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160.第141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11188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我在星際直播養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夫人,你馬甲又掉了!破云2吞海

    雖然茅山明自稱自己是少數有真本事的道士,但不僅張敬不相信。

    就算是這次的雇主譚百萬,其實也并不怎么相信。

    這種游方道士,也不是說一定就沒有真本事。

    有時候有些修為實力深不可測的高人,也會閑來無事游覽天下,偶爾做一做游方道士。路見有邪祟作惡,便隨手除掉。

    但是,這種高人游方道士太少太少了。

    別說十個中沒有一個,就算一百個里面都難以遇到一個!

    就像譚百萬這幾日招來的多個游方道士,就是江湖神棍,騙吃騙喝的。

    所以他對茅山明,也不看好。

    他也懶得聽茅山明多說廢話,直接從兜里掏出厚厚的一疊銀票來,看樣子是要準備先付錢了。

    看見這厚厚的一疊大額銀票,茅山明頓時眼神就直了,眼神發亮地道:“哇,這銀票……上的朱砂好漂亮啊!”

    這人顯然是見錢眼開,但是卻還算有點自控能力,很快反應過來,不能丟了自己茅山高人的人設,于是連忙改口說成銀票上的朱砂好漂亮。

    張敬旁邊的秋生,見狀也是眼睛里直放光,抓著張敬的手臂,激動道:“師弟,看到沒,看到沒!這譚百萬多有錢啊!要是他隨便抽張銀票給我們,我們就發了!”

    張敬搖了搖頭,這銀子可沒那么好賺。

    這位譚百萬鄉紳雖然有錢,但又不是傻子,特別是在被騙過好幾次之后,他可不會輕易就給出高價格。

    果真,譚百萬掏出來的銀票厚厚一疊,其中不乏五十兩、一百兩的大額銀票。

    但最終卻是只從中間拿了一個銀元給茅山明。

    這個時代,銀子和銀元都是硬通貨幣,都能使用。

    一塊銀元,相當于就是一兩銀子。

    譚百萬笑呵呵地將硬幣遞給茅山明,說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茅山明見狀氣得不行。

    他還以為這位土財主會出手大方,隨便就給他個幾十兩銀子呢,結果就一塊大洋!

    簡直欺人太甚!

    打發叫花子呢?

    這是在蔑視我!

    然后……

    茅山明乖乖的將一塊銀元接了過來,放進兜里。

    雖然給一塊銀元有被蔑視的嫌疑。

    但是有得被蔑視,總比連被蔑視的機會都沒有強!

    一塊銀元,也是錢啊!

    也可以吃好幾頓好飯菜了!

    要是被蔑視一次就能轉一塊銀元,那我寧愿每天都被蔑視……一萬次!!

    而且……

    茅山明眼神中閃過一抹笑容。

    真以為一塊銀元就能把我打發嗎?太天真了!

    既然你這鐵公雞這么小氣,一毛不拔,那等會兒就別怪我獅子大開口了!

    很快,茅山明收下銀元之后,將身體青色的長袍脫下來,然后反面一穿,頓時就成了一件背上有著陰陽魚的黃色道袍。

    再帶上九梁巾帽子,便開始做法了。

    “先禮而后兵,你給我仔細聽!”茅山明抓起一把白色紙錢往天空一灑,念起了起語。

    聽到這里,秋生都不由得好笑的問道說道:“為什么這人,說話總是會很押韻,像是順口溜一樣啊?他這是作詩呢?”

    張敬也是覺得好笑,道:“這樣估計會讓人覺得他更高深莫測吧。”

    “切!”秋生撇了撇嘴,說道:“我現在也覺得他就是個騙子了!”

    沒在乎別人怎么想,茅山明繼續一本正經地念念有詞:“在下茅山明,受譚百萬之托,今日清理門戶!”

    一邊念,一邊拿出紅線、釘子、銅錢、符箓等道具,開始了一頓花里胡哨的操作。

    猛如虎!

    “擎天一柱穿金錢,靈符一道鎮家園!”

    弄好之后,茅山明縱身一躍,跳上了案臺,將手中的釘子猛地一扔,釘子帶著銅錢和符箓,插在了房梁上。

    “嘿,行了!”

