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133章 魔婴出体,斩杀魔仆!

作者:白袍飞扬 |字数:11612

人气小说:民国谍影透视小邪医都市极品医神黄泉杂货铺神医凰后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修仙赘婿归来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九叔和蔗姑在来来客栈,正在就‘如何正确的对付魔婴’一事,进行了充分的交流和激烈的讨论。

    忽然,门外敲门声响起。

    九叔吓了一跳,赶紧用被?#24433;?#33258;己裹起来,神色慌乱,?#34892;?#19981;知所措。

    就犹如偷情被抓个正着的小媳妇一样。

    倒是蔗姑大大方方,在九叔的脸上抹了一把,嘿嘿的得意笑了两声,对着外面大声问道:“谁啊!”

    “师姑,是我们。文才和秋生!”

    秋生在门外回答。

    两人都极力忍着笑意。

    听到是自?#21644;?#24351;找上门来了,九叔更是惊慌,脸都红了,抓着蔗姑的手臂问道:“怎?#31383;歟?#24590;?#31383;歟俊?br />
    被自己两个徒弟在门口堵个正着,九叔感觉自己真的没脸见人了。

    以后他还怎?#31383;?#20986;师傅的架子?

    蔗姑却是淡定从容,拍了拍九叔的手安慰道:“相公不用慌,此事早晚要被文才和秋生知晓,早一点晚一点,都无所谓。”

    说完后,蔗姑又对外喊道:“你们两个臭小子,这么晚了,跑到这里来干嘛?”

    文才和秋生压制住笑意,问道:“师姑,我师父在你这里吗?”

    蔗姑依然不慌,稳得很,反而直接很大方的承认道:“你师父在我这里,我们要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九叔闻言想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又急又气,只能将被?#24433;?#33041;袋也盖住,不想见人,做一只鸵鸟。

    “噗嗤……”

    文才和秋生在门外,这下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过两人连忙又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勉?#24656;?#20303;笑意,秋生继续道:“师傅,师姑,你们别睡了。我们是来找你们有正事的!”

    “有什么正事非得现在说,明天说不行啊!”蔗姑一边拉被子,想让九叔露出头来,一边不满意地道。

    秋生无奈道:“很着急的事情,是张敬师弟让我们过来找你们的。张敬师弟说,今晚魔仆会离开大帅府,是行动的最好?#34987;?#35753;你们赶紧去大帅府?#24613;?#34892;动。”

    哗!

    闻言,蔗姑不拉被子了,九叔也不害羞了,主动从被子里转了出来。

    魔仆离开大帅府了?

    这可是他们这些天来一直梦?#20081;?#27714;的机会啊,竟然真的等到了!

    “你们两人在外面等等,我马上出来!?#26412;?#21460;也顾不得丢脸不丢脸了,赶紧从床?#21523;?#36215;来开始穿衣服。

    其他事情都可以暂?#34987;?#32531;,唯独这件事不行!

    好不容易才等到魔仆离开了大帅府,离开了莲妹身边,他们要是不抓住这机会将魔婴引出来,?#25970;?#21518;面恐怕就没机会了!

    九叔穿衣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穿着整齐地打开了房门,让文才和秋生两人进了房。

    进房后,文才和秋生两人的阳神就贼兮兮的四处观察打量着,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嘿嘿笑着问道:“师傅,师姑,你们两人……睡在一张床呢?”

    “你们两个臭小子还要管你师父??#26412;?#21460;冷着脸喝问道,努力摆出一副严肃、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虽然心里很发虚。

    “不敢管,不敢管……”两人连忙摇头,很听话的样子,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掩饰不住。

    九叔忍不住老脸一红,但现在也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沉声问道:“刚才所说可是真的?魔仆离开大帅府了?”

    文才点?#35828;?#22836;,说道:“是的。张敬师弟是这么说的,他让我们马上赶过来通知师?#30340;?#21644;师姑。”

    “好!?#26412;?#21460;眼神一凛,转过身对蔗姑道:“师妹,你?#24613;?#22909;了没?”

    “放心吧,相公!我早?#24613;?#22909;了!只要魔仆不在,我保证把魔婴吸引出来!”蔗姑保证道。

    相公?

    文才和秋生闻言面面相觑。

    事情,?#20154;?#20204;两人想象中的进展得还要更快啊!

