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114章 師叔辦事,你放心!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5941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張敬等人完全沒有想到,騰騰鎮的首富殷家竟然并不是沽名釣譽之輩,而是真正如同傳說的那般,他們殷家的某位先輩,的確曾在陰山降妖除魔。

    這人名叫殷不佞。

    只是,對于這位行俠仗義做了好事的先輩,殷世安這位后輩似乎并沒有什么崇拜或者敬畏之心。

    相反,他對這位先輩感覺似乎還是十分復雜,帶著一絲絲的仇恨!

    譬如在提到先輩殷不佞的時候他都是直呼其名,而且那張很漂亮的臉蛋都微微有些扭曲,一雙桃花眼也是透露出凜冽的光芒。

    張敬沒有太多心思關注這位長得很漂亮的小哥哥對他家的先輩有什么看法。

    四目道長和一休大師以及黃道長也都是如此,不想知道殷家內部有什么不合。

    他們現在關心的,是騰騰鎮的僵尸究竟有什么古怪。

    為何會突然出現如此多的僵尸,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占據了整座鎮子。但是在騰騰鎮的居民四處逃散后,這些僵尸也沒有沖出騰騰鎮,去尋找新的血食。

    這是否,與一百多年前的陰山有關系?

    聽到殷世安說,他家的先祖殷不佞并沒有真的殺死多年前那只勢力滔天的僵尸,張敬眾人都不由得一驚。

    特別是黃道長更是聞言一驚,臉上帶著駭然的表情道:“難道說……現在騰騰鎮鬧僵尸,與當年那只僵尸有關系?”

    黃道長是曾聽現在墳頭長草的崔道長說過,騰騰鎮當年的那只僵尸實力相當恐怖,絕對已經是達到了飛僵級別,而且還不是普通的飛僵,差不多都可以稱之為僵尸之王了!

    當年這只僵尸為禍的時候,想要來鏟除它最后葬身與它口中的道門、佛門高人之中,并不是沒有真本事,連達到了‘師’境界的也有不少!

    可即便如此,也照樣都死了。

    所以,如果真的要死這只僵尸重新出來,本來信心滿滿的黃道長,也要重新估量局勢了。

    四目道長看見黃道長那一副驚駭的樣子,不由得問道:“怎么了,黃道兄,當年那只僵尸,很恐怖?”

    黃道長雖然心中驚駭,但卻不至于嚇得想開溜。

    要知道。

    在《新僵尸先生》電影里面,這位黃道長在被九叔放了鴿子之后,明知道自己一個人去騰騰鎮兇多吉少,可還是正義凜然的去了。

    當然,最后的結果是千里送人頭……

    但不管怎么說,黃道長的確算是一位有著赤子之心的道門高人。

    很快,黃道長將他聽到的關于當年的傳聞,又大致說了一遍。

    殷世安任由黃道長說完之后,才緩緩道:“現在騰騰鎮這些僵尸,算是當年那只僵尸的徒子徒孫吧!所以,你們還準備去騰騰鎮殺僵尸嗎?”

    四目道長聞言輕笑了一聲,一點也不畏懼地道:“那又怎么了?當然要去!”

    就算騰騰鎮有一只實力恐怖的僵尸,但是他們勢力難道就差了嗎?

    笑話!

    張敬這小子連皇族飛僵都能三劍斬殺,這只僵尸能比皇族飛僵厲害到什么地方去?

    實在不行,三劍殺不死,那就多劈幾劍!

    反正這小子不是瞎嘚瑟,說他實力又突破了,足以劈很多劍了嗎?

    說著,四目道長就一只手拍了拍張敬的肩膀,說道:“放心,有師叔在!”

    張敬心中有些驚訝,四目師叔最近自信心還真是比較強啊,哪怕話都說到這種地步,騰騰鎮的可能存在一只百年前便勢力滔天的僵尸,他竟然還如此怡然不懼。

    不管實力有沒有進步,但四目師叔的心態應該是有進步了。

    結果哪知道,張敬心中剛浮現這個念頭,四目道長就話鋒一轉,得意地道:“師叔辦事,你放心!我這次特意帶了兩柄七星劍,其中一柄就是給你準備!”

