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149章 忠實的舔狗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12307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五雷咒第五層的威力,雖然遠不足以達到當初張敬腦海中那幅‘紫霄雷霆滅世’之威,但在普通的魑魅魍魎看來,絕對是不可抵擋的。

    女匪首也一樣。

    她乃是邪修,窮兇極惡,雷霆之力正是她的克星。

    要不是她剛才一瞬間釋放出了大量的五毒,這些五毒都是她多年來的心血結晶,抵擋了五雷咒不少威能。

    但即便如此。

    削減了許多的五雷咒落在她身上,也依然滅絕了她的生機,不但體內經脈、魔氣被雷霆之力盡數破壞,就連魂魄也在迅速的被泯滅!

    其實她這樣也已經算很強大了,出乎了張敬的意料。

    要知道,張敬五雷咒還在第四層時,就將千年飛僵一點一點慢慢磨死。

    現在五雷咒提升到第五層,威力倍增。

    一道雷霆下去,這賊婆子竟然沒有直接被轟成焦炭,實屬她的肉身已經很強大。

    不過就算如此。

    賊婆子現在也只還剩下最后一口氣。

    因為她心中充滿著濃濃的不甘心,她從省城逃到這小地方來,想著可以在此地好生修煉,提升壯大實力。

    將來有朝一日,還能再殺回省城。

    卻沒想到,在省城她逃出生天,在此地卻是要命喪黃泉!

    不對。

    已經不是命喪黃泉,而是魂飛魄散!

    第五層的五雷咒之下,她這樣的邪修,是連投胎的機會都沒了。

    畢竟五雷咒中的紫雷,專門克制僵尸本源、邪祟魂魄。

    “走!”

    賊婆子用盡最后的力氣喊了聲,看了眼自己的兩個手下被推開的方向,希望他們能逃出生天。

    而后,瞪圓的眼睛失去了焦距,已經沒了氣息,死不瞑目。

    九叔、常威、秋生等人,看著這一幕有些目瞪口呆。

    的確,他們面對這些邪修的時候,下意識的考慮最常規的手段,用童子尿來破解對方的邪術。

    可他們卻完全忘了,張敬完全是個妖孽。

    明明才一流術士后期的修為,但是在法訣上的造詣,卻已經達到了讓煉師都已經望塵莫及的地步!

    仍憑女匪首再厲害,手段再邪門。

    張敬只需引下一道雷霆,便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

    如果不是張敬,就算九叔面對這名女匪首,哪怕有童子尿,也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將之留下。

    “張師傅,你可真厲害!我常威誰都不服,就服你!”

    常威扶了扶自己的眼鏡,雙眼放光地盯著女匪首的尸體,由衷的拍馬屁道。

    這召喚雷霆的手段,太強大了!

    要是自己也能學會這種法術,還有什么需要害怕的?什么僵尸鬼怪,通通不需要害怕!

    張敬也長出了一口氣。

    女匪首被自己一招劈死,接下來這群人總不能再讓自己撒童子尿了。

    五雷咒第五層的威力,的確夠強大,比當初對付千年飛僵時的第四層,又提升了不少。女匪首修為已經達到了煉師境,身體又不知道用什么詭異的手段祭煉過,媲美飛僵,再加上她的五毒,可以說是三層防御手段,但依然被自己一招劈死!

    “不過,修為法力,還是稍微弱了一些啊。”

    張敬感受著體內明顯少了一截的法力,有些苦笑。

    他現在修為已經達到了一流術士后期,修為不算弱了,在當今修道界已經能算是一方高手。

    一般來說,一流術士后期的修士,就不可能存在法力不夠用的情況,只有自己實力不夠強。

    但到了張敬這里,法訣提升得太高,當爆發出最強大的實力時,法力依然不夠用。

    看來只有他修為達到了煉師境后,才能徹底彌補短板。

    這也是為什么,張敬之前擁有足夠的功德值的時候,第一時間打算的就是提升真陽功的修為。

    可惜在化解魔嬰身上的魔氣時,遇到了意外情況,張敬不得不先提升了五雷咒。

    “讓我消耗這么大,竟然沒有給任何的功德值。系統,你這有點不夠意思了啊!”

