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128章 爸,我是你兒子啊!(萬更求訂閱!)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14394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天色將黑。

    祠堂里。

    “好了,天黑了。”王大帥看了下懷表,又看了下外面的天色,吩咐道:“衛兵,你們都出去吧!不過我告訴你們,今天晚上如果我先走出這扇門,那么就天下太平。但是……”

    王大帥指了指九叔和文才秋生三人,繼續說道:“但是,如果是他們三個家伙先出來,就通通格殺勿論!聽明白了嗎?”

    “是!明白了!”

    十幾名手持長槍的衛兵齊齊敬禮回答。

    九叔三人聞言,臉上表情都變了變。

    文才和秋生有些害怕,九叔則是很不爽地看了王大帥一眼,心里嘀咕這個混蛋這么多年過去,還是這般喜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王大帥這道命令的意思很明顯。

    他就是害怕在祠堂里,關上門后九叔等人要害他。

    到時候如果他不能活著出去,那么就要九叔師徒三人為他陪葬!

    當然,就算九叔他們不想害他,但是如果對他保護不力,讓他出現了意外,九叔師徒三人也要為他陪葬!

    反正就是要逼著九叔好好保證他安全,就對了。

    至于王大帥為何要讓手下士兵出去,不留在祠堂直接保護他,原因也很簡單。

    因為他其實還是有些相信九叔所說的話,他老爹已經變成了僵尸。

    而變成僵尸這種靈異事件,王大帥覺得還是不讓自己手下知道的好,否則容易引起騷亂。

    所以說。

    雖然在九叔心里,王大帥就是一個草包,只會哄女孩子歡心,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會。但其實這就是九叔對情敵的污蔑。

    王大龍,豈能真的是個什么都不會的草包?

    要是真的這樣,他不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這種地位,成為掌權一方的大帥!

    此人,顯然是有些真本事,腦瓜子也很聰明的。

    王大帥擺了擺手,對衛兵說道:“好了!你們出去吧!”

    很快。

    十幾名衛兵紛紛退出祠堂,把門關上。

    但哪知道剛關上門,九叔忽然肚子疼了起來,因為中午第一次吃日料刺身,胃不習慣,要拉肚子了。

    九叔捂著肚子,雙腿緊緊夾著屁股,問王大帥:“廁所在哪里啊?”

    王大龍指了指一邊的門口,笑瞇瞇地說道:“外面……”

    九叔連忙打開門,朝著外面跑出去。

    結果剛跑出去,外面士兵看見是他,而不是王大帥,毫不猶豫的就執行命令,開始開槍警告,一圈子彈打在九叔腳下,嚇得九叔差點沒能忍住拉了褲……

    文才和秋生聽到槍聲也是嚇了一跳,趕緊過來,關心的問道:“師傅,你沒事吧?”

    王大帥則是笑得很開心,哈哈道:“你出去呀!”

    九叔一只手捂著肚子,一只手指著王大帥,咬牙切齒地道:“好小子,你有種!你給我等著……”

    話還沒說完,肚子的疼痛讓他沒辦法多說話,眼神一轉看見旁邊竟然有一個夜壺,當即顧不得形象,脫下褲子就開始噼里啪啦起來。

    等拉了一會兒后,才有空顧及臉面,把旁邊一張桌子上的面板取了下來,擋在自己前面。

    “豆豉英……哈哈哈……豆豉英,你要笑死我啊!”王大帥笑得極其開心。

    兩人當年作為情敵斗了好久,九叔對王大帥耿耿于懷,王大帥對九叔也不會有好感。

    現在有機會,自然得要好好捉弄報復一下。

    “豆豉……英?”

    秋生和文才聽見這個稱呼,睜大了眼睛,好奇的看著自家師傅。

    王大帥聞言嘿嘿賤笑一聲,主動解釋說道:“你師父當年跟人家搶女人。結果本事不行,搶不到,就跑去當道士了。他之前的那些兄弟呢,就道士英、道士英的叫他。叫著叫著,就變成了豆豉英!哈哈哈哈!”

    說起當年的往事,王大帥不由得開心笑起來。

    文才和秋生也是第一次聽到他們師傅的這些八卦,也是樂不可支,笑得不行。

    原來,師傅當道士竟然是搶女人失敗,才當的啊!

