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110章 蔗姑有请,灵婴!

作者:白袍飞扬 |字数:11154

人气小说:民国谍影透?#26377;?#37034;医都市极品医神黄泉杂货铺神医凰后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修仙赘婿归来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黄道长来请九叔喝茶,九叔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把张敬也带上了。

    估计是想着让张敬多积累一点人脉,多认识一点道门中人吧。

    毕竟张敬修为已经不弱,已经达到了一流术?#24656;?#26399;,以张敬的天赋,‘师’境是早晚的,并不会太久。

    而达到了师境之后,张敬?#36879;?#31163;开他身边,去独当?#24187;?#20102;。

    其实?#26434;?#19968;般的道士来说,修为达到了一流术士就可以出师,开始自己出去闯荡。只是张敬情况有些特殊,九叔还有其他的一些打算,所?#38405;?#21069;才没提这件事。

    不过不管怎么说,让张敬多积累一点人脉也总是没错的。

    到了与黄道长约定的地方,见了面,果真第一句话九叔便是向黄道长介绍张敬,不着痕迹的夸了张敬一通,说张敬虽然年纪轻轻,但实力已经并不?#20154;?#24369;多少。

    黄道长闻言,看向张敬的神色果真也有了几分变化。

    虽?#20976;?#19981;相信张敬的实力,真的能够和大名鼎鼎的九叔相比,这应该是九叔自谦的话语。

    但即便如此,能够当得起九叔如此称赞,并且修为也的确是达到了一流术?#24656;?#26399;,真阳功第四层的境界,也足够让人震撼了。

    要知道,他黄道士修为也不过是一流术士境界,但是年纪却比张敬大了足足有两轮!

    黄道士感叹道:“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张贤侄年纪轻轻,竟然就已经有如此修为,真是难以置信,让我们这些老?#19968;?#33258;愧不如啊。”

    面对夸奖,张敬自然只能谦虚客气的回答。

    他一开始的确没有发现异常,也没有认出这位黄道长究竟是谁。

    毕竟道门中人众多,九叔的人脉也比较广,有认识的朋友来请他喝茶也不足为奇。

    直到这位黄道士,说出了他的目的……

    “道兄,我听说最近岭西的腾腾镇出现了很多僵尸的踪迹,不少居民都遭了秧,镇的居民都朝着四面八方逃难走了,整座镇差不多都空了下来。”黄道长神色肃穆地对九叔说道。

    现在腾腾镇周围的居民都在传,腾腾镇如今就是一座僵尸镇,街道上枯骨到处都是,镇口被人用倒刺拦了起来,示意外人不要进去。

    到了晚上,很多僵尸就光明正大的在街道上游荡。

    “是吗??#26412;?#21460;也是神色也是有些慎重,问道:“腾腾镇我记得有崔道友在,不知崔道?#35328;?#20040;样?”

    腾腾镇离任家镇?#20976;?#22826;远,一百来里的距离,步行的话三天就能走个来回,若是有交通工具,比如自行车、马之类的,那就快了。

    不过腾腾镇却已经超出了九叔的‘管辖’范围,那边有一位姓崔的同行住着。

    如果镇上出了僵尸的话,那么这位崔道友应该第一时间前去处理才对。

    黄道士脸色一沉,叹气道:“崔道友……恐怕已经?#20197;?#19981;幸了!所以我才会来邀请道兄你,和我?#40644;?#21435;腾腾镇走一遭看看。如果我一个人去的话,恐怕应付不了。”

    黄道士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他修为境界不过是一流术士,比腾腾镇哪位崔道士就算强一点,但也很有限,并不会强多少。

    既然崔道士已经折在了腾腾镇,凶多吉少,他要是一个人过去,估计结局也不会好到?#25250;?#21435;。

    所以,他才会想到来找九叔。

    九叔是茅山派高人,修为早就已经达到了炼师境,而且就算在炼师之中,也是属于比?#20384;?#23475;的那种。

    如果能请九叔?#40644;?#21069;往的话,?#21069;?#23601;有把握得多了。

    不过九叔?#22993;?#31572;应。

    张敬却是先一步搞清楚大致发生什么事情了。

    黄道士、腾腾镇、镇上几乎都是僵尸……

    这不是电影《新僵尸道长》里面的情节吗?

