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160.第141章 一顿操作猛如虎

作者:白袍飞扬 |字数:11188

人气小说:民国谍影透视小邪医都市极品医神黄泉杂货铺神医凰后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修仙赘婿归来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虽?#24187;?#23665;明自称自己是少数有真本事的道士,但不仅张敬不相信。

    就算是这次的雇主谭百万,其实也并不怎么相信。

    这种游方道士,也不是说一定就没有真本事。

    有时候?#34892;?#20462;为实力深不可测的高人,?#19981;?#38386;来无事游览天下,偶尔做一做游方道士。路见?#34892;?#31071;作恶,便随手除掉。

    但是,这种高人游方道士太少太少了。

    别说十个中没有一个,就算一百个里面都难?#26434;?#21040;一个!

    就像谭百万这几日招来的多个游方道士,就是江湖神棍,骗吃骗喝的。

    所以他对茅山明,也不看好。

    他?#24598;?#24471;听茅山明多说废话,直接从?#36947;?#25487;出厚厚的一叠银票来,看样子是要准备先付钱了。

    看见这厚厚的一叠大额银票,茅山明顿时眼神就直了,眼神发亮地道:“哇,这银票……上的朱砂好漂亮啊!”

    这人显然是见钱眼开,但是却?#39038;?#26377;点自控能力,很快?#20174;?#36807;来,不能丢了自己茅山高人的人设,于是连忙改口说成银票上的朱砂好漂亮。

    张敬旁边的秋生,见状也是眼睛里直放光,抓着张敬的手臂,激动道:“师弟,看到没,看到没!这谭百万多有钱啊!要是他随便抽张银票给我们,我们就发了!”

    张敬摇了摇头,这银子可没那么好赚。

    这位谭百万乡绅虽然有钱,但又不是傻子,特别是在?#40644;?#36807;好几次之后,他可不会轻易?#36879;?#20986;高价格。

    果真,谭百万掏出来的银票厚厚一叠,其中不乏五十两、一百两的大额银票。

    但最终却是只从中间拿了一个银元给茅山明。

    这个时代,银子和银元都是硬通货币,都能使用。

    一块银元,相当于就是一两银子。

    谭百万笑呵呵地将硬币递给茅山明,说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茅山明见状气得不?#23567;?br />
    他还以为这位土财主会出手大方,随便?#36879;?#20182;个几十两银子呢,结果就一块大洋!

    简直欺人太甚!

    打发叫花子呢?

    这是在蔑视我!

    然后……

    茅山明乖乖的将一块银元接了过来,放进?#36947;鎩?br />
    虽然给一块银元有?#24187;?#35270;的嫌疑。

    但是有得?#24187;?#35270;,总比连?#24187;?#35270;的机会都没有强!

    一块银元,也是钱啊!

    也可以吃好几顿好饭菜了!

    要是?#24187;?#35270;一次就能转一块银元,那我宁愿每天都?#24187;?#35270;……一万次!!

    而?#25671;?br />
    茅山明眼神中闪过一抹笑容。

    真以为一块银元就能把我打发吗?太天真了!

    既然你这铁公鸡这么小气,一毛不拔,那?#28982;?#20799;就别怪我狮子大开口了!

    很快,茅山明收下银元之后,将身体青色的长袍脱下来,然后反面一穿,顿?#26412;?#25104;了一件背上有着阴阳鱼的黄色道袍。

    再带上九梁巾帽子,便开始做法了。

    “先礼而后兵,你给我仔细听!”茅山明抓起一把白色纸钱往天空一洒,念起了起语。

    听到这里,秋生都不由得好笑的问道说道:“为什么这人,说?#30333;?#26159;会很押韵,像是顺口溜一样啊?他这是作诗呢?”

    张敬也是觉得好笑,道:“这样估计会让人觉得他更高深莫测吧。”

    “切!”秋生撇了撇嘴,说道:“我现在也觉得他就是个骗子了!”

    没在乎别人怎么想,茅山明继续一本正经地念念有词:“在下茅山明,受谭百万之托,今日清理门户!”

    一边念,一边拿出红线、钉子、铜钱、符箓等道具,开始了一顿花里胡哨的操作。

    猛如虎!