    “咳咳……?#26412;?#21460;也没有去纠正这个称呼,连忙?#20154;?#20102;一声?#30333;?#33509;无其事的样子,当即说道:“我先回大帅府看看情况如何,魔仆是否真的离开了大帅府。文才和秋生,你们两人跟着你们师姑,将需要用到的东西都搬到大帅府来!”

    说完,九叔便匆?#20381;?#24320;了房间。

    也不知道是因为心虚害怕,还是因为着急。

    来来客栈距离大帅府并不远,没几?#31181;?#21518;九叔就率先回到了大帅府。翻墙越壁,九叔身手矫捷,很快就来到了米琪莲的房间外,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发?#27490;?#30495;不见魔仆踪影,只有米琪莲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

    至于没看见张敬的身影,九叔也大致猜到了,估计自己这位师侄应该是跟着魔仆离开了大帅府,正在暗中监视着。

    如此一来,就更稳妥了!

    至于张敬的安危,九叔是完全不担心的。

    一个魔仆,要是能对把千年飞僵都斩杀的张敬带来威胁,那才是个笑?#21834;?br />
    确定了情况后,九叔连忙撤退了出去。

    得赶紧行动了。

    这时候蔗姑也骑着她的三轮?#25285;?#26469;到了大帅府外面,找了个空旷又僻静的地方,开始摆弄她带来的诸多吸引魔婴的玩具。

    文才和秋生也跟着,一边帮忙布置东西,一边纳闷地道:“师姑,你这是?#24613;?#20570;什?#31383;。?#35201;唱戏吗?”

    蔗姑简单解?#20599;潰骸?#20320;们师父的老情人肚子里怀的是一个魔婴,要是它出世后,你们师?#36947;?#24773;人就得?#38391;ā?#25152;以我现在得把魔婴引出来,除掉它!”

    提起米琪莲,就算现在蔗姑心里?#19981;?#26377;点打翻醋坛子,会酸溜溜的。

    没有哪个女人不会在乎自己男人的前?#21361;?br />
    不过蔗姑现在倒也没有之前?#25970;?#20171;意和吃醋了,毕竟现在九叔已经成为了她的人,之前的那些妖艳贱货,都已经是过往。

    不重要啦!

    “咳咳……?#26412;?#21460;从后面走过来,正好听见蔗姑说他和米琪莲,不由得再次老脸一红。

    “相公,你来啦?”蔗姑当即转过身,像是什么都没说一样,问道:“情况怎么样?魔仆离开了吗?”

    九叔现在已经是认命了,?#24598;?#24471;跟蔗姑一般见识,点头道:“魔仆已经离开大帅府,咱们抓紧时间,马上行动。”说罢,他又转头看着文才和秋生,吩咐道:“你们两个马上回大帅府,等魔婴被吸引出来后,你们守在莲妹房间外面,防?#39038;?#20877;回去!”

    “是!”文才和秋生领命。

    听到大帅夫人肚子里怀的竟然是魔婴,二人也不敢嬉皮笑脸了。

    魔婴有多危险,他们也是很清楚的。

    “莲妹,哼,真是亲热……”蔗姑嘟了嘟嘴,?#26434;?#20061;叔这个称呼有点不满意。但还是转过身继续忙活去了。

    不一会儿,所有场景就搭建完毕。

    秋千、跷跷板、滑梯,一应俱全,就犹如一个儿童游乐园一般。

    这些道具都是纸做的,犹如烧给死人的花轿子一样,都是供给灵婴玩耍的。

    搭建完毕,蔗姑将带来的十几个灵婴通通放了出来,顿?#34987;?#22768;笑语响?#39038;?#21608;,十分喧哗,在寂静的夜里传递很远,旁边大帅府自然听得很清楚。

    当然,因为灵婴都是魂体,所以这些嬉笑声只有有法力之人,或者是鬼魂才能听到,

    普通人,是听不到的。

    “就看这灵婴出来不出来了。”

    蔗姑拍了拍手,搞定一切后,就和九叔躲进了一个舞狮子下面,两人配合着舞狮子,与灵婴玩闹抢球起来。

    儿童欢快的笑声传递开,米琪莲此时喝完安胎药,正在睡觉。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肚子此时有了异动。

    只见一阵光芒闪过,从她的肚子里面,缓?#22909;?#20986;了一道儿童的幻影。

    只是这道幻影和普通小孩子不同,浑身呈现出一种暗黑色,脸上表情十分凶恶,戾气十足。

    魔婴离开肚子之后,听着外面不断出来的儿童欢笑游乐声音,皱了皱眉,眼神中浮现出一抹犹豫,似乎在考虑自己是否要不要离开母体。

    不过,没有魔仆的克制,魔婴虽然邪恶无比,但在智商方面却终归?#34892;?#23567;孩子心性,所以没能忍住内心的好奇心,最终完全脱离了母体,化作一道光芒,朝着笑声传来的地方飞遁而去。

    “来了!”

