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98章 守株待兔(第一更!)

作者:白袍飛揚 |字數:3502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不提家樂和烏管事兩人在房間里面怎么激情四射。

    在外面大廳的四目道長和一休大師,開始詢問今晚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棺材內的僵尸跳出來,雖然讓他們感到很詫異,但是卻不至于如此兇殘,竟然虐殺了整個押送棺材的隊伍!

    千鶴道長可是修為已經達到了煉師境界!

    哪怕只是初入煉師境,也妥妥的算得上是道教高人了。再加上此行他準備充分,就算面對高等跳僵,也應該可以降服才是。

    怎么會如此狼狽?

    千鶴道長的弟子皆慘遭不幸,連自身也多處重傷。

    這僵尸就算有著皇族血脈,也不應該如此強大吧?

    “師兄,大師,你們有所不知。這只僵尸,已經不單單只是體內蘊含皇族血脈那么簡單了。下雨的時候,不知為何棺材忽然引落天雷劈下,這只皇族僵尸不但沒有被天雷劈死,反而還像是渡過了雷劫一般,成為了飛僵!”千鶴道長嘆息著將事情大致的經過說了一遍。

    就算他現在僥幸逃得一條性命,可是卻也并不能高興起來,反而心中很后悔,很自責。

    押送僵尸的隊伍有十幾人,現在就只有他和烏管事、小王爺三人活下來。

    其他侍衛、士兵,包括他的四名弟子東南西北,也都慘死。

    他作為領頭之人,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四目道長最了解自己這位師弟是什么性格,一生光明磊落,性格剛正不阿,所以知道他此時在想些什么,為何會情緒低落。

    他拍了拍千鶴道長的肩膀,說道:“師弟不用過分自責。發生這種事情,并非你之過,要怪就只能怪老天爺,降下雷劫不劈死僵尸,反而讓僵尸進化。”

    千鶴道長點了點頭,沒說話,顯然他內心的心結一時半會兒是解不開的。

    張敬此時說道:“對了,這只皇族僵尸不但意外渡過雷劫,成了精,猶如飛僵。而且他還對雷電有了免疫,我用五雷咒轟擊它,對它幾乎沒有任何傷害,最多只能讓它稍微麻痹一會兒,行動遲緩,很快就恢復過來了。”

    四目道長和一休大師聞言,心情又更沉重了幾分。

    成了精的僵尸本來就夠難對付了,哪怕他們兩人練手,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現在竟然又還對雷電免疫,那就更讓人束手無策了!

    沉思了一會兒,四目道長卻是腦袋一轉,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看著張敬問道:“對了,僵尸變異的時候,你怎么會跑到現場去的?你不是早早就回屋睡覺了嗎?”

    這件事四目道長百思不得其解。

    雖然說張敬是去幫忙了,有他幫忙師弟千鶴道長才能活下來。

    可是張敬出現得也實在太驚奇了一點。

    一休大師此時也回過神來,轉頭看向已經幫小王爺上完藥的菁菁,也問道:“是啊,菁菁你怎么也會出現在那么遠的地方?你什么時候過去的?難不成你和張敬……”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四目道長和一休大師兩個為老不尊的人,眼神在張敬和菁菁兩人之間來回的掃視著,帶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孤男寡女,半夜出去。

    實在是很難不讓人多想。

    “不是的!”

    “你們想多了!”

    張敬和菁菁幾乎是同時立即出聲反駁,都氣得不行。

    菁菁氣呼呼地瞪了張敬一眼,撇清關系怒聲道:“在下雨的時候,我是恰好看見他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撐著雨傘冒著大雨溜了出去。我以為他是準備去干什么壞事,所以我想跟過去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想給他抓個正著。結果誰知道他跑了那么遠。”

    張敬聞言皺了皺眉。

    他也是才知道菁菁為什么會跟著自己追上押送棺材的隊伍。

    原來這女人,是覺得自己不干好事去了,要抓賊是吧!

    真是氣死個人了!

    一休大師和四目道長聞言點了點頭。

    菁菁為何出現在現場,現在原因搞清楚了,她只是機緣巧合跟著張敬過去的而已。

    那張敬呢?

    張敬可是主動過去的!