    豆豉英,這外號也太搞笑了!

    九叔此時肚子拉得稀里嘩啦,也沒工夫去管兩個徒弟。

    不過也不用他管,報應很快就來了。

    中午也吃了日料的文才和秋生,很快也扛不住,肚子開始唏哩呼嚕的叫了起來,疼痛不已,要拉稀了。

    于是出現了很無語的一幕,文才和秋生各自找了個花瓶,師傅三人,并排著蹲在木板后面,開始蹲大號。

    場面一度非常糟心。

    偏偏這時候,棺材內忽然發出一聲響動,棺材蓋當即沖天而起。

    一道穿著壽衣的人影,緩緩從棺材內立了起來。

    正是王大帥那失去的老爹。

    雖然早已經有準備,自己老爹可能已經變成了僵尸,可是第一次見這種物體的王大帥,仍然還是被嚇得不輕,也顧不得嘲笑九叔了,連忙顫聲道:“豆豉英,豆豉英!快,我爸活過來了!怎么辦!”

    九叔這時候肚子已經拉得差不多了,其實可以擦屁股去幫忙。

    但是想著王大龍剛才混蛋的樣子,還一直揭自己短嘲笑自己,九叔就不想馬上去幫忙了。

    “我肚子疼,幫不了你,你自己看著辦!”九叔悠然說道。

    王大帥看著自己父親完全站起來,伸著長長的指甲,嘴里露出獠牙,朝著他跳了過來,他嚇得臉色都白了,說道:“豆豉英,別開玩笑了!我能怎么辦啊?”

    “暫時不要呼氣就行了。只要你不呼吸,僵尸就看不見你!”九叔說道。

    王大帥聞言,趕緊捏緊了鼻子,不再呼吸。

    果真他老爹跳出來后,就在他身邊轉了兩圈,始終沒有發現他。

    但是王大帥作為一個普通人,憋氣哪里憋得過去九叔三人,沒過一會兒就沉不住氣,忍不住開口大喊:“豆豉英,別拉屎了!趕緊救我!要是我死了,你們師徒三人也得給我陪葬!”

    但是他不開口還好。

    一開口,立即就被他死去的老爹發現了氣息,朝著他撲過來,掐住了他的脖子。

    “放開我……放開……”

    “爸,我是你兒子啊!快放我!不要親我呀!我叫你爸爸了!”

    王大帥真的快要被嚇死,雙手死死的抵住僵尸的腦袋,不讓它親吻自己。

    可惜他爸根本聽不進去,一心要親吻他的脖子。

    兩人很快糾纏著滾到了地上。

    王大帥倒也不是個迂腐之人,知道自己求饒已經沒用了,現在要親吻自己的人已經不能算是自己父親。正好他看見旁邊地上有幾塊板磚,于是抓起一塊就猛地往僵尸的腦袋上狂砸。

    “放開,放開,放開!給我放開!”

    王大帥父親就是一個普通僵尸,剛好進化到可以吸食人血的階段,其實并沒有多厲害,但是僵尸肉身還是比較堅硬的。

    好幾板磚下去,板磚都敲碎了,把僵尸腦袋敲得有些變形,可是這卻沒有傷到僵尸的要害部位,對僵尸影響不大。

    僵尸反而趁著這個機會,腦袋更加接近他脖子。

    這一幕,嚇得王大帥魂不附體。

    九叔看見差不多了,仇差不多算是報回來了,才慢騰騰拉褲子,心中暗自冷哼道:

    “王大龍,你這個草包!讓你搶走我的蓮妹!讓你讓手下開槍打我!”

    出了口氣,九叔才準備動手救下王大龍。

    忽然。

    祠堂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兩道人影從外面走進來,正是張敬和米念英!

    要是張敬一個人,外面那些衛兵肯定會把他攔住,不會放他進來。但是米念英是王大龍小姨子,這些士兵都是認識的。

    米念英要進來,他們自然得乖乖放行。

    “嗯?”