    这部电影里面,开头就是有个黄道士来请九叔前往一个叫腾腾镇的地方抓僵尸。

    结果九叔临时有事情,先是小师妹蔗姑,后来又是初恋情人米其莲请他去帮忙看病,这么一来二去,九叔完忘记了黄道士相邀的事情,放了人家的鸽子。

    结果黄道士没等到九叔,就一个人去腾腾镇了。

    再然后,就被一群僵尸当做零?#24120;?#36718;流上前发生关系……

    一僵尸一口,轮流着吸干了血。

    张敬之所以一开始没认出这位黄道长来,实在是因为他在电影里面存在感太弱,?#35835;?#30340;镜头不超过十秒钟,主要作用就是打个酱?#20572;?#29301;扯出腾腾镇,然后就千里送人头了。

    这么说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36879;?#26159;《新僵尸先生》的情节了?

    就在张敬这么想着呢,忽然文才和秋生两个?#19968;?#23601;急匆匆的跑来,大喊大叫着:“师傅,师傅……”似乎天塌了一样。

    九叔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道:“什么事,这么大呼小叫的,不像话。”

    九叔对张敬这位师侄,可以说都是处处为其着想,有什么好的都想着给张敬,绝对不会藏私。

    更何况,?#26434;?#20182;这两位徒弟?

    ?#26434;?#25991;才和秋生,九叔是恨不得两人也能像张敬一样成才。但是没办法,这两个徒弟天资不行就算了,还?#19981;鍛道粒?#25104;不了才。

    所以暂时他也没办法替两人做更多、考虑更多,并不是他对张敬偏心。

    要是文才和秋生能上台面,他这做师傅的岂有不尽心帮扶的道理?

    “师傅,刚才师姑来信了!说她现在病得很?#29616;兀?#24076;望你能去看看她!”秋生一脸‘焦急’地说道。

    文才也在旁边点头,说道:“是啊是啊。我感觉师姑都快要不行了,她现在估计是想在临死之前,再见师?#30340;?#26368;后?#24187;妗!?br />
    九叔自然不会这么天真,轻易就上当,冷声道:“不知道她搞什么鬼,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去!”

    ?#26434;?#33258;己这位小师妹,九叔可也是比较了解的。

    这时候旁边的黄道长笑着说道:“道兄,蔗姑其实也很?#19981;?#20320;嘛,可以去看看。”

    九叔与蔗姑之间事情,并不是只有四目道长他们这些同门师兄弟知道,不少认识的道友可都是知晓的。

    九叔依然不为所动。

    秋生眼珠子一转,问道:“师傅,你真的不去看看师姑啊?”

    文才像是个说相声的捧哏人员,在秋生问了之后,看着秋生道:“秋生,师傅不去看师姑怎?#31383;?#21834;?”

    秋生冷哼一声,说道:“师傅不去,我们去!连师姑最后?#24187;?#37117;不去见,这种事情我可做不出来。”

    文才眼神一亮,顿时明白秋生的意思了,忍住笑意,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说道:“对,我们去!”

    说完,这两个?#19968;?#36716;身就走了。

    九叔见状也没阻拦,只是皱了皱?#32426;罰?#26368;后摇头说道:“算了,不管真假,但总算师?#32622;?#19968;场,我还是去看?#31383;傘!?br />
    张敬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这师徒三人演完这场戏。

    心想,果真是是《新僵尸先生》的电影情节啊,蔗姑都出来了。

    虽然情节与电影里面有些出入,但大致还是基本相同的。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蔗姑肯定不是生病了,更不是什么病入膏肓了,不过就是因为太想念九叔了,于是联合秋生和文才,演了一出戏罢了。

    目的就是骗九叔前往。

    看着上当的九叔,张敬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

    不过想了想,张敬还是决定不提醒好了。

    因为他觉得,九叔嘴上说着是迫于师?#32622;?#30340;关系,所以不得不去一趟。

    但实?#24066;?#37324;怎么想的,张敬还真是猜不透。

    毕竟根据四目道长所说,九叔可是一位泡妞达人,深谙欲擒?#39318;?#20043;路数的高手啊!