    茅山明點了點頭,跳下案臺。

    他對于自己這一套行云流水、沒有出任何差錯的動作戲很滿意。

    要知道為了出來騙錢,他這一套動作可是練了不下百次,為此在家里把桌子都踩壞了好幾張,自己好幾次還被摔傷,有次腿都差點摔斷了!

    臺下一分鐘,臺下十年功!

    說的大致就是他這種行為了。

    相當有敬業精神!

    這年頭當騙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混口飯吃不容易,世道艱難啊!

    但秋生見狀,卻是忍不住再次吐槽:“師弟,他為什么要跳上案臺扔釘子啊?在下面扔不一樣?這案臺也不結實,他就不怕摔斷腿嗎?”

    這次秋生說話有些大聲,茅山明恰好停在了耳朵里,差點沒忍住破口大罵。

    你這個毛都沒長齊的臭小子,懂個屁!

    懶得跟年輕人一般見識,茅山明繼續做法,將案臺上的兩把傘拿起來,念道:“人間補品,驚風傘!陰間珍品,油紙傘!送給你吧!”

    說完后,‘唰’的一下就將兩把傘扔進了大廳里。

    似乎這么做,是想讓房間里面的鬼識趣,乖乖自己離開。

    可惜,扔進去之后沒有任何的反應,一點變化也沒有。

    眾人面面相覷,紛紛低頭私語:“怎么回事?怎么一點動靜也沒有啊?”

    秋生也是笑得樂不可支,說道:“辦砸了!”

    張敬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還沒正式開始呢。”

    果真,只見茅山明對于眾人的竊竊私語也沒有慌張,更沒有惱羞成怒,而是抄起案臺上的桃木劍,繼續一本正經地道:“哎喲呵,我紙錢付過,好話說過。你再不認錯,我打得你不好過!”

    結果話一說完,所有空無一人的房里,兩把傘忽然被扔了出來,爾后所有的房門都自動關閉了。

    這一幕,嚇得眾人都一陣心驚膽戰。

    果真有鬼!

    剛才還在說笑的秋生,也面色一緊,下意識的往張敬身邊靠了靠,身子貼著張敬說道:“師弟,真的有鬼!”

    “有鬼又怎么了,跟著師叔這么多年,你見的鬼還少嗎?”張敬沒好氣地說道。“還有,你能不能不要挽住我的手臂,帖我這么緊啊。”

    秋生聞言訕訕地笑了笑,松開了張敬的手臂。

    這些年來,他和文才跟著九叔,的確是除了不知道多少厲鬼。斬殺了不少僵尸。

    但是,每次都是他和文才在旁邊打下手,從來都是靠九叔。

    這次,九叔可是沒再他身邊。

    其他人都被嚇得不行,茅山明見狀不但沒有害怕,反而臉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看來,所有人都被他唬住了!

    很好。

    想要騙人,得先把人給嚇唬住才行!

    只要能吧人給唬住,那么離他們心甘情愿的掏錢,就不遠了。

    “哼!不識抬舉!既然這樣,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茅山明冷哼一聲,爾后開始念咒語,捏法訣,手中桃木劍揮了又揮。

    反正又是一頓猛如虎的操作。

    煞有其事。

    片刻后,他拿著柚子葉,往眾人身上灑了幾滴水,說道:“你們就在外面看著,外面不會有事!現在看我怎么進去收鬼!”

    爾后,他便背著桃木劍,拿著一碗糯米,大步向前,推開門進入了房間。

    緊接著,就是一副‘捉鬼’的好戲了。

    眾人在外面都看得清清楚楚。

    房間里面有一大一小兩只鬼,與茅山明展開了激烈的搏斗。

    在一番滑稽的斗法之后,雙方互有勝負,但一直沒有結果,倒是房間內的桌椅板凳被打壞了不少。

    沒過一會兒,竟然還有只小鬼直接從房間里面跑了出來,嚇得譚家眾人一陣雞飛狗跳。

    “哇靠!真的有鬼!師弟,快出手收了這只鬼!”秋生見狀也是心里有些發毛。

    張敬沒好氣地道:“這么小一只鬼,明顯沒什么道行,你怕什么?”