    “擎天一柱穿金钱,灵符一道镇?#20197;埃 ?br />
    弄好之后,茅山明纵身一跃,跳上了案台,将?#31181;?#30340;钉子猛地一扔,钉子带着铜钱?#22836;?#31635;,插在了房梁上。

    “嘿,行了!”

    茅山明点?#35828;?#22836;,跳下案台。

    他?#26434;?#33258;己这一套行云流水、没有出任何差错的动作戏很满意。

    要知道为了出来骗钱,他这一套动作可是练了不下百次,为此在家里把桌子都?#28982;?#20102;好几张,自己好几次还?#20976;?#20260;,有次腿都差点摔断了!

    台下一?#31181;櫻?#21488;下十年功!

    说的大致就是他这种行为了。

    相当有敬业精神!

    这年头当骗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混口饭吃不容易,世道艰难啊!

    但秋生见状,却是忍不住再次吐槽:“师弟,他为什么要跳上案台扔钉?#24433;。?#22312;下面扔不一样?这案台也不结实,他就不怕摔断腿吗?”

    这次秋生说话?#34892;?#22823;声,茅山明恰?#29467;?#22312;了耳朵里,差点没?#22871;?#30772;口大骂。

    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懂个屁!

    懒得跟年轻人一般见识,茅山明继续做法,将案台上的两把伞拿起来,念道:“人间补品,惊风伞!阴间珍品,油纸伞!?#36879;?#20320;吧!”

    说完后,‘唰’的一下就将两把伞扔进了大厅里。

    似乎这么做,是想让房间里面的鬼识趣,乖乖自己离开。

    可惜,扔进去之后没有任何的?#20174;Γ?#19968;点变化也没?#23567;?br />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低头?#25509;錚骸?#24590;么回事?怎么一点动静也没?#37034;。俊?br />
    秋生也是笑得乐不可支,说道:“办砸了!”

    张敬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正式开始呢。”

    果真,只见茅山明?#26434;?#20247;人的窃窃?#25509;?#20063;没有慌张,更没有?#25307;?#25104;怒,而是抄起案台上的桃木剑,继续一本正经地道:“哎哟呵,我纸钱付过,?#27809;?#35828;过。你再不认错,我打得你不好过!”

    结果话一说完,所有空无一人的房里,两把伞忽然被扔了出来,尔后所有的房门都自动关闭了。

    这一幕,吓得众人都一阵心惊胆战。

    果真有鬼!

    刚才还在说笑的秋生,也面色一紧,下意识的往张敬身边靠了靠,身子贴着张敬说道:“师弟,真的有鬼!”

    “有鬼又怎么了,跟着师叔这么多年,你见的鬼还少吗?”张敬没好气地说道。“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挽住我的手臂,帖我这么紧啊。”

    秋生闻?#22312;?#35754;地笑了笑,松开了张敬的手臂。

    这些年来,他和文才跟着九叔,的确是除了不知道多少厉鬼。斩杀了不少僵尸。

    但是,每次都是他和文才在旁边打下手,从来都是靠九叔。

    这次,九叔可是没再他身边。

    其他人都被吓得不行,茅山明见状不但没有害怕,反而?#25104;下?#20986;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看来,所有人都?#20976;?#21804;住了!

    很好。

    想要骗人,得先把人给吓唬住才行!

    只要能吧人给唬住,那么离他们心?#26159;?#24895;的掏钱,就不?#35835;恕?br />
    “哼!不识抬举!既然这样,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茅山明冷哼一声,尔后开始念咒语,捏法诀,?#31181;?#26691;木剑挥了又挥。

    反正又是一顿猛如虎的操作。

    煞有其事。

    片刻后,他拿着柚子叶,往众人身?#20808;?#20102;几滴水,说道:“你们就在外面看着,外面不会有事!现在看我怎么进去收鬼!”

    尔后,他便背着桃木剑,拿着一碗糯米,大步向前,推开门进入了房间。

    紧接着,就是一副‘捉鬼’的好戏了。

    众人在外面都看得清清楚楚。

    房间里面有一大一小两?#36824;恚?#19982;茅山明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在一番滑稽的斗法之后,双方互有胜负,但一直没有结果,倒是房间内的桌椅板?#26102;?#25171;坏了不少。

    没过一会儿,竟然还有只小鬼直接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吓得谭家众人一阵鸡飞狗跳。

    “哇靠!真的有鬼!师弟,快出手收了这?#36824;恚 ?#31179;生见状也是心里?#34892;?#21457;毛。

    张敬没好气地道:“这么小一?#36824;恚?#26126;显没什么道行,你怕什么?”