    張敬見祠堂內的場景有些詫異,也不知道九叔他們是在玩哪一出。

    不過看見有僵尸,張敬倒是一點也不客氣,手中的七星劍當即一揮,踩著三步丁罡,快如閃電的沖了過去,一劍輕而易舉就將其斬殺。

    “叮,殺死黑僵一只,獲得功德值150點!”

    功德值到手,美滋滋。

    米念英看見這一幕,則是嚇得不輕,都說不出話來了。

    因為被張敬殺死的僵尸,她認出了是誰。

    這不是姐夫的爸爸嗎?怎么……怎么活了?

    而且,還要殺姐夫!

    拉完肚子的九叔正準備出手消滅僵尸的,結果看見張敬突然出現,詫異地問道:“張敬,你怎么來了?”

    “我昨天就從騰騰鎮回到任家鎮了。聽婷婷說師叔你們來平安縣了,所以就跟過來看看情況。”張敬解釋了句,爾后看了眼后面還躲在木板后面拉稀的文才和秋生,面色古怪地道:“師叔,你們這是怎么回事啊?”

    九叔咳嗽了一聲,道:“中午吃壞了肚子。”

    這時候王大帥緩了半響后才從地上爬起來,但依然臉紅筋漲,有點喘不過氣,不斷打干嘔,指著九叔說道:“豆豉英,你剛才是不是故意見死不救……”

    九叔攤了攤手,很無辜地道:“你是看見了的,我拉肚子,沒辦法救你。”

    “你……”王大帥惡狠狠地瞪了九叔一眼,最終還是沒多計較,壓下怒氣說道:“算你狠!”

    隨即又看了一眼張敬,一副高傲眼神睥睨地樣子問道:“喂,你是誰啊?”

    九叔聞言皺了皺眉,擋在了張敬面前,說道:“他叫張敬,是我師侄。他剛才殺你父親,可是為了救你。王大龍,你可不要不識好歹!”

    在這個時代,就算長輩死了之后,也依然是長輩,封建觀念很嚴重。

    就比如當初任發就是這樣,哪怕知道他父親會變僵尸也不同意火化,就是不愿意糟蹋長輩尸首。

    可現在張敬卻是直接一劍斬殺了王大龍父親,九叔有點擔心這家伙會找張敬麻煩。

    王大龍瞪了九叔一眼,說道:“用得著你豆豉英多說廢話?我還分不清是非嗎?”說完,才看向張敬說道:“張敬是吧?剛才你救了我一命,想要我怎么報答你,就盡管提。只要我王某人能做到,就絕對不會推辭。”

    張敬聞言啞然失笑。

    本來他也和九叔擔心的一樣,生怕這個中年胖子大帥,是個糊涂蛋,自己救了他,他還要反過來找自己麻煩。

    沒想到這人卻是挺明辨是非。

    “不用了。大帥你不是我師叔的朋友嗎,救你是應該的。”張敬笑著道。

    王大龍又瞥了一眼九叔,道:“我和他可不是朋友!我們是敵人!”

    九叔也瞪了張敬一眼,說道:“誰跟你說我跟他是朋友的?”

    張敬訕訕地笑了笑,不說話了。

    也是哦。

    這兩人可是老情敵來著,都尿不到一個壺里去,怎么會是朋友。

    接下來。

    就是把僵尸的獠牙給鋸下來,磨成粉,用來給王大帥服用,把他的怪病治好。

    做完這一切,眾人才回到了大帥府。

    回去的路上,九叔拉著張敬,詳細問了一番騰騰鎮發生的情況。

    張敬沒有隱瞞,不管是斬殺千年僵尸,還是自己修為、法訣突破的事情,都告訴了九叔。

    九叔聽完,頓時就震驚了。

    本以為騰騰鎮問題不是很大,誰能想到,騰騰鎮竟然有上百頭僵尸之多,而且還有一只被封印百年的千年飛僵!