    秋生辯解道:“鬼不能看大小來判定道行高低啊!你看看咱們在大帥府遇見的魔嬰,還是嬰兒呢,連師父都不好對付!”

    張敬懶得聽這家伙的辯解,說道:“不慌,過一會兒再看。這只是那道士騙人的把戲。”

    果真,跑出來的小鬼,很快就鎖定了目標。

    鄉紳富豪譚百萬!

    小鬼別的人都不管,就追著譚百萬跑,一副要殺了譚百萬的樣子。

    譚百萬嚇得大喊大叫:“道長,救命啊!救命啊!”

    經過這么一出真槍實彈的騙局,譚百萬也不得不相信茅山明是真正有本事的高人,不敢小覷了。

    茅山明在房間里面不慌不忙,也不出來,只是高聲大喊道:“銀票貼在他臉上就行了!”

    譚百萬嚇得滿頭大汗,懵逼地問道:“銀票有用嗎?”

    茅山明回答:“當然有用!我不是說了嘛,銀票上的朱砂很漂亮,鬼最怕朱砂了!”

    “哦!”

    仍憑譚百萬怎么人精,怎么聰明,這種時候也發現不了端倪,趕緊從兜里掏出銀票,貼了一張在小鬼額頭上。

    “貼了多少兩啊?”茅山明問道。

    “五十兩!”譚百萬回答。

    “五十兩不夠啊,他馬上就要動了。”茅山明在屋里面說道。

    他話音剛落地,小鬼果然有張牙舞爪的繼續開始要追殺譚百萬了。

    “那要貼多少兩啊,道長!”譚百萬又驚又怒又心疼。

    “要五百兩才夠!”

    茅山明獅子大開口,同時在心里暗自冷笑,讓你剛才蔑視我,竟然只給我一塊銀元就想打發我!

    不,你這不是蔑視,你這是侮辱!

    既然敢侮辱我,那就得付出代價!

    平時一般來說,茅山明就算騙大戶人家,也不會超過一百兩。

    畢竟當騙子這種事情,也得有個底線,不能肆無忌憚,不然的話容易翻車。

    但今天譚百萬準備獅子大開口一次,讓這蔑視他的土大戶知道點厲害!

    譚百萬一聽五百兩,雖然心如刀割,萬分不舍得。但是眼小鬼就要掐住他脖子了,相比自己的小命,他還是心一狠,將五百兩給貼了上去。

    五百兩,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不過這五百兩銀子以貼上去,果真小鬼還真的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完不動了。

    錢,給到位了!

    這時,茅山明也不再里面演戲了,很快將里面的大鬼收進了傘里,走了出來。

    看著被‘定住’的小鬼,以及小鬼額頭上貼著的五百五十兩銀子,茅山眼睛里的笑容就更盛了。

    不再折騰,他將另外一把傘也拿出來,四處環顧了一圈,找到譚家的一位幾歲大的小孩子,過去笑瞇瞇地說道:“小朋友,你拿著這把傘,對準這只小鬼。我到那邊去,數一二三,你就把傘打開,知道了嗎?”

    小孩子懵懵懂懂,也不怕鬼,點頭說好。

    只見茅山明走到小鬼旁邊,數了一二三,小孩子立即聽話的打開了傘,小鬼立即就被吸進了傘里。

    至于那五百五十兩銀子,自然是被茅山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進了自己兜里。

    譚百萬一家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就這么完了?

    秋生這時候終于發現了不對勁,連忙著急地說道:“師弟,你說的沒錯,這家伙就是個騙子!是來騙錢的!”

    雖然秋生修為不高,但他好歹跟著九叔這么多年,見識自然還是有的。

    用錢定住鬼?

    你這不是搞笑嗎?錢什么時候有定身咒的效果了!

    而且,還讓小孩子幫忙撐傘收鬼,你這是玩魔術表揚雜技呢?和觀眾玩互動?

    秋生怒聲道:“師弟,我看這兩只鬼,就是這茅山明自己養的!”

    張敬有些詫異地看了眼秋生,這家伙難得聰明有眼光了一次啊!

