕訕地笑著回答。

    混跡江湖這么多年,什么大風大浪他沒見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個道理他很明白。現在雖然被侮辱了,但是為了活命,還是忍一時風平浪靜吧!

    “趕緊走吧!別讓我在看到你。”常威耀武揚威地說道。

    茅山明轉身就準備走。

    九叔見狀皺了皺眉,占了起來,走過去沒好氣地瞪了常威一眼,爾后對茅山明說道:“道兄,相遇即是緣。既然遇到了,不如坐下來,大家一起喝一杯再走也不遲吧。”

    茅山明聞言一愣,詫異地看著九叔,有些受寵若驚,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走還是留。

    常·舔狗·威,見狀很懂事,立即轉變口風,對茅山明語氣客氣了很多,淡淡地道:“九叔讓你坐下來喝一杯,那就坐下來喝一杯。難道誰還會給你酒里下毒不成。”

    茅山明聞言算是放下了心,汗顏地對九叔抱拳道:“那就多謝道友了。”

    他趕了很久的路,本來進村子就是準備找點吃的填飽肚子,結果遇上這件事一直沒機會進食,現在能吃點東西自然好。

    九叔做了個邀請的手勢,邀請茅山明一起坐下,給他倒了一杯酒,爾后才認真說道:“大家都是同道中人,茅山第一戒令,你應該知道的吧?”

    茅山明點頭道:“我當然知道。正邪對立,終生搏斗嘛。”

    九叔放下酒壺,道:“既然知道,你還養鬼?”

    茅山明訕訕地笑了笑,說道:“人嘛,總是要吃飯的嘛。我也是為了一日兩餐,逼不得已。”

    張敬在旁邊聽著,面色有些古怪地皺了皺眉頭。

    這臺詞,怎么感覺莫名有些熟悉?

    似乎,自己當初剛穿越過來的時候,好像也是這種心態吧?

    額……

    說起來,當初自己在遇到九叔之前,還真是和這茅山明有點相似。

    當初他也是為了銀子,給人捉鬼,結果差點被鬼給抓了。

    要是他沒有覺醒功德系統,沒有遇到九叔,他現在的情況,估計就和茅山明差不多吧?

    想到這里,張敬不由得有些暗自慶幸。

    九叔搖了搖頭,說道:“天大地大,別說為了兩餐,就算三餐一宿,只要肯用心去做,也沒什么難的。而走歪門邪道,才會越來越難。”九叔頓了頓,看了眼茅山明兜里的雨傘,若有所思地問道:“這兩個東西沒跟你之前,你怎么過日子的?”

    茅山明聞言神色有些嚴肅,似乎是想到了某些過往的事情,沉聲道:“日子很難過。”

    九叔又問道:“那在養了之后呢?”

    茅山明再次認真想了半響,最后得出了個結論:“好像……更難過了!”

    雖然有兩只鬼相助,茅山明當江湖神棍,有時候騙錢容易了很多,但莫名有些時候運氣卻也會更差很多。

    就像昨日在譚百萬家捉鬼一樣,危險的次數變得多了很多。

    而且,他賺得錢是多了一點,但是多了兩只嘴吃飯,開銷也更多了。

    九叔點頭道:“正是這個道理。鬼乃不詳之物,集貧賤、悲哀、衰敗、災禍、恥辱、殘毒、傷痛、霉臭、病死十八個災禍為一體,你跟著它們在一起,日子怎么會好過呢?”

    說著,九叔轉頭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自己徒弟秋生。

    秋生聞言當即羞愧的低下了腦袋。

    他當然聽出了自己師父的弦外之意,這是在說他不要再被鬼迷心竅了。

    不過冤枉啊,他就有過那一次的經歷。

    怎么搞得好像他將來就只能和女鬼廝混在一起,以后的老婆就只能是女鬼一樣!

    憑什么啊!