    正在舞狮的九叔与蔗姑,见状顿时眼睛一亮,但却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依然舞着狮子,与十几名灵婴嬉笑玩闹着。

    “吼!”

    魔婴刚一落下,就对着玩闹的灵婴怒吼一声,身上魔焰升腾,气息邪恶无比,给人极大的威压,顿时将十几名灵婴吓得赶紧落荒而逃,纷纷逃回了盛装他们的泥人内,不?#20197;?#20882;头。

    ?#25490;?#20102;灵婴,魔婴这才收起了自己的恐怖本相,冷笑着看了一眼眼前的舞狮。

    它要一个人独霸!一个人玩!

    不过它玩可和一般的小孩子玩不同,内心充满戾气与暴力情绪的它,是个顶配版的‘熊孩子’,所以玩也是暴力的玩法!

    ?#26412;?#21460;和蔗姑试着将一个绣球扔给魔婴,想跟它互动卸下它防?#24863;?#26102;,哪知道魔婴直接一拳,将绣球给打爆了!

    蔗姑一愣,又扔了一个木马过去。

    砰!

    木马被魔婴接住之后,?#20599;?#25749;拉一扯,木马也?#20976;?#25199;成为两半。

    “靠!”

    蔗姑有点生气了,但九叔拉住了她,没让她轻举妄动。

    这魔婴现在?#22993;?#26377;靠近他们,显然还?#34892;?#35880;慎,没有彻底放下防?#24863;摹?#35201;是贸然出手,吓得魔婴掉头就走,他?#25970;?#26377;绝对的把握能够将其抓住。

    果真,在‘狮子’又不停的朝着魔婴扔了好几个玩具,都?#20976;?#20840;?#20811;?#27585;。

    终于当熊孩子玩得?#34892;?#35273;得没意思了,顿时冷笑声后,纵身一跃,跳到了狮子身上,?#24613;?#23558;眼前这个狮子也给拆了!

    “就是这时候!”

    狮子下方的九叔和蔗姑见状相视一眼,不用说话,两人便默契十足的将狮子脑袋扔开,从下方显露出了身形。同时将舞狮子的?#35745;?#24448;中间一裹,顿时将魔婴裹在了里面!

    ?#35745;?#19979;方,还画有道符,对付邪祟有着奇效。

    盖在魔婴身上,顿时让它痛苦难?#20572;?#20869;心惊恐交加,凄厉的尖叫起来。

    它就算智商不高,但现在也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些人,是要来抓它的!

    它想赶紧回到母体里面去。

    所以它尖叫着给自己的魔仆发出信号,让其赶紧来解救自己。

    “呜呜呜……”

    如泣似诉的声音,穿透力极强,余音袅袅不绝。

    此时女魔仆,正在远处的小溪里面,疯狂的蹂躏着王大帅。

    或许是受到了魔婴的影响,魔仆内心中也充满了暴虐和毁灭的戾气,说是让王大帅上她,其实完全就是她在上王大帅。

    动作大开大合,粗狂奔放,小溪水花四溅,一浪高过一浪。

    至于,王大帅现在哭都哭不出来。

    他感觉自己快要被玩坏了!

    身体各个部位都要被玩坏了!

    天知道,这个他曾经眼中的美人儿,会如此的彪悍与凶?#20572;?#20182;连招架之力都没?#23567;?br />
    就在王大帅以为自己恐?#20081;?#21629;丧黄泉,硬生生被压榨干的时候,忽然玩得兴起的女魔仆,脸色大变。

    她眼神?#26032;?#20986;惊慌之色,主人在求救!

    有人想害主人!

    于是她再也顾不得王大帅,无情的把当大帅推开,纵身一跃就到了岸边,要着急的朝着她主人奔去。

    ?#19978;В?#26089;已经在岸边草丛里蹲伏了半天的张敬,这时候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露面了,站在女魔仆身前拦住了去路,笑眯眯地问道:“美人儿,你要去哪里啊?”