    說著,四目道長就從包裹里抽出兩柄七星大寶劍,分給張敬一把。

    這兩柄大寶劍,雖然沒有當初張敬用來斬殺皇族僵尸時的那么特大號,宛如門板。

    但也明顯比一般的桃木劍寬足足兩三倍,都像是刀了!

    張敬接過大寶劍哭笑不得。

    他還以為四目道長是自己心態變穩了有信心呢。

    接過是對張敬有信心!

    旁邊的一休大師見狀,問道:“四目,沒有給我準備一柄劍?”

    四目道長瞥了眼一休大師,想了想說道:“也給你準備了!”

    一休大師聞言頗為高興,又頗為感動地道:“還真給我準備了?給我給我。”

    四目平時處處和他作對,這次難得為他考慮一次。

    很快,四目道長從自己衣服兜里掏了半天,摸出一柄估計十幾厘米長,宛如匕首一般的短劍,說道:“喏,這是給你準備的!”

    正內心感動的一休大師接過匕首,完全呆滯住了。

    很想用這匕首,直接給四目道長捅過去。

    這么短的劍,你讓我拿來怎么殺僵尸!

    四目道長可不管一休大師怎么想,和張敬一人拿著一柄大寶劍,冷哼道:“管他有多少僵尸,又有多厲害的僵尸,明天我們就殺進去,全部清除!”

    殷世安秀氣的眉毛微微蹙了蹙,看向三人的眼神也有些捉摸不準了。

    他都已經把話說得這么清楚,說到了這種地步,這幾人竟然還沒有絲毫的畏懼,竟然還準備去殺僵尸!

    一時之間,殷世安眼神飄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張敬把玩了一下手中的七星大寶劍,試了一下手感后,便放下。

    喝了口茶,這才開口問道:“殷少爺,按照你所說,我有一事不解。”

    看完張敬把玩了大寶劍后,殷世安看向張敬的眼神變得更加古怪了幾分,問道:“什么事?”

    張敬道:“按照你所說。如果當年那只僵尸沒有被你家先祖殺死,那么這一百多年來,騰騰鎮為何一直沒事?到了現在,才忽然又有僵尸為禍?”

    殷世安笑看了張敬一眼,說道:“很簡單。因為當年我家先祖,雖然沒有真正殺死這只僵尸,但卻將其用陣法封印在了陰山之下!”

    張敬點了點頭,不置可否,只是繼續問道:“這么說來,那就是在經過一百多年后,封印僵尸的陣法出了問題,所以才會有騰騰鎮今日之禍?”

    殷世安說道:“你猜得不錯,正是如此。”他頓了頓后,又道:“我不知道你們為何會有如此信心,不將騰騰鎮的諸多僵尸放在眼里。不過……”

    “不過什么?”張敬問。

    “不過如果你們真的想要替天行道,為民除害,清除騰騰鎮內的僵尸,那么現在的確是最后的機會!”

    殷世安一雙桃花眼微微瞇了瞇,看著幾人道:“現在,騰騰鎮封印僵尸的陣法,其實現在尚未完全崩壞,只是一部分出了問題而已。也就是說,現在陰山低下被封印的那只僵尸,尚未完全恢復蘇醒,現在想要斬殺它,將會容易許多。這也是為什么,現在騰騰鎮內雖然僵尸眾多,但它們卻只能在騰騰鎮內,而沒辦法四處為禍的原因,因為它們被陣法困在了里面。”

    “可要是再過一段時間,陣法徹底被地下那只僵尸摧毀,它完全恢復自由。不是我恐嚇你們,你們的結局,必然會跟之前的崔道長一樣!”

    張敬皺了皺眉,沒說話。

    “原來是這樣。”黃道長聞言一臉嚴肅,當即便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明日正午時分,便行動!趁著陣法還沒有完全被破壞,趕緊將鎮上的僵尸,以及地下那只僵尸,徹底清除!”