    要是早知道如此,他可不會讓張敬和四目道長等人去,他肯定也是要親自跟過去的。

    相比起來,張敬將真陽功提升到第五層,五雷咒提升到第四層,也不是那么讓他心驚了。

    一來張敬的天賦凜然,讓他對張敬的妖孽表現都已經有些麻木了;二來修為實力增長,終究是好事,不用太驚訝。

    “幸好是有驚無險,幸好這只千年飛僵被封印了百年,又耗費代價破開封印。要不然,你們遇到這種級別飛僵,就算你五雷咒提升到了第四層,也休想滅掉它!”九叔長出了一口氣,心有余悸地說道。

    張敬點了點頭。

    他與千年飛僵交手的時候,也能感受到這一點。

    如果不是這樣,自己在將其斬殺后,系統不會只給出2800點功德值。

    “真正千年飛僵,不但實力要強大很多倍,而且它幾乎是不死不滅的!當年殷家那位前輩高人,能夠鎮壓封印千年飛僵,他的修為就算不是天師境界,也相差不遠了。至少是法師境!而你能用五雷咒轟殺這只千年飛僵,應該是它為了破封而出,耗費了極大的代價,連修為都倒退了,所以才無法維持不死不滅。”

    九叔感嘆道。

    張敬斬殺的,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其實已經不能算是真正的千年飛僵。只是它曾經是千年飛僵而已。

    如果是真正的千年飛僵,就算九叔也跟了過去,恐怕也沒什么作用。

    師境,一共分為煉師、法師、天師三個層次。

    每一個層次,都是一個巨大的鴻溝,實力有著天壤之別。

    大部分修為跨入師境者,其實都是停留在煉師境界。

    就像千鶴道長、四目道長以及九叔,三人都是。

    三人中修為最強的九叔,跨入煉師境已經有不少年。但是想要更少一層樓,達到法師境,也不知道還要等多久。

    茅山弟子中,如果修為能達到法師境,就不用這樣出來駐守一方,磨礪自身。而是可以回到茅山派,專心修煉,非大事不輕易出山!

    因為法師境,便是一個門派真正頂尖的高手,脊梁一般的人物了。

    以期將來有朝一日,能夠跨入天師境。

    聊完騰騰鎮的事情,張敬才開始聊關于大帥府的正事。

    “對了,師叔,你有沒有發現你的老……額。”

    張敬心直口快,下意識的就差點說出老情人三個字,不過還好及時止住了。

    “發現什么?”九叔問道。

    “咳咳……”張敬咳嗽了一聲,問道:“有沒有發現大帥夫人不正常啊?”

    “蓮妹不正常?沒有啊。”九叔搖了搖頭,說道:“我倒是發現蓮妹身邊那位下人,感覺有點不正常,應該是學過一點旁門左道的東西。不過我聽念英說,她是來幫蓮妹穩胎的,每次蓮妹肚子疼,她都會幫忙,所以我就沒找她麻煩。”

    邪修雖然一般都不會做好事。

    但是為了錢財,為了攀附于軍閥大帥手下,倒是也可以做點好事。

    所以九叔還以為那位魔仆是王大龍找人請來的。

    張敬搖了搖頭,說道:“師叔,你這可就看走眼了。大帥夫人身邊的那位女子,可不是普通邪修,而是一位魔仆!大帥夫人肚子里懷的,正是一位魔嬰!”

    “什么!”向來淡定冷靜的九叔,聞言直接忍不住大驚失色的大喊了一聲。

    “豆豉英,發生什么事了?”走在前面的王大龍被喊聲嚇了一跳,當即回過頭問道。

    正在和米念英聊天的文才和秋生,也是湊了過來,問道:“師傅,怎么了?”

    “沒什么,沒什么……”九叔緩了口氣,勉強鎮定下來,回應道。

    等眾人回過身去,九叔才神色著急地看著張敬,沉聲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張敬撇了撇嘴。

    看來九叔心里,他這位初戀情人蓮妹,地位可是相當重啊。

    估計他自己遇到危險,都不會如此失態。

    張敬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九叔。

    九叔聽后,一字眉深深的皺了起來,神色憂慮,嘴里不斷低聲道:“麻煩了,這下可麻煩了!”

    “必須要將這魔嬰驅除出蓮妹的體內!而且也不能傷了蓮妹的身子,動了她的胎氣!”

