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逃跑

作者:紫兰 |字数:5854

人气小说:都市极品医神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上门狂婿继?#26032;?#26031;柴尔德黎明之剑最豪赘婿?#31185;?#29408;大牌:别闹,执行长!厉少,你老婆又淘气了!

    “就凭,还想动我一根汗毛吗?”

    慕尧煊冷笑一声,蓝千芙?#31181;?#38452;寒的冷刃正折射着刺眼的光芒,他看着眼前女人残酷的表情,已经知道她真的起了杀意。

    “既然质疑我,那么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可别这么轻易的死了,死了,我现在就去找沐念初,那个女人我肯定要杀了她,绝对不放过。”

    蓝千芙穿着洁白的婚纱,一步步向慕尧煊走去,?#31181;?#30340;刀是从捧花中抽出来的,她似乎早就决定了,如果有什么?#26131;櫻?#23601;会用这把刀解决。

    慕尧煊不以为意,真的要打斗起来,男人比起女人有天生的优势,更何况自己是练过的,一把刀就想要对他产生威胁,实在是太可笑了。

    “好,我拭目以待。”

    话落,蓝千芙的表情比任何时候都来的狰狞,眼前的男人破坏了她最想要的一场婚礼,而还有一个女人死死地勾引住了她最爱的爱人。

    他们都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无法再压抑的情绪像是崩溃的洪流一般席卷了蓝千芙的身心,礼堂中明亮的灯光此刻似乎汇集于她高举的?#37117;?#19978;,裹挟着风雪而来。

    慕尧煊紧绷着神情,瞧见她再穿着?#25250;?#36184;的婚纱还能行动自如,内心不由得掀起了一阵小小的惊讶。

    侧身闪开刀锋,慕尧煊毫无征兆地伸出腿,想要把她跘?#21073;欢?#34013;千芙似乎早有防备,脚下的高跟鞋灵活地转?#26031;?#21435;。

    “没想到真的认真起来也不完全是个草包。”

    慕尧煊扬了扬眉头,?#25104;?#20013;的讥嘲一览无余,?#19978;?#22312;蓝千芙没有什么心情去管慕尧煊的话,她全身的精力额注意力都注意在慕尧煊的双手上。

    “废话少说了。”

    举着刀,蓝千芙随意地甩开了自己脚上的高跟鞋,她冷着一张脸快速地再次向慕尧煊冲刺,一刀刀落下,却又一刀刀落空。

    被长川雅正拦在后台的橘清泽看见这一幕,?#25104;?#21464;了变,他皱紧了眉头,显然觉得蓝千芙落在下风属于不利的地位。

    “别拦我了,我必须得帮她。”

    橘清泽想要推开长川雅正,可对方却仍?#24187;?#26377;要放行的意思。

    “不要?#20808;?#20102;,这趟浑水还没?#26031;?#21527;,都已经把自己的心赔进去了,还想把命陪进去?”

    礼堂上刀影如织,礼堂后的两人却在冷静地对谈着,长川雅正并不想让橘清泽一而再再而三去蹚浑水,这些事情本来就跟QK没有关系,他们只需要搞定君家,打通国内的市场便可以了。

    但是如今,牵扯进来这么多恩怨情仇,让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极为复杂。

    “我没这样想,说的也?#27426;裕?#21035;跟慕尧煊一样觉得我爱?#20384;?#21315;芙了,并没?#23567;!?br />
    橘清泽倨傲地否定着,明显是不想要长川雅正随意揣测,他的目光望着蓝千芙的方向,眼中生出了各种各样的思绪。

    “我也?#24187;?#30333;为什么要一?#23849;?#30528;我,难?#32769;?#35201;让我看着蓝千芙在我面前被杀吗?”

    难得迷茫一次,长川雅正瞧着橘清泽混沌的目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这是想让表态,这个女人已经完全疯了,还在她的身上费心费力,我不?#33433;?#21463;,君家的事情迟迟没有进展,如果让我来做,我早就做完了。”

    说到底,长川雅正还是再为橘清泽当初的决定感到不满,这边的区域总裁设立时,橘清泽完全没有考虑过他,让他有种被QK所排斥在外的感觉,这也是他不原因帮蓝千芙建功的另一个原因。

    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竟然在纠结这个问题,橘清泽沉默了片刻,摇摇头道:“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个样子,只?#36824;?#29616;在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先让我?#20154;?#19979;来。”

    长川雅正隐隐约约觉得橘清泽似乎有事情在瞒着他,可是这件事是什么他好像不太愿意说。

    “也可以,?#36824;?#31561;救下他,我先要跟谈的是瑞士户头上那一大笔进账钱的来历。”

    一听到长川雅正说起这个,橘清泽神情都呆?#35835;似?#21051;,他皱起眉头道:“难道已经知道了?”

    知道?