    女匪首死去,腦海中沒有響起任何的提示音,張敬不由得抱怨了一句。

    在他看來,這些邪修的危害一點也不比僵尸厲鬼差,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手中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無辜者的鮮血。所到之處,很多村莊都是血流成河,甚至被屠殺光!

    所以除掉他們,也是大功德一件,理應給予一定的功德值。

    可惜這系統太死板,一點也不智能,更不懂得變通。

    張敬殺死女匪首,一點表示也沒有。

    不過不管系統有沒有表示,對于這些邪修,張敬不會有絲毫的手軟。

    該殺還是照樣要殺!

    此時,兩名男匪首在看見張敬一招劈死女匪首后,紛紛都睚呲欲裂,看上去似乎怒到了極致。

    其中卷發匪首,當即就要不顧一切,沖上前再找張敬決一死戰。

    不過三角眼匪首卻保持了理智,拉著卷發匪首轉身逃走。

    他知道,他們大姐都在這雷霆之下撐不了一招,他們兩人上去結果不可能有絲毫的改變。

    報不了仇,反而只會白白送了人頭。

    所以現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先逃了再說,也不枉大姐拼死救他們一命。

    只要留得青山,不怕沒柴燒。

    等以后實力強大了,再來報仇就是!

    可惜。

    他們倒是想逃跑,張敬卻又怎么會就這樣放任他們離去。

    “追!”

    張敬和九叔反應都不慢,當即就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兩名男匪首肉身防御雖然強大,但速度卻并不快,現在坐下沒有了駿馬,自然難以逃脫。

    特別是九叔,步法神妙,全力爆發之下比張敬快多了。

    張敬本來先起步,可是眨眼間就被九叔超到了前面去,迅速拉近與兩名匪首的距離。

    而張敬,只能跟在后面吃屁……

    張敬對此有心無力。

    他之前將絕大部分的功德值都耗費在了真陽功、五雷咒、斬妖訣三門上面,僅會的一門步法三步丁罡,到現在也才第二層而已。

    在這上面,自然遠遠比不上一步一個腳印,穩扎穩打修煉到當今境界的九叔。

    但是沒辦法。

    張敬現在功德值依然不富裕,在真陽功沒有提升到第六層,修為跨入煉師境之前,張敬依然沒有多余的功德值來提升三步丁罡。

    往后的時間,他能做的就是平時多花點時間,自己多練練三步丁罡。

    三步丁罡并不算多難的法訣,目前用功德值來提升實在是有些浪費了。以張敬的天賦,就算不用功德值,也是有希望提升到第三層的。

    張敬也沒有讓九叔手下留情,把人頭留著讓他來收割。

    畢竟這些邪修不像鬼怪僵尸,殺了也沒有經驗值。

    ……

    ……

    追逐戰進行了兩三分鐘,九叔便已經欺身而進,一個縱身飛躍,跳到了兩名匪首的前面,攔截住了去路。

    兩名匪首大怒,紛紛怒吼一聲,齊齊朝著九叔圍攻而去。

    他們不能被攔截住,要是被拖上一會兒,那能召喚雷霆的小子追了上來,他們可就死定了。

    姜還是老的辣。

    九叔雖然在爆發力上比不得五雷咒提升到第五層的張敬,但是勝在手段繁多,戰斗經驗也不是張敬可以比的。

    張敬在被兩名男匪首圍攻時,剛開始都有些束手無策,后來還是兩名匪首自己作死,才去分而攻之,才被張敬找到機會逐一擊破。

    現在兩名男匪首在張敬哪里吃了虧,便吃一塹長一智,不再分頭行頭,而是齊心合力聯手揮舞著斧頭朝著九叔劈了過去。

    九叔絲毫不慌,幾個身形變換,手中抹了鮮血長刀便破開了兩人的斧頭。以刁鉆的角度在兩人腋下、脖子間等要害部位,刀刃入體,將兩人砍翻在地。

    等張敬等人趕到時,兩名匪首已經徹底被解決了。

    九叔正在彎下腰,檢查兩名邪修的傷口。

    常威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來到九叔身邊,卻還不忘記拍馬屁:“九……九叔……你……你好厲害啊!我們才剛趕到……你……你就把山賊都殺死了。太厲害了!”

