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6.生命.另一种形式

作者:驿路羁旅 |字数:6386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女神的超级赘婿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民国谍影蚀骨闪婚:神秘总裁的宠妻邪性老公太霸道总裁大人超给力

    生命有很多种不同的体现,?#28216;?#39034;的小猫到狰狞的鳄鱼,从人眼看不到的细菌,到呼啸着迁徙而占据天空的鸟类,甚至是从不会说话的草,数目,森林,任由双脚去践踏,任由野火升腾,焚尽一?#23567;?br />
    生命会愤怒吗?

    会!

    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卑微的生命们只能默默承受着这一?#23567;?br />
    而在教义研究的方面,德鲁伊们,生命与自然之道最坚定的虔行者们,其实也无法确定温和的生命是否存在另一种形式。

    和温顺的支撑起整个世界体系的基础完不同的那一面,以毁灭者或者惩罚者的姿态出现的那一面...毁灭性的生命,带着本能的吞噬、同化与掠夺,最终将一切畸形的生命?#24809;?#25273;去,只留下最本源的基础,让新一季的文明在旧世界的废墟?#29616;?#26032;生长,然后期待那会是一个对生命保?#24418;?#27604;尊崇信念的文明...

    如果它们不是,那么代表愤怒的生命与毁灭的绿色狂?#26412;?#20250;从地下卷?#26519;?#26469;。

    一个很大胆,很狂妄的幻想,但在海加尔山,在塞纳里奥议会,大多数德鲁伊们都觉得这是天方夜谭的疯人乱语,最少在艾泽拉斯,万物自然的本源是以一种温和而得体的状态存在的。

    庇护暗夜精灵永生不死的世界之树诺达希尔,就是这种生命温和面的最好体现。

    “但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它。”

    茉雅娜站在永茂丛林的水池边,她伸出手,抚摸着身后水?#26032;?#29983;的藤蔓,在她身后,是一脸呆滞的高阶德鲁伊奥尔特.斯坦汀,在他呆滞的目光中,眼前那被流水,藤蔓以及钢铁缠绕与保护的生命之种依然在按照神秘的?#24503;省?#21628;吸”着,在池水的律动中,每一次呼吸都会让这片神奇森?#31181;?#30340;生命能量变得更庞大,更?#26519;亍?br />
    “代表着愤怒自然的种子,也许它的祖先曾试?#21152;?#26893;物生命重塑这个小世界,但出于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这种植物的征服失败了,取而代之的,是和艾泽拉斯一模一样的血肉生命。”

    茉雅娜用一种?#29616;?#30340;声音说:

    “但你也能感觉到,斯坦汀,它就在这里,它在复苏,总有一天,它会重新履行祖辈的使命,让这个世界再次归于绿色的重塑与宁静之间...它本身就是,生命与自然的另一种体现形式。”

    “这是和我们温和的自然力量截然不同的另一种诠?#20572;?#20805;满了暴力,吞噬,杀戮与重塑的意志,哪怕它?#24418;?#33487;醒,那种野性的意志也迫使周围的植物进化?#38378;?#23427;的“士兵?#20445;?#23427;的“先遣军”。”

    茉雅娜抬起手,伴随着这个动作,?#20999;?#26519;精长老们满脸?#29616;?#30340;抬起植物组成的双手,德鲁伊魔法和这些植物生命太合拍了,他们对于这种基于自然平衡的法术的学习速度简直是一日千里,在那植物组成的双?#31181;校?#27987;郁的墨绿色能量在指尖舞动着。

    在?#20999;?#26519;精脚下,长满了锋利倒刺的藤蔓快速滋生,缠绕在他们的?#31181;校?#32452;?#38378;?#20182;们的武器,还有?#20999;?#22312;空中飞舞的落叶,也被赋予了某种充满愤怒的力量,变得像是钢铁一样坚固,锋利,充满了杀伤性。

    茉雅娜伸出手,一片落叶落在她手心中,在她身体里的生命能量滋长与缠绕之间,那片落叶飞速的风化,在片刻之后,类似于虫群一样的诡异生物飞入空中,但下一刻就因为失去了操纵而疯狂的生长,然后又像是风化一样,化为黑色的?#21307;?#39128;落于大地之上。

    “我感觉到了它的意志,它在呼唤我...”

    茉雅娜喃喃自语的回头看着律动的池水,她低声说:

    “它在召唤我,让?#39029;?#20026;它最尊贵的使者,它将赐予我无上的力量...不再是无力的温?#20572;?#32780;是生命的面具之下,那隐藏起来的,真正的,愤怒的...吞噬,与新生!”

    “你到底在说?#35009;矗?#33545;雅娜,快清醒过来!”