    “蓮妹這么多年來,好不容易才懷上孩子。這一輩子,估計就只能懷孕這一次了。要是這次流產,蓮妹肯定會十分傷心,深受打擊……”

    張敬聽著九叔的嘀咕聲,不由得心里感嘆。

    倒是沒看出來,九叔竟然是如此用情極深的人。

    即使她的蓮妹沒有和他一起,嫁給了王大龍,但他心里卻沒有絲毫的怨恨。雖然他看王大龍十分不爽,但是并不影響他囑咐蓮妹過得快樂幸福。

    所以哪怕他的蓮妹懷了王大龍的孩子,他在要確保對方的安危的同時,也要千方百計的想辦法,保住對方肚子里的孩子!

    這絕對是真愛了。

    而且一般男人,估計也不會有這般的心胸。

    “這魔嬰好不容易才跑出來,找到了一個可以供自己成長的母體,恐怕不會輕易跑出來吧?”張敬問道。

    九叔眼睛微微瞇了瞇,沉聲說道:“一般情況下,他絕對是不可能自己出來的。所以,我們必須得另想其他辦法……”

    很快,九叔腦海中就有了一個對策。

    等眾人一行回到大帥府后,九叔也親自幫米琪蓮把了一下脈。

    當然,把脈的時候王大龍也在旁邊監督著,他怕豆豉英對他媳婦心懷不軌。

    “怎么樣啊,豆豉英,我老婆和我兒子情況還好吧?”王大帥淡淡地問道。

    米琪蓮白了自己老公一眼,勸說道:“大龍,你就別叫英哥豆豉英了,多難聽。”

    王大龍心里有點不舒服,但也不想拂了老婆的意思,畢竟是孕婦,不能生氣,于是再次問道:“林正英,情況到底怎么樣。”

    九叔檢查之后,心中的憂慮更加重了幾分,知道張敬所說的一點也不假。

    蓮妹的確被魔嬰入體了!

    但是看了眼旁邊的神色陰鷙的魔仆,他也不想告訴真實情況讓這夫妻二人擔憂,于是勉強笑著道:“沒事,胎兒一切都很好。”

    王大龍聞言頓時松了口氣。

    然后馬上就把九叔從他老婆身邊趕開,不讓九叔挨著他老婆坐,一副護妻狂魔的樣子,冷聲道:“既然如此,那我這里就沒你什么事了。明天早上吃晚飯,你就回去吧。”

    九叔聞言眉頭一皺。

    他當然不能離去!

    甚至這幾天,他都不敢離開大帥府半步。

    蓮妹肚子里的魔嬰快要出世了,就在這幾天!他必須得時時盯著,防止意外發生。

    好在米琪蓮幫九叔說了話,埋怨道:“大龍,英哥今天才救了你一命,你就算不感恩人家,但是也不能這么著急敢人走啊?英哥平時很少來平安縣,就讓他在府上都留幾日,你好好招待他吧。”

    王大龍心中更不高興了。

    但是他還是不想拂了懷孕老婆的面子,于是看向九叔,眼神透露出一股威脅的神色,皮笑肉不笑地問道:“林正英,你想留下來嗎?”

    這語氣,幾乎相當于直接說:林正英,你趕緊滾,不滾我可就對你不客氣了!

    要是平時。

    九叔也不稀罕在這大帥府多待,反正看了蓮妹幾眼也就心滿意足,可以走了。

    但現在,他卻像是沒聽懂王大龍話里的弦外之音一樣,反而點頭道:“好啊!我也正想在平安縣城多逛逛呢,這幾天就住在你府上吧。”

    王大帥頓時嘴角抽了抽。

    好你個豆豉英!還真要在我這里多住,我看你是圖謀不軌!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定要把你收拾得明明白白!

    九叔卻是懶得理會王大龍怎么想。

    在確認了蓮妹的情況之后,他就趕緊回屋,開始寫信了。

    對付魔嬰,他哪怕修為高強,卻和張敬一樣,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

    不過小師妹蔗姑,卻是專門管理靈嬰的,想必會有辦法。

    所以九叔準備寫封信,請蔗姑過來幫忙!

    ~

    (六千多字章節奉上!繼續求月票!

    麻煩大家檢查一下自己兜里,說不定就有一張月票了呢?)

    。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ag真人娱乐注册 急速赛车电影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蓝洞棋牌 新疆35选7 陕西快乐十分规则 14场投注技巧 双色球历史比较器 篮彩玩法技巧 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