    張敬無語地瞥了這家伙一眼。

    以前張敬覺得,他見過最具舔狗本性的,應該是家樂。

    家樂在菁菁面前,太卑微。

    現在看來,常威這家伙才是真正的舔狗啊。

    跑得這么累,氣都喘不勻,結果開口的第一件事就是‘舔’!

    舔狗最后終將一無所有!

    秋生都看不過去,說了一句馬屁精。

    常威卻依然不以為恥,一副頗為自得的樣子。

    當馬屁精怎么了?

    他已經決定了,不管怎么樣,他都已經要學法術,不管是跟著九叔學,還是跟著張敬學。

    總之要學就是了。

    只要能學到法術,當馬屁精又如何?

    大丈夫能屈能伸!

    “師傅,你發現了什么?”秋生看著九叔在檢查匪首尸體,也蹲下去看了眼匪首的傷口流出來的血水,詫異地道:“咦,這人的血怎么顏色不同啊?”

    “鮮血跟淤血的顏色,當然不同。”九叔沉聲說道。

    秋生好奇道:“淤血?這些人剛死,怎么會體內流出來的是淤血。”

    “這是他們為快速提升修為,走捷徑留下來的后遺癥。”九叔站起來,搖頭說道。

    “提升修為還有捷徑可走?”秋生感到驚奇,問道:“師傅,你之前怎么從來沒有跟我們說過?”

    “怎么,你也想走捷徑?”九叔冷哼了一聲,說道:“這群人,為了走捷徑,風餐露宿,茹毛飲血。吃的是五毒,喝的是露水!所以,到最后雖然他們身體堅硬如鐵,刀槍不入。但是卻已經不像是正常人,連體內的血液都堵塞,變成了淤血!”

    秋生本來對于走捷徑這件事還挺感興趣。

    可聽到九叔這么一說,頓時慫了,傻眼道:“那這群人……還真是挺不是人哦!”

    九叔眼神中有些怒氣,說道:“所以他們做的事,也不是人做的事!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奸淫擄掠,無所不為!”

    秋生聞言不由得搖了搖頭,暗自咂舌。

    他喜歡走捷徑,但是為了走捷徑去吃五毒,茹毛飲血,他就做不到了。

    要讓他為了一己之利,去奸淫擄掠,更是萬萬不可能。

    秋生這點節操和做人的基本準則還是有的。

    九叔嘆了口氣,摸了一下淤血,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些血不但是淤血,也是毒血!他們這些人,已經將自己身體修煉得比僵尸還不如了!”

    秋生嘀咕道:“血液有毒?不可能吧。如果你猜錯了呢?”

    九叔瞪了他一眼,冷聲道:“我只猜對的事情,錯的事情我猜不到!”

    秋生杠精屬性發作,嘿嘿笑著道:“那師傅你猜我現在在想什么?”

    九叔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眼睛微微瞇了瞇,開口道:“我猜你皮癢癢!”

    秋生哈哈大笑,道:“你看,師傅你現在就猜錯了!”

    “嗯?”九叔板著的臉上,一字眉皺了起來,一股殺氣透出。

    秋生當即心中一顫,回過神來。

    自己怎么腦子抽抽了,敢和師傅頂嘴,這不是皮癢癢是什么?

    于是秋生連忙捂住自己嘴巴,然后甕聲甕氣地訕笑道:“哎呀,師傅你猜得好準,我現在好癢啊,全身上下都好癢啊……”

    九叔懶得再理會自己這個活寶弟子,轉頭看向常威說道:“隊長,這兩名匪首的尸體,不能隨意掩埋,得全部火化了才行。”

    常威伸腳在兩名匪首的尸體上提了提,說道:“九叔,我先將這尸體先帶回保和村,再帶回任家鎮,讓所有人都看看,游街示眾一番,明天再火化吧?要不然,最近山賊動靜鬧得這么大,百姓們都人心惶惶的。要是沒看到山賊土匪的尸體,恐怕會心不安,覺得還會有山賊來襲。”

    說是這么說。

    但常威心里想的卻是,我常威不辭辛苦,跑這么大老遠來誅殺山賊,做了這么大的好事,要是不讓其他人親眼看一番,見證我的豐功偉績,豈不是白白浪費了?