    茅山明認真琢磨了半響,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還是做出了什么決定,嘆了口氣說道:“的確是這個道理。”

    九叔轉過頭,笑著道:“道兄你能明白這個道理就好。”

    能說的他都說了,只能說道這個地步,至于今后怎么做,就看茅山明自己的選擇了,九叔也沒辦法再干預什么。

    接下來,眾人繼續吃飯。

    常威這家伙就像是朵交際花一樣,端著酒杯到處碰來碰去,看樣子是準備不醉不歸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常威喝得是真的有點大,說話舌頭都有些不靈活了,不知道發什么酒瘋,又開始裝逼起來了,跟保和村的村民們繪聲繪色的描繪今晚上的山賊有多么厲害,刀槍不入,子彈都傷不了他們!

    他又是如何的英雄無畏,帶領著眾人沖上去與山賊波動,最后又是如何斬殺敵人。

    說得興起,這貨不知道是不是覺得眾人不相信他,于是拿著一把刀,就要去動兩名匪首的尸體,砍兩刀試試。

    讓村民們開開眼界,刀槍不入的尸體是什么樣子的。

    村民們也好奇,反正山賊已經死了,就算生前再兇神惡煞,現在也不怕了。

    倒是都想看看,刀槍不入的肉身到底是怎么樣。

    于是有不少人,都跟著起哄,和常威一起去見識見識。

    “走,愿意看的都跟我來,我給你們展示一番什么叫做以血引血!”常威醉醺醺地說道。

    張敬見狀,不由得在心里默默地想到,常威這家伙還真是喜歡花樣作死啊!

    真是嫌活得不耐煩了,要主動去碰尸體。

    此時月亮已經升到了正當空,夜色很深了,估摸著那兩句尸體,也差不多該發生變異了。

    等常威帶著人走了一會兒后。

    張敬估算了一下時間,才站起來對九叔說道:“師叔,我也過去看看。”

    九叔點了點頭。

    有張敬跟過去,就不怕翻起什么浪來。

    ……

    ……

    兩名匪首的尸體,離吃飯的地方并不遠,走幾步路就到了。

    常威今晚被眾星捧月的好一通贊美,十分高興,仿佛當保安隊隊長這么多年來就沒這么高興過!

    雖然原來也不缺少人夸獎贊美他,但他知道,那些夸獎贊美都不是真心的,而是震懾于他的淫威,那些人怕他、有求于他,才會夸獎贊美他。

    那像今天這樣,所有的村民都是真心的感激他,把他當做了英雄。

    于是常威有些飄飄然了,膨脹了。

    要讓這些村民大開眼界,知道這些山賊的厲害,從而襯托出他們剿滅山賊時有多么的不容易。

    “來,我給你們看看,這些山賊的身體是如何的刀槍不入!大家可都看好了啊!”

    常威漲紅著臉,醉眼惺忪地說道。

    環視了一圈,見眾人都好奇的望著他,他才哈哈哈大笑一聲,揮著一把鋒利的長刀朝著一名匪首尸體砍了下去。

    砰!

    鋒利的長刀仿佛不是砍在了人身上,而是砍在了石頭、鋼鐵上,放出刺耳的碰撞聲音,長刀被磕得彈起來,而匪首的尸體上,卻沒有留下任何的傷痕。

    砰砰砰!

    常威砍了一刀還不滿足,又是一陣猛如虎的操作,都沒能破開匪首尸體的皮膚。

    這兩名匪首不是普通山賊嘍啰。

    普通的山賊嘍啰只是被施展了邪術,當時對敵戰斗是身體刀槍不入,等邪術一旦失去效果后,身體就變得和普通人沒有太大區別。

    而兩名匪首,卻是貨真價實的邪修。

    他們的身體是被用邪惡的法子祭煉過的,體內血液都已經是淤血、毒血,所以即便死了,肉身依舊強大,刀槍不入,猶如僵尸。

    “哇!真的刀槍不入!”

    “這是山賊,真的是妖怪變得嗎?人的身體,怎么會連刀子都砍不進去?”

    “妖術,這絕對是妖術!”

    “隊長阿威他們,究竟是如何剿滅這些會妖術的山賊的?真是不可思議!”

    “隊長,你們真是辛苦了!要不是你們,我們保和村肯定完蛋了!”

    保和村村名們都看得震驚不已,目瞪口呆,完全被震撼住。

    常威見狀也是十分得意,裝逼效果已經達到了滿分。

    不過他覺得滿分還不夠,要一百二十分!

    多給二十分,也不怕驕傲!