    说着,张敬眼神余光瞥了一眼水里。

    王大帅该不会被这女人玩死了吧?

    不过还好。

    很快水力扑腾起了几朵水花,王大帅的脑袋露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虽然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但总算?#22993;凰饋?br />
    “给我滚开!”

    魔仆怒吼一声,?#26434;?#25318;路的张敬完全没放在眼里,犹如一只发疯的猛虎,?#20599;?#21128;出一掌,势大力沉,而且速度快到了极致,犹如鬼魅。

    张敬脚踩三步丁罡,也轰出了一拳,用来抵挡这来势汹汹的一掌。

    砰!

    张敬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整条手臂都?#34892;?#21457;吗,被轰得倒退了好几步。

    “力量这么大?”张敬皱了皱眉,略微?#34892;?#24778;讶,他现在修为跨入一流术士后期,肉身被洗涤过多?#21361;?#24050;经?#20976;?#24369;了。

    没想到依然抵不过这魔仆。

    不过,张敬也从来都不是以肉身著称的。

    他刚才之所以没有动用七星宝剑,不过是想看看这魔仆究竟是什么样的状况,现在究?#39038;?#26159;人还是鬼。

    如果是人,她只是被魔婴暂时控制住了,解决了魔婴,?#25970;?#36825;个女人自然也就会恢复清醒,重新变回她原来的样子。

    就像之前任家镇保安队队长常威,被那幕后黑手控制时一样。

    如此一来,张敬自然就不用杀她。

    毕竟这个女人张敬相信她本来应该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还想着去道观请灵婴做好事,积阴德。

    她现在这副模样,与她自己本身无关,完全是魔婴所为罢了。

    但通过刚才的一掌,张敬发现这女人已经不是简单被魔婴控制了?#25970;?#31616;单。

    如果她只是简单被控制住,肉身力量不可能?#20154;?#19968;个一流术士还要强大!

    此人,几乎是已经完全被魔气洗涤了一遍,连魂魄都已经被魔气所玷污浸染,彻底黑化了。

    就算魔婴被杀,她也不可能恢复清醒,依然会是这副穷凶极恶,心中戾气滔天的模样。

    所以,她是没救了。

    她现在的状态,更像是当初的?#38706;?#29399;,几乎已经成为了魔婴的一个分身,沉底沉沦!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解脱吧。”

    张敬没有再手下留情,七星大宝剑已经握在了?#31181;小?#26025;妖诀悄然运转,剑身顿时变通红。

    女魔仆或许感应到了来自张敬的威胁,那发红的七?#22681;?#20063;让她被魔气玷污浸染的灵魂赶到深深的恐惧与颤栗。

    但是她没有选择后退,更没有选择逃跑。

    而是身上的气焰也施展到了极致,长发无风自动,犹如女魔头一般,主动朝着张敬冲了过去!

    被魔婴控制住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自我思想了。

    不顾一切,她也要去?#20154;?#30340;主人!

    只要主人能活,她就算死也是死得其所!

    “给我让开!”女魔仆怒吼一声,双掌又要朝着张敬劈去。

    ?#19978;?#36825;次的张敬没有再与她硬接。

    ?#31181;心?#30528;剑诀,身形和七?#22681;?#25918;佛融为一体。

    只见一道红色剑光闪过,张?#20174;?#22899;魔仆错身交叉而过,在几?#33258;?#21518;纷纷停下脚步。

    噗嗤……

    张敬站在原地没有动,而女魔仆的脖子处,却有一道红线慢慢裂开,而后鲜血喷洒而出。只是这魔仆的鲜血,已经和普通的人红色不同,而是偏向于黑色,犹如腐烂,还带着一股恶臭味,?#36335;?#27515;了很久的人。

    女魔仆眼神中依?#24187;?#26377;害怕与痛苦,有的只是焦急与担忧。因为她没有能够去解救自己的小主人,也不知道自己小主人情况究竟如何了。

    张敬回过头,看了一眼女魔仆的尸体,叹了口气。

    这女人,其实只是一个?#21981;?#20154;罢了。

    命?#20284;嗖摇?br />
    现在的她,早已经不是原来的她。

    杀了她,的确犹如张敬所说的那般,对她来说未尝不是解脱。

    而张敬自己,也不会?#34892;?#37324;负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24717;?#22238;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