    秋生辩解道:“鬼不能看大小来判定道行高低啊!你看看咱们在大帅府遇见的魔婴,还是婴儿呢,连师父都不好对付!”

    张敬懒得听这?#19968;?#30340;辩解,说道:“不慌,过一会儿再看。这只是那道?#31185;?#20154;的把戏。”

    果真,跑出来的小鬼,很快就锁定了目标。

    乡绅富豪谭百万!

    小鬼别的人都不管,就追着谭百万跑,一副要杀了谭百万的样子。

    谭百万吓?#20040;?#21898;大叫:“道长,?#35753;?#21834;!?#35753;?#21834;!”

    经过这么一出真枪实弹的骗局,谭百万也不得不相信茅山明是真正有本事的高人,不敢小觑了。

    茅山明在房间里面不慌?#24187;Γ?#20063;不出来,只是高声大喊道:“银票贴在他脸上就行了!”

    谭百万吓得满头大汗,懵逼地问道:“银票有用吗?”

    茅山明回答:“当然有用!我不是说了嘛,银票上的朱砂很漂亮,鬼最怕朱砂了!”

    “哦!”

    ?#20113;?#35885;百万怎么人精,怎么聪明,这种时候也发现不了端倪,赶紧从?#36947;?#25487;出银票,贴了一张在小鬼额?#39134;稀?br />
    “贴了多少两啊?”茅山明问道。

    “五十两!”谭百万回答。

    “五十两不?#35805;。?#20182;马上就要动了。”茅山明在屋里面说道。

    他话音?#31456;?#22320;,小鬼果然有张牙舞爪的继续开始要?#39134;?#35885;百万了。

    “那要贴多少两啊,道长!”谭百万又惊又怒?#20013;?#30140;。

    “要五百两才?#21804; ?br />
    茅山明狮子大开口,同时在心里暗自冷笑,让你刚才蔑视我,竟然只给我一块银元就想打发我!

    不,你这不是蔑视,你这是侮辱!

    既然?#26885;?#36785;我,那就得付出代价!

    平时一般来说,茅山明就算骗大户人家,也不会超过一百两。

    毕竟当骗子这种事情,也得有个底线,不能肆无?#20667;?#19981;然的话容易翻车。

    但今天谭百万准备狮子大开口一次,让这蔑视他的土大户知道点厉害!

    谭百万一听五百两,虽然心如刀割,万分不舍得。但是眼小鬼就要掐住他脖子了,相比自己的小命,他还是心一狠,将五百两给贴了?#20808;ァ?br />
    五百两,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不过这五百两银子以贴?#20808;ィ?#26524;真小鬼还真的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完不动了。

    钱,给到位了!

    这时,茅山明也不再里面演戏了,很快将里面的大鬼收进了伞里,走了出来。

    看着被‘定住’的小鬼,以及小鬼额?#39134;?#36148;着的五百五十两银子,茅山眼睛里的笑容就更盛了。

    不再折腾,他将另外一把伞也拿出来,四处环顾了一圈,找到谭家的一位几岁大的小孩子,过去笑眯眯地说道:“小朋友,你拿着这把伞,对准这只小鬼。我到那边去,数一二三,你就把伞打开,知道了吗?”

    小孩子懵懵懂懂,也不怕鬼,点头说好。

    只见茅山明走到小鬼旁边,数了一二三,小孩子立即听话的打开了伞,小鬼立即就被吸进了伞里。

    至于那五百五十两银子,自然是?#24187;?#23665;明以迅雷不?#25226;?#32819;之势,收进了自己?#36947;鎩?br />
    谭百万一家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这么完了?

    秋生这时候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连忙?#20598;?#22320;说道:“师弟,你说的没错,这?#19968;?#23601;是个骗子!是来骗钱的!”

    虽然秋生修为不高,但他?#20040;?#36319;着九叔这么多年,见识自然还是有的。

    用钱定住鬼?

    你这不是搞笑吗?钱什么时候有定身咒的效果了!

    而且,还让小孩?#24433;?#24537;撑伞收鬼,你这是玩魔术表扬杂技呢?和观众玩互动?

    秋生怒声道:“师弟,我看这两?#36824;恚?#23601;是这茅山明自己养的!”