    万一九叔嘴上说着不想去,心里其实很想去呢?九叔或许明知这是蔗姑的计谋,但是却故意?#30333;?#19978;当的样子。

    自己要是点明了这件事,最后不就成傻子了吗?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

    所以张敬觉得,自己还是选择明哲保身,长辈们的感情随他们去好了,自己做小辈的就不要多插手。

    “张敬,你也随我去你师姑哪儿走一趟,你之前?#19981;姑?#35265;过你师姑。?#26412;?#21460;说道。

    张敬笑着点?#35828;?#22836;。

    他心中对此也是颇?#34892;?#36259;,想看看后续情况究竟是怎么样,怎么发展。

    向来不苟言笑,板着一张脸的九叔,面对他那热情似火的小师妹,会有什么反?#22330;?br />
    嘿嘿……

    这不是八卦,只是关心师叔的感情生活!

    “黄道兄,你看我这里有点事情要出门一趟,关于腾腾镇的僵尸,我回来之后再给你答复如何??#26412;?#21460;说道。

    黄道长微微一笑,说道:“不别客气,道兄有事就先去忙吧。我等你消息。”

    “嗯。?#26412;?#21460;点?#35828;?#22836;。

    而后便带着张敬?#40644;?#31163;开了。

    文才和家乐这两个?#19968;?#26126;显是就是坑自己师傅,刚才气冲冲的说着要自?#21917;ィ?#20294;其实出了门就在等着看九叔的反应。看见九叔被说动了,也要去蔗姑哪里看看,两个人顿时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还相互拍了一个手掌。

    等到九叔和张敬出门时,这两人也磨磨蹭蹭的没怎么走。

    九叔看见两人,?#24598;?#24471;跟他们多说废话,直接就在前面走去。

    蔗姑居住在离任家镇并不是很远的一座山上,走路两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这座山有座道观,蔗姑平?#26412;?#22312;道观里修炼,很少下山。

    一般来说,九叔住在任家镇,距离这么近的地方其他同行是不能居住的。

    但是蔗姑和一般的道门同行不同,且不说她因为?#19981;?#20061;叔,所?#38405;?#24597;九叔不愿意见她,她也要呆在离九叔比较近的地方。

    而且,她也不从来下山帮人?#28966;懟?#20316;法事,她只是在道观开设了祭?#24120;?#24110;忙供奉那些被母亲堕胎以致肉体毁灭无法投胎的灵婴,已经偶尔有人?#20185;?#35831;她帮忙算命,沟通亡人之类的。

    所以,蔗姑和九叔两人之间,也不存在抢生意一说,自然能居住在同?#40644;?#21306;域。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平时蔗姑和九叔也很少联络,连蔗姑相见九叔一次面,都得使用计谋把九叔骗?#20185;健?br />
    所以张敬来到义庄这么久,都还不知道蔗姑的存在,在回任家镇的?#39134;?#25165;听四目道长提起。

    看着九叔走在前面有一段距离,秋生才哑着嗓子低声对张敬说道:“师弟,你知道蔗姑小师姑吗?”

    张敬点点头,说道:“听四目师叔提起过一次。”

    秋生闻言点?#35828;?#22836;,嘿嘿笑道:“既然知道小师姑,那自然知道小师姑和我师父是一对郎有情妾有意的璧人吧?”

    “额……是吗?”张敬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当然是。师姑对师父一往情深,都十几年了,早就下定决心此生非师傅不嫁!而师父这个人呢,其实也?#19981;?#24072;姑的,只是他有点花心,?#19981;?#30340;女人并不止咱们师姑一个。所以他不愿意为了师姑一棵树,而放弃一整片森林。所以,一直没有同意和师姑在?#40644;稹!?#31179;生一本正经地道。

    “是……吗?”张敬嘴角抽了抽。

    怎么感觉九叔在其他人眼中的人设,和他所知道的完不一样啊。

    四目道长这样说,现在秋生和文才也是这么说。

    难道说九叔在不苟言笑的禁欲脸之下,隐藏的是一颗风流浪子的心?