    當然得將這些尸體游街示眾,才能彰顯出我常威的威風啊!

    九叔皺了皺眉。

    常威所說也是合理要求。

    最近這貨黑龍山的山賊出手次數不多,但每一次都無比狠辣,殺了很多人。

    這消息已經逐漸傳遞開,的確弄得人心惶惶。

    不過這些邪修尸體都很不正常,如果拖到明天才火化,說不定今天晚上就會有變故!

    這時張敬走過來,笑著道:“師叔,就按照常威說的來吧。今晚上我會一直盯著尸體,就算有什么變故,我也能馬上處理。”

    九叔聽到張敬這么說,也就點頭答應下來。

    的確。

    也不用太小心謹慎。

    就算這兩名山賊要變成厲鬼,有他和張敬在,諒他們也翻不起什么浪來。

    張敬松了口氣。

    常威來保和村一趟的目的之一,是因為名。

    而張敬來保和村的目的之一,卻是為了‘經驗值’!

    殺了邪修,一點功德值也沒有,相當于今天晚上白忙活了。

    系統就這么死板,沒辦法。

    但是。

    如果等這些邪修死后變成了厲鬼,殺了之后,可就有功德值入賬了啊!

    按照電影里面,這些邪修都邪門得很,不知道是修煉了什么秘法,死后必然會化作厲鬼!

    這種秘法對他們來說也算是好事,相當于有了兩條命。

    反正他們生前也是作惡多端,死后去了陰曹地府也難以投胎。還不如化作厲鬼,繼續修煉!

    不過他們遇到了張敬,變成厲鬼后沒有機會再修煉,只是經驗怪!

    張敬現在心里感到很可惜的是,女匪首被他一怒之下,用五雷咒轟得形神俱滅,已經不可能再像電影里面那樣變成厲鬼了。

    這相當于浪費了一個經驗值大怪!

    要是早考慮到了這一點,張敬就不那么沖動了。

    讓女匪首正常死去,等她變成厲鬼來報仇,再殺她一次。

    而以她的實力,化作厲鬼也必然非同一般,殺了之后保守估計至少也是一千以上的功德值!

    可惜啊!

    現在沒了大boss,只能把這兩只小boss變成鬼了!

    不過,有總比沒有好。

    這兩只小BOSS厲鬼,加起來應該經驗值也不會少。

    ……

    ……

    等眾人回到保和村的時候,夜已經很深了。

    保和村里依然是黯淡無光,全村靜悄悄的,沒有任何的吵鬧。

    但是村里的人,此時絕大部分肯定都是沒有睡覺的。大家都是躲在自己家里,擔驚受怕著,不知道前線戰況如何了。

    所以,當常威帶領著手下,抬著三名匪首的尸體回來,大搖大擺的高聲大喝著:

    “所有人都出來吧!我是你們的隊長阿威!”

    “山賊已經全部被我們殲滅了!”

    “就連山賊的三大首領,都全部被我們殺了!”

    “沒事兒了!安全了!大家出來吧!”

    隨著吆喝大喊聲,本來躲著的村民,逐漸有膽大者試著開門,出來打探情況。

    看見回來的的確是保安隊的眾人,而不是山賊,村民才終于放下心,過來打探情況。

    發現山賊危機的確已經解除,安靜的保和村很快就喧鬧起來。

    家家戶戶都亮起燈火,興奮不已,像是過年一樣,紛紛在晚上走出家門。

    甚至為了感謝眾人搭救了保和村,村民們自發組織起來,當晚殺豬宰羊,準備好吃好喝的報答眾人。

    常威這貨在人群中被擁護夸贊著,開心得不行,嘴里不斷說著‘哪里哪里’、‘應該的應該的’、‘都是我的責任’……

    似乎,殺山賊都是他的功勞!

    忠實的舔狗,這時候又開始裝蓋世英雄了。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宁夏11选5 黑龙江6+1 广西快乐10分官网 双色球蓝球复式兑奖 南粤36选7 qq捕鱼大亨元旦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双色球12年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篮球比分球探 不用绑定手机号的赚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