    四目道長和一休大師聞言,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雖然他們覺得殷世安所說并不對。

    就算被封印在陰山地下那只僵尸完全恢復過來,他們也未必不是對手。

    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能更簡單、更容易的滅殺僵尸,他們自然是愿意選擇簡單的方式。

    就在眾人商量明日進入騰騰鎮,滅殺僵尸的具體細節時。

    殷世安忽然眼神一凜,像是做了個什么重要的決定,冷聲道:“既然你們不怕死,要進入騰騰鎮內殺僵尸,那我明日,便和你們一起去吧!雖然我修為實力可能不如格外,但是對于騰騰鎮的陣法,我作為殷家之人,卻是最熟悉。想要滅殺地下那只僵尸,少不得我幫你們。”

    一休大師和和四目道長聞言相互對視了一番,似乎有些猶豫。

    不過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不管殷世安今日所說的話是真是假,但是想來他想滅殺僵尸之心,總是錯不了的。

    畢竟殷家作為騰騰鎮首富,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僵尸將騰騰鎮霸占,無人敢住吧?

    退一萬步說,就算明天因為殷世安有什么變故,他們也能控制得住。

    他們看得出來,殷世安也是學過道術的,但修為很弱,最多也就算是勉強脫離了三流術士的范疇,剛跨入二流術士。

    相反,如果到時候騰騰鎮里面真的有陣法,壓制著僵尸,那可就麻煩了。

    他們幾人中,對陣法有所了解的只有一休大師和黃道長,但是都算不得精通,恐怕到時候沒有辦法解決。

    殷世安能去,再好不過。

    一休大師說道:“阿彌陀佛。那就麻煩殷少爺了。”

    殷世安擺了擺手,情緒有些悲傷地道:“不用如此。我們殷家留在騰騰鎮,其實本來的用意,便是為了看守陰山低下這頭僵尸,防止陣法出現意外。可是即使一代代人都小心翼翼的守護,現在也照樣出了問題……甚至,就算我父親為之丟掉了性命,也沒能彌補。”

    眾人聞言都愣了一下。

    這才明白過來,為何偌大的殷府,沒有一個年紀大一點的主事者,讓殷世安當家。

    原來,是殷老爺已經因此,丟掉了性命!

    聽到這里,眾人對于殷世安的話,倒是也更加相信了幾分。

    于是接下來,殷世安又給幾人說了一些騰騰鎮內的情況,囑咐了一些事情后,便讓老叟領著幾人去了客房,休息睡覺了。

    等明天中午,便進入騰騰鎮內,清除僵尸!

    ……

    ……

    夜深人靜。

    殷府的一間房內燈依然還亮著,身為男子卻長相妖媚的殷世安并沒有睡覺,坐在窗前似乎是在看什么書籍。

    府內的老叟敲開門,給殷世安送來一些點心吃的。

    但是送完之后,卻并沒有立即離開,而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態。

    殷世安放下手中的書,說道:“李伯,有什么話你就說吧。你看著我長大,就像我長輩一樣,沒有什么好顧慮的。”

    李伯嘆了口氣,說道:“少爺,明日你真的要那樣做嗎?”

    殷世安點了點頭,眼神堅定地道:“自然!明日再不做,以后就真的沒機會了。”

    “可是……值得嗎?”李伯低聲問道。

    “值得!”

    殷世安眼神一凜,說道:“誰讓我生下來,便是殷家的人!從出生開始,身上就背負了這個重擔?騰騰鎮這次的災禍,其實也算得上是因我們殷家看守不利而造成。我作為殷家的后人,便有義務,將這場災禍平息!”

    李伯忍不住說道:“可是,殷家這一百多年來,已經為這件事付出得夠多,多少代人都為之犧牲了性命!到了少爺你這一代,殷家可就剩下你一支獨苗了!你大可以離開此地,選擇放下。不管以后怎么樣,都與你無關了!殷家,已經盡力了!”

    “住口!”殷世安低喝道。“李伯,你應該知道我們殷家的祖訓是什么!”

    “是……”李伯聞言連忙將本來就佝僂的身體彎得更低了,不再說這件事,轉而說道:“可是,今天這四人真的可以相信嗎?他們真的可以解決騰騰鎮內那么多的僵尸,并且暫時將地下那只僵尸也牽制住?”

    殷世安眼神中浮現出一抹猶豫,最后冷聲說道:“他們既然如此有自信,想來應該有一定的把握。而且,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該勸的也已經勸了。他們依然決意要如此,要是到時候出了什么問題、死了,也怪不得別人!”

