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98章 守株待兔(第一更!)

作者:白袍飞扬 |字数:3502

人气小说:民国谍影透视小邪医都市极品医神黄泉杂货铺神医凰后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修仙赘婿归来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不提家乐和乌管事两人在房间里面怎么激情四射。

    在外面大厅的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开始询问今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棺材内的僵尸跳出来,虽然让他们感到很诧异,但是却不至于如此凶残,竟然虐杀了整个押送棺材的?#28216;椋?br />
    千鹤道长可是修为已经达到了炼师境界!

    哪怕只是初入炼师境,也妥妥的算得上是道教高人了。再加上此行他准备充分,就算面对高等跳僵,也应该可?#36234;?#26381;才是。

    怎么会如此狼狈?

    千鹤道长的弟子皆?#20197;?#19981;幸,连自身也多处重伤。

    这僵尸就算?#20982;嘔首?#34880;脉,也不应该如此强大吧?

    “师兄,大师,你们有所不知。这只僵尸,已经不单单只是体内蕴含?#39318;?#34880;脉那么简单了。下雨的时候,不知为何棺材忽然引落天?#30528;?#19979;,这只?#39318;?#20725;尸不但没有被天?#30528;?#27515;,反而还像是渡过了雷劫一般,成为了飞僵!”千鹤道长叹息着将事情大致的经过说了一遍。

    就算他现在侥幸逃得一条性命,可是却也并不能高兴起来,反而心中很后悔,很自责。

    押送僵尸的?#28216;?#26377;十几人,现在就只有他和乌管事、小王爷三人活下来。

    其他侍卫、士兵,包括他的四名弟子东南西北,也都惨死。

    他作为领?#20998;?#20154;,?#20982;?#19981;可推卸的责任。

    四目道长最了解自己这位师弟是什么性格,一生光明磊落,性格刚正不阿,所以知道他此时在想些什么,为何会情绪低落。

    他拍了拍千鹤道长的肩膀,说道:“师弟不用过分自责。发生这种事情,并非你之过,要怪就只能怪老天爷,降下雷劫不劈死僵尸,反而让僵尸进化。”

    千鹤道长点?#35828;?#22836;,没说话,显?#20976;?#20869;心的心结一时半会儿是解不开的。

    张敬此时说道:“对了,这只?#39318;?#20725;尸不但意外渡过雷劫,成了精,犹如飞僵。而且他还对雷电有了免疫,我用五?#23383;?#36720;击它,对它几乎没有任何伤害,最多只能让它稍微麻痹一会儿,行动迟缓,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闻言,心情又更?#26519;?#20102;几分。

    成了精的僵尸本来就够难对?#35835;耍?#21738;怕他们两人练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现在竟然?#21482;?#23545;雷电免疫,那就更让人束手无策了!

    ?#20102;?#20102;一会儿,四目道长却是脑袋一转,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看着张敬问道:“对了,僵尸变异的时候,你怎么会跑到现场去的?你不是早早就回屋睡觉了吗?”

    这件事四目道长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说张敬是去帮忙了,有他帮忙师弟千鹤道长才能活下来。

    可是张敬出现得也实在太惊奇了一点。

    一休大师此时?#19981;?#36807;神来,转?#25151;?#21521;已经帮小王爷上完药的菁菁,也问道:“是啊,菁菁你怎么?#19981;?#20986;现在那么远的地方?你什么时候过去的?难不成你和张敬……”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两个为老不尊的人,眼神在张敬和菁菁两人之间来回的扫视着,带着一丝说不清道?#24187;?#30340;意思。

    孤男寡女,半夜出去。

    实在是很难不让人多想。

    “不是的!”

    “你们想多了!”

    张敬和菁菁几乎是同时立即出声反驳,都气得不?#23567;?br />
    菁菁气呼呼地瞪了张敬一眼,撇清关系怒声道:“在下雨的时候,我是恰好看见他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撑着雨伞?#30333;?#22823;雨溜了出去。我以为他是准备去干什么坏事,所以我想跟过去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想给他抓个正着。结果谁知道他跑?#22235;?#20040;远。”

    张敬闻言皱了皱眉。

    他也是才知道菁菁为什么会跟着自?#40548;飞?#25276;送棺材的?#28216;欏?br />
    原来这女人,是觉得自己不干好事去了,要抓贼是吧!

    真是气死个人了!

    一休大师和四目道长闻言点?#35828;?#22836;。

    菁菁为何出现在现场,现在原因搞清楚了,她只是机缘巧合跟着张敬过去的而已。

    那张敬呢?

    张敬可是主动过去的!