    “当然是真的。这是咱们师姑亲口告诉我的。说师傅当初亲口说?#19981;?#22905;,要一辈子和她在?#40644;稹?#21487;是后来冒出来一个什么叫米其莲的狐狸精女人,轻易就把师傅给?#21254;?#36208;了。”秋生摇头感慨,说着看向九叔的眼神还略带一点鄙视。

    “所以说?”张敬问他,他感觉自己真的也摸不透这件事到?#33258;?#20040;回事了。

    “所以说等会儿到了山上,就让我师父和小师姑单独相处,咱们只需要离开房间就行了。至于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咱们师傅怎么叫,就算叫破了喉咙,咱们也不要理他。懂吗?”秋生眨巴着眼睛说道。

    “行吧。”张敬摇头道。

    嗯。

    反正不管了。

    九叔他们这些长辈的事情,真的有点迷,管不了。

    要是自?#21917;?#31649;,不管站在那一方,都会得罪另一方。

    要是稍不注意,那就是双方都得罪,里外不是人!

    所以最好的选择,还是袖手旁观,静静看戏就好。

    嗯,前排出售瓜?#26377;?#26495;凳……

    ……

    ……

    就在九叔、张敬等人?#20185;?#30340;时候,道馆里的蔗姑早紧张得不行,手脚都不知道该往里放了。

    “他会来……”

    “他不会来……”

    “他会来……”

    蔗姑手里紧紧拽着贴有她和九叔相片的怀表,心中忐忑不已,就如十几岁刚谈恋爱的小女生。

    虽?#20976;?#20303;的地方离任家镇很近,要是去见九叔,随时都可以去。

    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她已经将近一年没有见过九叔了,心里自然想念得不?#23567;?br />
    以至于,现在道观内有顾客上门,她都没有心?#21363;?#29702;。

    “请问这里是否有灵婴收养啊?”

    ?#24187;?#31359;着淡?#20185;路?#39047;为漂亮的女子走进来问蔗姑。

    “是啊。”

    蔗姑打量了女子一眼,随即笑着点头道:“多积阴德是好事。”

    这些灵婴因为在婴儿时期,就被母亲堕胎,以致肉体毁灭无法投胎,只能这样供奉着。如果有怀孕的妇人想要积阴德的话,便可以来这里求一个‘平安胎’。

    就在这时候,冲在最前面的文才和秋生跑进道观,大喊道:“师姑,师姑,师傅快来了,你快点?#24613;?#19979;。”

    蔗姑顿时大喜过望。

    师兄真的来了!

    于是激动之下,她都顾不得进门的客人了,着急的对淡?#20185;路?#30340;女子道:“你自己慢慢挑选吧,我还有事,先失陪一会儿……”

    说完,就开始进屋去实施她的计划了。

    她完忘记,供奉的诸多灵婴中,有三个乃是尚未做法净化完毕的‘魔婴’!也忘记了去提醒淡?#20185;路?#22899;子千万不要去触碰这些灵婴。

    等蔗姑走后,女子好奇的看着诸多小人?#36857;?#39047;为?#34892;?#36259;。

    不过当她看到众多人偶之中,有三个人偶明?#26434;?#20247;不同,不但?#23454;仙?#32780;?#19968;?#36523;上下?#20272;?#32465;着红色的绳子,眼睛也被一张符纸蒙着。

    女子感到很好奇,为什么这三个人偶不同呢?

    再加上她自身最?#19981;?#30340;也是姿色这个颜色,于是下意识的就去摸了摸其中一个姿色人?#36857;?#24182;?#19968;?#19981;小心将人偶眼睛上蒙着的符?#33050;?#25481;了。

    而后,在符纸掉落的?#20976;?#38388;,人偶的双?#24656;?#23556;出两道犹如雷电一般的光芒,刺入女子双眼之?#23567;?br />
    嗡!

    女子本来面带笑容,眼里有着好奇,在这?#20976;?#38388;通通呆滞。虽然外表看?#20808;?#27809;有任何的变化,但是精气神却已经完不一样了。

    ?#36335;穡?#21464;了一个人!

    她的行动犹如机械傀儡一般,十分僵硬,本来颇为阳光明媚的气质,也变得阴沉。

    女子很快面无表情的将?#20185;?#20154;?#21363;?#26550;子?#20808;?#19979;来,放入篮子里用?#20960;?#19978;,并没有没有走正门,从道观的后门匆匆离开下山去。

    九叔、张敬一行人进入道观,自然也就没有碰到她。

    ~

    (?#34892;?#20070;友‘东莫吖’两万书币打?#20572;「行?#20070;友‘青莲剣尊’和‘?#36153;鬺ei’打赏一万书币!

    万分?#34892;?#22823;家支持!

    继续求月?#20445;?#25105;也继续码字去!拼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