    长川雅正眨了眨眼,回眸迷茫地望着他道:“知道什么?瑞士户头上的那个开户人是我啊,莫名奇妙地进一笔账我能不清楚吗。”

    闻言,橘清泽皱了一下眉头,他好像忘记了,之前为了掩人耳目,分批次的转那些?#31383;?#30340;钱,也有相当一部分转到了长川的账户?#23567;?br />
    “究竟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长川雅正看着橘清泽的表情就知道他?#38393;?#36824;有事,QK现在和他原本就是共荣辱的,体验过绝望生活的他,更加地珍惜这来之不易的?#25512;健?br />
    而相较于他,橘清泽则渴望另一种生活,刺激而不平淡,这也是他选择了长川雅正当自己合作伙伴的原因。

    “这些事情,恐怕要之后告诉了,?#36824;?#25105;可以先说一点,账户的钱是?#31383;?#30340;钱,至于这笔黑钱的来源,现在?#19968;?#19981;能告诉。”

    橘清泽神秘莫测样子让长川雅正?#34892;?#25720;不着头脑,但是他也识趣的没有多问,既然他不肯说,谁去劝说也没有用。

    “好,此间事了,必须要告诉我。”

    放下阻拦橘清泽的手臂,长川雅正的?#25104;?#24573;暗忽明,虽然他?#38393;?#36824;有隐隐约约地担心,但是他觉得还是应该相信橘清泽的?#25191;紜?br />
    礼堂上,慕尧煊像是在逗弄小猫一般,一直在跟蓝千芙来来回回,他轻松的样子让蓝千芙愈发恨的牙痒。

    ?#36824;?#21050;得有多快,慕尧煊都能躲开,这男人简?#26412;?#26159;怪物。

    “该结束了吧。”

    话洛,突如其来的枪响声让在场的人都?#35835;?#19968;下,慕尧煊没有来得及去注意背后的偷袭,这一抢正中他的肩胛骨。

    “?#28291; ?br />
    “慕尧煊!”

    蓝千?#23047;?#35265;他受伤,此?#36867;?#24613;的不行,她甩开了?#31181;?#30340;刀,飞快地向慕尧煊跑去,哪里还有半点刚刚的狠劲。

    “有没有事?”

    她的确是很想杀他,可真的看他受伤,?#38393;?#20415;会下意识地冲向他,想要保护他。

    “滚。”

    慕尧煊正中一枪,现在的心思完全都在橘清泽?#21069;?#26538;上,他皱起了眉,?#25104;?#24808;白,血已经侵染了他后背的西?#21834;?br />
    “千?#21073;?#36824;想被羞辱吗,还不赶紧过来!”

    橘清泽的枪口会对着任何人,却不会对着蓝千?#21073;?#24917;尧煊?#38393;?#38378;过了一个念头,立马用另一只手扼住了蓝千芙的脖子。

    “不要过来,不然的话,我立马掐死她。”

    说是这样说,要是真的想要掐死这个女人,慕尧煊还真的需要费一费气力,他此刻只能说是拿着蓝千芙来挡子弹的。

    “那便试试,我正好想看看,是的手比较快,还是我的枪比较快。”

    橘清泽果然不以为意,?#27426;?#24917;尧煊却在缓步撤退,说到底,今天这?#24773;?#28165;泽的场子,他那边还有一个长川雅正,一打二,还是两个练过的,?#36824;?#24590;样都有难度,更何况他现在又受伤了,哪里是他的对手。

    慕尧煊抿着?#21073;?#27785;默地盯着眼前的人没有回应,这个男人现在是盯准了自己,他要是现在不跑,恐怕来不?#21834;?br />
    就在他眉头难绽的时候,慕尧煊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极为密集的枪声,他不由得一愣,?#38393;?#30097;惑,侧头一看,却发?#36136;?#33831;情的身影,而那些子弹竟然直直地向橘清泽射去。

    “躲开!”

    蓝千芙瞧见橘清泽还举着枪站在原地,立马高吼出声,?#27426;?#27224;清泽仍然不为所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察觉了慕尧煊片刻的失神,?#31181;?#31435;马扣住扳机,子弹直冲他的面门。

    萧情所有的子弹都未曾打中橘清泽,他开枪以后,便立马伏地,躲过了所有的伤害,而他的那一枪也被慕尧煊躲过了。

    ?#36824;?#24917;尧煊也算不上躲,因为是萧情救了他。

    若不是萧情在他的背后察觉了橘清泽开枪,对着橘清泽的另一个胳膊打了一枪,迫使他放开了蓝千?#21073;?#27498;了歪身子,现在在他面前的可能就是慕尧煊的尸体了。

    “快走!”

    虽然双臂负伤,但是慕尧煊的双腿没有什么问题,他忍住了疼痛,在萧情的掩护下快速撤退,而橘清泽好像也没有尧继续?#39134;先?#30340;意思。

    从礼堂中出来,萧情快速找到了一辆?#25285;?#24102;着慕尧煊离开,她皱紧了眉头,看了一眼慕尧煊惨白的?#25104;?#25171;算带他去一家私人医院。

    “不去医院,去观澜别墅。”

    慕尧煊自己给自己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地虚弱,萧情一边开?#25285;?#19968;边听到他说的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的伤口在不停地流血,必须先去医院,之后想去哪里都可以。”

    “萧情,听我的,先去观澜别墅,而且这子弹在医?#35946;?#21462;会引起不必要的麻?#22330;!?br />
    虽然已经快虚脱了,但是慕尧煊仍然在?#30475;?#30528;精神和萧情解释着,他的?#25104;?#24050;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