    于是說道:“我在讓你們看看,我們是怎么殺死這些山賊的!什么叫做以血引血!”

    喝了酒后,常威膽子大了很多,也不怎么怕疼了。

    當即拿著長刀又給自己左手上割了一刀口子,將鮮血抹在刀刃上。

    爾后再朝著兩名匪首的尸體砍過去。

    這一下,終于砍動了。

    剛才刀槍不入的尸體,在鮮血的加持下,頓時被破開防御,沒刀下去都留下一道口子。

    “看見了吧?我們就是這樣剿滅山賊的!”

    常威砍了好幾刀之后,轉過身神奇的對著眾人吹牛逼道。

    他卻沒注意到,在他轉過身的一剎那,被他一通瘋狂鞭尸的兩巨匪首尸體,忽然有了變化。

    仿佛是被他這種鞭尸的行為刺激到了,兩具尸體內,逐漸凝聚出一道道黑氣,最終形成兩道匪首的幻影!

    這兩道幻影,和死去的匪首一模一樣。

    正是兩人的魂魄!

    魂魄凝聚顯形,驟然睜開了眼睛,猛地由躺著轉變為站立起來!

    兩只鬼剛剛顯形,和普通的魂魄截然不同,似乎在不斷的吸收他們原本身體內的某些邪惡力量,所以氣息堪稱是節節暴漲!

    而常威對此一無所知,還漲紅著臉得意不已的繼續吹著牛逼。

    但他前面圍觀的一群保和村村名,以及幾名保安隊隊長,卻是將兩名匪首的鬼魂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一個個都大驚失色,眼神中露出驚恐的神情。

    常威見狀哈哈大笑,問道:“怎么樣,都震驚了吧?你們敬愛的隊長阿威,是不是特別牛逼,特別厲害啊?哈哈哈哈!”

    “隊……隊長,你回頭……回頭看。”一名保安隊士兵勉強壯著膽子,哆嗦著說道。

    “回頭有什么好看的,難道這兩個山賊還能站起來咬我不成……”常威輕笑一聲,隨意的轉過頭準備看一眼。

    然后,僅僅只看了一眼。

    常威頓時渾身直冒冷汗,一股寒氣從脊梁骨升起,他本來喝得醉醺醺的酒意,都直接被嚇得清醒了一大半!

    愣了片刻,常威頓時驚恐的大喊道:“鬼啊!”

    爾后,轉身就想逃!

    可惜兩名厲鬼哪里能讓他就這么逃了,一人掐住常威的脖子,直接將他提了起來!

    “救我……救我……咳咳咳……救我啊!”常威漲紅著臉,驚恐的大喊道。

    不過他這次漲紅臉,不是因為喝醉了,而是因為喘不過氣來。

    有保和村村民膽子大的,見狀試探著道:“隊長,你那么厲害,你都已經他們殺死了一次,那就再殺他們一次啊!”

    “我……我……”常威感覺自己快要被斷氣了,說了半天說不出個字來,最終憋足一口氣,大喊道:“快快去請九叔和張師傅!”

    一名保安隊士兵此時也顧不得拆常威的臺了,顫聲道:“這些山賊,主要都是九叔和張師傅殺的,隊長不行的!他快要被厲鬼殺死了,快去找九叔和張師傅來幫忙!”

    說完,就有人要跑回吃飯的地方叫人。

    結果剛轉身,就看見張敬正好慢騰騰的朝著他們走過來。

    保安隊士兵見狀頓時大喜,連忙求救道:“張公子,快快救救我們隊長阿威!”

    “你們隊長不是挺神氣的嗎?”

    張敬忍不住打趣道。

    常威此時已經快不行了,都快要被掐脖子掐得翻白眼了,看見張敬走來,連忙求救道:“妹夫……張師傅……救我……救救我!我撐不住了!”

    張敬搖了搖頭。

    他再不出手,常威就真的要斷氣了。

    于是手中的七星劍一抖,頓時朝著抓住常威的匪首厲鬼斬去。

    厲鬼對張敬的七星劍心有余悸,不敢硬接,連忙將常威一扔,迅速往后退,退到了自己身體旁邊,瘋狂快速的吸取它尸體內的黑色邪氣。

    每多吸收一份黑色邪氣,這兩只厲鬼的氣息就強大、邪惡一分。

    似乎它們生前的尸體,是它們最好的養分。

    只要吸收了這些養分,它們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可以變成強大的厲鬼!