    李伯聞言終于不再說話,緩緩退出了房間。

    殷世安則是繼續在燈下看書。

    房間外面的院子里,一顆大樹的樹葉叢的位置,正好可以透過窗戶看清楚房間內的情況,也大致能將房間內的對話聽清楚。

    當看著房間內重新恢復安靜,過了小半個時辰,夜色已深。

    殷世安看完書,似乎有些累了,于是便脫了鞋子,滅了燈,上床睡覺了。

    這時院子里樹梢上,才有一點輕微的聲響傳出。

    很小,猶如風吹樹葉一般,幾乎不可聞。

    但不一會兒后,卻從樹桿上跳下來一道人影,隱逸著身形,朝著客房走去。

    此人正是張敬。

    不管是四目道長還是一休大師,又或者黃道長,都不喜歡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測一個人。

    但張敬卻是有些謹慎。

    雖然今天這位殷少爺說的話、表現出來的神態,其實都是合情合理,沒什么值得懷疑的地方。

    可是張敬卻總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所以放不下心,于是在被安排到客房之后,又偷偷溜了出來,想監視看看這位殷少爺,是否能發現什么異常,或者意外的收獲。

    不過從他監視的結果來看。

    這位殷少爺,的確是瞞了他們一些事情!

    比如。

    關于殷家與陰山、殷家那位先輩殷不佞當年陰山蕩魔的事情,他都選擇隱瞞了不少,并沒有完全告訴張敬等人。

    似乎殷家在騰騰鎮,是有什么任務的。

    這次騰騰鎮有如此多的僵尸為禍,也與殷家有一定的關系。

    很有可能,就是殷家一時疏忽,看守陣法不利所造成!

    但是,殷世安跟著他們明日去騰騰鎮殺僵尸,倒的確沒有抱著什么不好的目的。

    反而看他的意思,似乎是還準備犧牲很大,幫張敬他們清除騰騰鎮內的僵尸?

    隨時準備舍己衛道?

    當然,前提條件是張敬他們自身實力夠強,能夠解決騰騰鎮內大部分的僵尸,以及暫時牽制住陰山地下封印的那只僵尸!

    不過這些在張敬看來,倒是都無所謂了。

    騰騰鎮的僵尸,他必然是要去刷一遍,變成自己功德值的。

    不管這其中有什么貓膩,都很難改變他的注意!

    現在只要確定殷世安是真的想去幫忙,并不是去搗亂,甚至是幫倒忙的,就足夠了。

    如果殷家的責任和義務,是把陰山地下封印的那只僵尸滅殺,張敬倒是不介意幫他一把。

    畢竟,如果陰山地下真的封印著一直極為厲害的僵尸,殺了之后又是代表著一大波功德值啊!

    這種既能助人,還能利己的事情,張敬是最喜歡做了。

    這么想著,張敬一路悄無聲息的回到自己房間,準備休息睡覺,好好養精蓄銳要應付明日的大戰。

    不過在睡覺前,張敬想了想,為了保險起見,又點開人物系統,把步法‘三步丁罡’提升到了第二層!

    因為騰騰鎮內僵尸眾多,明日很可能是混戰。

    升級步法,很有必要!

    正常情況下,三步丁罡這樣的步法提升到第二層,需要的功德值應該在三百點左右。

    但是回到義莊的半個多月,沒有什么事情做的張敬,主要時間都花在了修煉三步丁罡上面,進步很多。

    于是這次提升,只花了一百八十點功德值,就將三步丁罡升級到第二層了。

    做完這一切,張敬才安心的睡覺。

    張敬不知道。

    在他從院子里的大樹上跳下來,回房后好半響,在他監視下已經睡著了的殷世安,忽然在黑夜中睜開了一雙桃花眼!

    那模樣,哪有半分睡衣!

    殷世安看著張敬離開后的那棵樹,在黑夜之中,無聲的笑了起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128彩网安卓 篮球规则视频讲解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彩客 A彩娱乐首页 广东26选5复式10个 体彩6+1 极速十一选五 3d试机号列表今天晚上 七乐彩走势图坐标 程序员做点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