    张敬?#34892;?#35815;异地看了眼秋生,这?#19968;?#38590;?#20040;?#26126;有眼光了一次啊!

    “你看的不错,这两?#36824;?#23601;是此人专门养来骗钱的!”张敬笑着点?#35828;?#22836;。

    秋生看着茅山明做完法准备收工的样子,有点?#20598;?#20102;,道:“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告诉谭百万,拆穿他啊!这?#19968;錚?#21487;足足骗了五百五十两银子,比我们还狠多了!”

    张敬却是摇摇头,笑眯眯地道:“不慌。好戏没结束,这钱他拿不走。”

    果真。

    茅山明心满意足地说道:“好了好了,鬼已经被我收了,以后保证你们一家,再也不会?#36824;?#25644;下床!”

    谭百万在回过神来后,先让几位家丁先进房间里去把刚才打斗时弄坏的桌椅板凳收拾收拾,同时也?#34892;?#30097;惑地问道:“道长,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我们之前见过的,明明是一只女鬼。你今天收的,怎么是两只男鬼?”

    “女鬼?”茅山明闻言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忽?#20976;?#24863;觉心?#23376;行?#21457;毛,下意识心虚的四处环视了一番,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说道:“鬼嘛,千变万化,一会儿男,一会儿女,也是正常……”

    结果话音?#31456;?#22320;,进去收拾房间的几名家丁忽然惊恐的大喊起来:“鬼啊!有鬼!”

    片刻之后,四五名青壮男子,都像是被扔垃圾一样扔了出来。

    茅山明见状顿时一惊,额头?#34892;?#20919;汗。

    他现在知道,这次玩鬼玩到真鬼了!

    当即转身就想逃跑。

    但谭百万等人怎么肯,直接几个人把他又推进了放里面,惊恐地道:“还有鬼,麻烦道长一起收了吧!”

    茅山明想点什么都完没机会,想推开门也推不开。

    因为外面完被谭百万叫人给堵住了。

    这道士不把里面的鬼给收了,就不放他出来!

    “玩砸咯!”

    秋生见状忍不住心灾?#21482;觶?#26412;来?#20598;?#30340;心也放松下来,施施然地道:“师弟,咱们先别急着出手啊!等这骗子在里面好好被收拾一顿,让他涨点教训,知道后悔,咱们再进去!”

    张敬无语的看了秋生一眼。

    这?#19968;錚?#31455;然还开始指挥起来了。

    好像他有本事亲自去收鬼一样!

    不过说的倒也不错,现在别急着出手。等茅山明在里面被收拾了一顿,再出手也不迟。

    没有等太久。

    房间里面很快就传来打?#39134;?#38899;。

    这里面的鬼数量不少,而且道行?#19981;共凰?#24369;,至少不是茅山明和他养的大宝、小宝两?#36824;?#33021;比的,很快就被压着狠狠收拾了一顿,?#21307;?#22768;不断。

    “差不多了。”

    张敬见状,对谭百万道:“谭老板,我看刚才那位道友是收拾不了你们家这鬼了。”

    谭百万也能分清楚?#38382;疲?#36830;忙转头惊恐地对张敬说道:“还请张公子亲自出马,帮我们一?#39029;?#20102;这厉鬼,还我一家安宁吧!只要张公子能帮这个忙,多少钱也愿意!”

    张敬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你叫手下把门打开,我进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谭百万闻言,赶紧让人把反锁的门打开。

    张敬走了进去,秋生连忙跟在后面。

    秋生忍不住低声说道:“师弟,你为什么不先跟谭百万谈好价钱再出手啊?你该不会这次又想像当初在莲?#25077;?#19968;样,贺老板给钱你也不收吧?”

    上次在莲?#25077;ィ?#24110;已经死去的贺老板驱鬼,结果贺老板要给一百两银子作为报酬,张敬却只收了二十两。

    这件事让秋生心有余悸。

    生怕这次张敬又像他师傅一样迂腐,有时候明明可以大赚一笔,却不肯。

    张敬笑了笑,淡淡地道:“既然咱们都单独出来赚钱了,钱肯定是要收的。不过,那茅山明身上就有五百五十两银子,你觉得这还不够吗?”

    秋生闻言眼神一亮,连忙嘿嘿笑了一声:“也是。五百五十两银子,够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