    “咳咳,咳咳……”

    常威忍住疼痛,連滾打趴的爬起來,驚恐的躲到了張敬的身后,痛苦的干咳了好幾下,對著張敬說道:“張師傅,快,快殺了這兩只厲鬼!九叔說得沒錯,這兩句尸體果真詐尸了,變成鬼了!”

    張敬卻是不慌不忙,說道:“不急,等一會兒也不遲。”

    “為什么啊?咳咳……”常威捂著脖子,驚恐地道:“這兩只鬼,好像在吸它們尸體內的什么東西。再等下去,它們就要變得原來越厲害了!”

    兩只厲鬼的氣息增幅很明顯,就算普通人都能清楚的感應到。

    保安隊的士兵們和保和村的村民也看得驚恐不已,紛紛催促張敬趕緊出手,否則就后患無窮。

    現在保和村的村民們,大多也都已經反應過來。

    原來今天晚上,他們謳歌贊頌了一晚上的對象,是冒牌的!

    今天晚上的真正大英雄,根本就是隊長阿威,而是這名張公子、張道長、張師傅!

    阿威這個騙子!

    浪費他們的感情!

    張敬對于眾人的催促依然不慌不忙,淡淡地道:“我就是要等它們進化完成,變得更厲害一點,這樣才有意思啊!”

    兩只剛轉換的厲鬼,殺了也沒有多少功德值入賬。

    等它們將尸體內的邪氣都洗干凈,實力進化完整后,再殺它們,得到的功德值可要多許多了!

    他已經因為沖動錯過了一個大boss,這兩個小boss,要是還不等他們進化完整就殺掉,那就太吃虧了。

    這就跟養豬一個道理。

    沒等太久,兩只厲鬼很快就將它們生前積累多年的邪氣吸納一空,魂魄的氣息也紛紛暴漲,完全不像剛死的魂魄,反而像是修煉很多年的高級厲鬼!

    單單那邪惡的氣息,就讓保和村的村民感到驚恐不已,下意識的想要轉身逃走。

    這么可怕的厲鬼,隊長阿威這個騙子肯定是收拾不了了。

    剛才兩只鬼剛剛醒來時,他都束手無策。

    就算張敬,恐怕也對付不了吧?

    就在眾人如此想,準備逃跑;兩只匪首厲鬼也感覺自己變得很強大,前所未有強大,紛紛怒吼一聲,要朝著張敬沖過來,找張敬報仇時。

    張敬的臉上,終于露出一抹笑容。

    雙手開始捏法訣,嘴里念念有詞。

    轟隆隆。

    本來明月當空的夜晚,頓時響起悶雷的聲音,半空中雷霆穿梭,電芒四射,霹靂陣陣。

    只見一道無形的大手剎那間便將雷霆化作符箓,爾后形成一道帶著紫色的雷霆之力,朝著兩名匪首厲鬼劈去。

    “轟!”

    雷芒過后,一切飛灰湮滅。

    兩名剛剛醒過來的厲鬼,好不容易將自己生前積累多年的邪氣完全吸收,還沒來得及做任何事情,便在五雷咒之下,魂飛魄散!

    直接被殺兩次!

    估計在死之前,他們心中的憋屈,一定到了極致!

    而正準備逃跑,還沒來得及逃跑的眾多村民,則完全是一臉懵逼。

    就這樣,將兩只氣息恐怖到了極致的厲鬼,解決了?

    這不是活在夢中吧?

    是厲鬼太弱,還是張敬太強?

    從剛才隊長阿威被虛弱的厲鬼都輕易掐住脖子提起來看,厲鬼應該是不弱的。

    那么,就只能是張公子,太強大了!

    而張敬,這是聽著腦海中終于響起的提示音,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下舒服了!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股票实时行情软件 2019宝塔集团重组消息 期如意期货配资软件 金呈配资 股票融资软件 安全互联网理财平台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新浪 顺配宝 股票分析软件名字 牛壹佰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