    于是兩人都納悶地看向張敬,想看張敬怎么說。

    張敬也不慌。

    既然他偷偷的溜了出去,自然是早就想好了借口。

    “是這樣的。”張敬咳嗽了一聲,開始‘坦白’道:“其實我也不確定棺材內的僵尸會不會出來,只是我看見雨下那么大,又有大風,棺材上方的帳篷雖然沒拆,但是太小了,墨斗線也容易被雨淋濕,心里不知道為何就感到很不安起來,仿佛要出大事一般。”

    “回了屋后,我躺在怎么也睡不著。我想著千鶴師叔他們也沒走太長時間,而且他們趕路速度也慢,于是就想著追上去看一眼,看看到底有沒有出什么事情。”

    “如果沒出事情,我就能回來安穩的睡覺。要是真的出事情了,我也可以幫忙。”

    眾人聞言,才點了點頭。

    雖然張敬這舉動在普通人看來有些不正常,有點杞人憂天的樣子。

    只是因為不安,就冒著大雨晚上跑那么遠?這未免也太小題大做、太謹慎過頭了一點。

    可現在看來,確正是這樣的謹慎,救了千鶴道長一命。

    而不管是四目道長還是一休大師,都對張敬有了新看法。

    這小子不但是個百年難得一遇的修煉天才,而且心地是真正的好啊!

    因為一個心里不安,就不辭辛苦的去救人。

    一般人,可真不會有這份心思。

    就連菁菁聞言,也不由得撇了撇嘴。

    這個混蛋雖然可惡是可惡,很招人討厭。

    但似乎,挺善良的,人倒是不壞。

    不過就算這樣,也并不能更改她對張敬的厭惡感。

    人不壞怎么了?可是性格惹人討厭,把自己看得多了不起,看不起女人,一點也沒禮貌,動不動就對女人指手畫腳。

    她菁菁可是最見不慣這種小瞧女人的男人!

    “你既然擔心你千鶴師叔的安危,為什么不叫我和你一起去?反而一個人偷偷跑過去!”四目道長有些責怪地問道。

    他有些責怪自己沒有想得周到,當時打雷下雨時,他其實心里也有些擔心千鶴道長,但是卻只是在心理祈禱,而沒有像張敬一樣直接追上去。

    同時他也有些自責沒有看好張敬。

    張敬這次沒出事還好,要是在這里出事了,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回去跟師兄解釋。

    張敬笑著道:“我那時也是心血來潮,只是想過去看看,根本沒想過真的會有危險。所以,自然也就沒有麻煩四目師叔你。”

    四目道長教訓道:“以后不管是你猜測,還是怎么樣。只要是這種有危險的事情,都得和我商量一下再做!”

    張敬點點頭,說道:“知道了。”

    過了一會兒。

    房間里面的烏管事和家樂終于出來了。

    烏管事一臉事后小女人的嬌羞模樣,跟在家樂身邊。

    家樂則是一臉無可奈何,想推都推不開。

    不過看見菁菁后,家樂立馬就屁顛屁顛的跑過去,關心的詢問:“菁菁,你有沒有事啊?”

    剛才他在房里幫烏管事敷藥,也大致聽到了千鶴道長和張敬的描述,知道他們經歷了如何兇險的一件事。

    正在氣頭上的菁菁冷哼了一聲,沒有理會家樂。

    家樂自討沒趣,訕訕地笑了笑,轉過頭看向自家師傅,問道:“師傅,現在我們是不是要去殺僵尸啊?”

    一休大師接話道:“不用,我們在這里等著它自己上門就好了。”

    家樂不解道:“它還會自動上門嗎?為什么啊?”

    一休大師正要解釋,四目道長趕緊站出來,瞪了一休大師一眼,搶著說道:“因為方圓百里,我們這里是唯一有活人住的地方,它不來這里,去哪里啊?”

    不管什么時候,不管在什么方面,四目道長都是要更一休大師比一比就是了,絕對不能讓他出風頭。

    一休大師笑著搖了搖頭,又補充道:“不僅只有這個原因。而且成了精的僵尸,報復心很重。它先是被千鶴道長弄瞎了雙眼,又被張敬刺了多劍,還用五雷咒劈了一下,肯定會懷恨在心,主動來報仇。”

    “原來是這樣。”家樂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四目道長瞪了家樂一眼,然后看向渾身是傷的千鶴道長,說道:“師弟,你現在身上除了手臂,其他地方也有很多傷,怕是也沾有少量的尸毒。你去我哪里,泡個糯米澡吧,對傷勢有好處。”

    千鶴道長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勞煩師兄了。”

    于是兩人很快就去了隔壁。

    家樂本來想留在這邊,陪著菁菁,結果被返回來的四目道長一把抓住頭發,給拖走了。

    “給我回去磨糯米!”

    家樂無可奈何,只能跟著過去。

    不過在過去之前,又回過頭對菁菁笑呵呵地道:“菁菁,我等會兒過來看你!”

    張敬看得直感嘆,心中大呼沒救了。

    完了。

    涼了。

    絕對涼了!

    這小子絕對要打光棍了!

    自己傳授給他的泡妞心得,他現在完全是一股腦兒的都給忘了,又開始做一只毫無尊嚴、毫無原則的舔狗了!

    。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双色球开奖号码查询 多赢娱乐棋牌游戏平台 竞彩足球比分开奖查询 爱彩乐彩官网下载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 胜平负 吉林快三近二百期走势图 德州扑克术语短板 明珠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