    于是两人都纳闷地看向张敬,想看张敬怎么说。

    张敬也不慌。

    既?#20976;低?#30340;溜了出去,自然是早就想好了借口。

    “是这样的。”张敬?#20154;?#20102;一声,开始‘坦白’道:“其实我也不确定棺材内的僵尸会不会出来,只是我看见雨下那么大,又有大风,棺材上方的帐篷虽?#24187;?#25286;,但是太小了,墨斗线也容易被雨淋湿,心里不知道为何?#36879;?#21040;很不安起来,仿佛要出大事一般。”

    “回了屋后,我躺在怎么也睡不着。我想着千鹤师叔他们也没走太长时间,而且他们?#19979;?#36895;度也慢,于是就想着?#39134;先?#30475;一眼,看看到底有没有出什么事情。”

    “如果没出事情,我就能回?#31383;?#31283;的睡觉。要是真的出事情了,我也可以帮忙。”

    众人闻言,才点?#35828;?#22836;。

    虽然张敬这举动在普通人看来?#34892;?#19981;正常,有点杞人忧天的样子。

    只是因为不安,?#20820;白?#22823;雨晚上跑那么远?这未免也太小题大做、太谨慎过头了一点。

    可现在看来,确正是这样的谨慎,救了千鹤道长一命。

    而不管是四目道长还是一休大师,都对张敬有了新看法。

    这小子不但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天才,而且心地是真正的好啊!

    因为一个心里不安,就不辞辛苦的去救人。

    一般人,可真不会有这份心思。

    就连菁菁闻言,也不由得撇了撇嘴。

    这个混蛋虽然可恶是可恶,很招人讨厌。

    但似乎,挺善良的,?#35828;?#26159;不坏。

    不过就算这样,也并不能更改她对张敬的厌恶?#23567;?br />
    人不坏怎么了?可是性格惹人讨厌,把自己看得多了?#40644;穡?#30475;?#40644;?#22899;人,一点也没礼貌,动不动就对女人指?#21482;?#33050;。

    她菁菁可是最见不惯这种小瞧女人的男人!

    “你既然担?#21738;?#21315;鹤师叔的安危,为什么不叫我和你一起去?反而一个人?#20302;?#36305;过去!”四目道长?#34892;?#36131;怪地问道。

    他?#34892;?#36131;怪自己没有想得周到,当时打雷下雨时,他其实心里也?#34892;?#25285;心千鹤道长,但是却只是在心理祈祷,而没有像张敬一样直接?#39134;先ァ?br />
    同时他也?#34892;?#33258;责没有看好张敬。

    张敬这次没出事还好,要是在这里出事了,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去跟师兄解释。

    张敬笑着道:“我那时也是心血来潮,只是想过去看看,根本没想过真的会有危险。所以,自然也?#20820;揮新?#28902;四目师叔你。”

    四目道长教训道:“以后不管是你猜测,还是怎么样。只要是这种有危险的事情,都得和我商量一下再做!”

    张敬点点头,说道:“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

    房间里面的乌管事和家?#31181;?#20110;出来了。

    乌管事一脸事后小女人的娇羞模样,跟在家乐身边。

    家乐则是一脸无可奈何,想推都推不开。

    不过看见菁菁后,家乐立马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关心的询问:“菁菁,你有没有事啊?”

    刚才他在房里帮乌管事敷药,也大致听到了千鹤道长和张敬的描述,知道他们经历了如何凶险的一件事。

    正在气?#39134;?#30340;菁菁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家乐。

    家乐自讨没趣,讪讪地笑了笑,转过?#25151;?#21521;自家师?#25285;?#38382;道:“师?#25285;?#29616;在我们是不是要去杀僵尸啊?”

    一休大师接话道:“不用,我们在这里等着它自己上门就好了。”

    家乐不解道:“它还会自动上?#24597;穡?#20026;什?#31383;。俊?br />
    一休大师正要解?#20572;?#22235;目道长赶紧站出来,瞪了一休大师一眼,抢着说道:“因为?#30342;?#30334;里,我们这里是唯一有活人住的地方,它不来这里,去哪里啊?”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方面,四目道长都是要更一休大师比一比就是了,绝对不能让他出风头。

    一休大师笑着摇了摇头,又补充道:“不仅只有这个原因。而?#39029;?#20102;精的僵尸,报复心很重。它先是被千鹤道长弄瞎了双眼,又被张敬刺了多剑,还用五?#23383;?#21128;了一下,肯定会怀恨在心,主动来报仇。”

    “原来是这样。”家乐若有所思地点?#35828;?#22836;。

    四目道长瞪了家乐一眼,然后看向浑身是伤的千鹤道长,说道:“师弟,你现在身上除了手臂,其他地方也有很多伤,怕是也沾有少量的尸毒。你去我哪里,泡个糯?#33258;?#21543;,对伤势有?#20040;Α!?br />
    千鹤道长点?#35828;?#22836;,说道:“那就?#22836;?#24072;?#33267;恕!?br />
    于是两人很快就去了隔壁。

    家乐本来想留在这边,陪着菁菁,结果被返回来的四目道长一把抓住头发,给拖走了。

    “给?#19968;?#21435;磨糯米!”

    家乐无可奈何,只能跟着过去。

    不过在过去之前,又回过头对菁菁笑呵呵地道:“菁菁,我?#28982;?#20799;过来看你!”

    张敬看得直感叹,心中大呼没救了。

    完了。

    凉了。

    绝对凉了!

    这小子绝对要打光棍了!

    自己传授给他的泡妞心得,他现在完全是一股脑儿的都给忘了,又开始做一只毫无尊严、毫无原则的舔狗了!

    。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