    “你看的不錯,這兩只鬼就是此人專門養來騙錢的!”張敬笑著點了點頭。

    秋生看著茅山明做完法準備收工的樣子,有點著急了,道:“那咱們還等什么,趕緊告訴譚百萬,拆穿他啊!這家伙,可足足騙了五百五十兩銀子,比我們還狠多了!”

    張敬卻是搖搖頭,笑瞇瞇地道:“不慌。好戲沒結束,這錢他拿不走。”

    果真。

    茅山明心滿意足地說道:“好了好了,鬼已經被我收了,以后保證你們一家,再也不會被鬼搬下床!”

    譚百萬在回過神來后,先讓幾位家丁先進房間里去把剛才打斗時弄壞的桌椅板凳收拾收拾,同時也有些疑惑地問道:“道長,我怎么感覺有點不對勁啊。我們之前見過的,明明是一只女鬼。你今天收的,怎么是兩只男鬼?”

    “女鬼?”茅山明聞言一愣。

    不知道為什么,忽然他感覺心底有些發毛,下意識心虛的四處環視了一番,勉強扯出一個笑容,說道:“鬼嘛,千變萬化,一會兒男,一會兒女,也是正常……”

    結果話音剛落地,進去收拾房間的幾名家丁忽然驚恐的大喊起來:“鬼啊!有鬼!”

    片刻之后,四五名青壯男子,都像是被扔垃圾一樣扔了出來。

    茅山明見狀頓時一驚,額頭有些冷汗。

    他現在知道,這次玩鬼玩到真鬼了!

    當即轉身就想逃跑。

    但譚百萬等人怎么肯,直接幾個人把他又推進了放里面,驚恐地道:“還有鬼,麻煩道長一起收了吧!”

    茅山明想點什么都完沒機會,想推開門也推不開。

    因為外面完被譚百萬叫人給堵住了。

    這道士不把里面的鬼給收了,就不放他出來!

    “玩砸咯!”

    秋生見狀忍不住心災樂禍,本來著急的心也放松下來,施施然地道:“師弟,咱們先別急著出手啊!等這騙子在里面好好被收拾一頓,讓他漲點教訓,知道后悔,咱們再進去!”

    張敬無語的看了秋生一眼。

    這家伙,竟然還開始指揮起來了。

    好像他有本事親自去收鬼一樣!

    不過說的倒也不錯,現在別急著出手。等茅山明在里面被收拾了一頓,再出手也不遲。

    沒有等太久。

    房間里面很快就傳來打斗聲音。

    這里面的鬼數量不少,而且道行也還不算弱,至少不是茅山明和他養的大寶、小寶兩只鬼能比的,很快就被壓著狠狠收拾了一頓,慘叫聲不斷。

    “差不多了。”

    張敬見狀,對譚百萬道:“譚老板,我看剛才那位道友是收拾不了你們家這鬼了。”

    譚百萬也能分清楚形勢,連忙轉頭驚恐地對張敬說道:“還請張公子親自出馬,幫我們一家除了這厲鬼,還我一家安寧吧!只要張公子能幫這個忙,多少錢也愿意!”

    張敬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你叫手下把門打開,我進去看看情況再說吧。”

    譚百萬聞言,趕緊讓人把反鎖的門打開。

    張敬走了進去,秋生連忙跟在后面。

    秋生忍不住低聲說道:“師弟,你為什么不先跟譚百萬談好價錢再出手啊?你該不會這次又想像當初在蓮香樓一樣,賀老板給錢你也不收吧?”

    上次在蓮香樓,幫已經死去的賀老板驅鬼,結果賀老板要給一百兩銀子作為報酬,張敬卻只收了二十兩。

    這件事讓秋生心有余悸。

    生怕這次張敬又像他師傅一樣迂腐,有時候明明可以大賺一筆,卻不肯。

    張敬笑了笑,淡淡地道:“既然咱們都單獨出來賺錢了,錢肯定是要收的。不過,那茅山明身上就有五百五十兩銀子,你覺得這還不夠嗎?”

    秋生聞言眼神一亮,連忙嘿嘿笑了一聲:“也是。五百五十兩銀子,夠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期货配资公司合法吗 江西股票融资 乐清期货配资 短线黑马股票推荐 最近股票推荐 国内十大期货配资公司 国立股票行情 杭钢股票 亿融配资 期货配资非法经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