    高阶德鲁伊奥尔特.斯坦汀在茉雅娜身后高喊了一声,他伸出手想要将明显被那颗诡异的种子俘虏了心神的朋友唤醒,作为大德鲁伊鹿盔最出色的弟子,这位德鲁伊很轻易的就能感觉到这个鬼地方的邪气,尽管这里充斥着让德鲁伊们无法割舍的生命能量,但在这些看似无害,能被随意摘取的能?#24656;?#20013;,谁知道隐藏着?#35009;?#26679;的危险。

    他们面对的,可是一颗?#24615;?#30528;远古意志而诞生的生命之种,那远不是他们这样等级的德鲁伊应该接触的可?#26053;?#36763;。

    但就在他的?#31181;?#25509;触到茉雅娜的肩膀的那一刻,一声愤怒的吼叫让奥尔特回过?#32602;?#23601;看到在?#20999;?#26519;精德鲁伊们的召唤下,一头身都由交错的植物和藤蔓组成的庞然大物,缓缓的从永茂林地的丛?#31181;?#36208;出。

    那像是一头巨型猛犸一般,它甚至有和象牙一样的木质长牙,四只巨大的蹄?#28216;任?#30340;撑着躯体,以及类人型的上半身,那粗壮的,由藤蔓组成的双臂在空中?#28216;?#30528;,在?#26519;?#30340;绿色光芒的缠绕中,一柄巨型的橡木长刃战斧出现在这巨兽?#31181;小?br />
    它那绿色的双眼中没有智慧,只闪耀着暴力的光芒,这是德拉诺曾经最危险的生命之一,在曾经的法兰伦平原,死灵和这样的怪物战斗过。

    荆兽,德拉诺的生命之源能催生出的最强大的战争兵器,它们最强大的?#20999;?#29978;至可以和戈隆正面对抗,而现在,在林精们的欢呼下,这种已经灭绝的植物巨兽,又一次出现在?#35828;?#25289;诺的大地上。

    而在身墨绿色的荆兽身后,永茂林地里?#20999;?#24180;龄最古老的,经历过无数岁月的巨树们?#19981;?#32531;的活动了起来,就像是一个仪式一样,在?#20999;?#25163;持木质武器的林精们的欢呼声中,一棵巨大的榕树的枝桠缓缓的活动着,它的树干开始扭曲,形成粗大的双腿,它顶部的树叶摇晃着,就像是头发一样。

    最终,它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绿色的眼睛,其中有冷漠智慧流淌的光芒。

    一棵古树!

    古树,是古老的树人,这些奇特的生物在海加尔山的德鲁伊聚集区很常见。

    它们一般都活过了极其漫长的岁月,而具有深邃的智慧,德鲁伊们在遇到难?#36234;?#20915;的问题的时候,往往会求助智慧古树的解答,而在精灵们的生活遭受到威胁的时候,强大的战争古树?#19981;?#33487;醒,加入战斗。

    但每一头古树的诞生都是艰难的,植物的生命形式让他们很难诞生出真正的智慧,就算是在艾泽拉斯生命能量最庞大的海加尔山,古老的古树的数量也是稀少的。

    奥尔特?#28216;?#35265;过一头古树被唤醒的过程会这么简单...在他眼前,在庞大到难以想象的生命力的滋养中,一头又一头古树从永茂林地的黑?#36947;?#36208;出,还有?#20999;?#20195;表强横暴力的荆兽,?#20999;?#34987;唤醒的林精,很快,整个永茂林地的池水边,都站满了这些活过来的“植物”。

    这个本该?#24615;?#30340;场面却非常的安静,?#20999;?#26519;精们静?#37027;?#30340;看着奥尔特.斯坦汀,似乎在等待着他作出决定。

    那种缺乏感情的目光让高阶德鲁伊感觉到了威胁...一种难以形容的危险。

    “茉雅娜,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短短2天时间,你就被洗脑了吗?还是说,你打算在这里杀了我?”

    奥尔特?#25112;?#20102;自己?#31181;?#30340;荆棘法杖,来自传统德鲁伊们的法术在他身体上缠绕着,但在他眼前,茉雅娜,这本该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最好的兄弟的妻子,?#20174;?#19968;种怜悯的目光打量着他。

    “奥尔特,我最信任的朋友,你没听到吗?”

    茉雅娜张开双臂,在奥尔特惊骇的目光中,他看到了那背后神秘池水的浮动,?#20999;?#34276;蔓在某个意志的轻吟中,缓缓的浮起,就像是一头扭曲的多?#39134;?#19968;样,将?#20999;?#28287;润的藤蔓搭在茉雅娜的肩膀上,身体上,?#20999;?#34276;蔓飞快的从主体上脱落,它们变得干枯,被生命力塑形。

    在片刻之后,茉雅娜的身躯上多出了一套神秘的,充满荒蛮意味的木质战甲,在她的头顶上,还有一道荆棘木冠,而她伸出手,握住了眼前那条纤细的藤蔓,在墨绿色生命力的闪耀中,那藤蔓飞快的变?#38378;?#19968;把闪耀着光晕的古朴法?#21462;?br />
    “我的朋友,我正在和你分享真理!”

    茉雅娜向前行走了一步,?#20999;?#22320;位最高贵的林精长老们恭敬的半跪在地面,向他们所信奉的“生命与自然之神”的新祭司跪拜,而茉雅娜则坦然的接受了这种跪拜,在万千林精的包围中,她?#31181;?#30340;法杖轻点在地面上:

    “在这几天里,我倾听着它的意志,在它濒临死亡的时候,是死灵们将它从祖辈的墓穴中带?#39034;?#26469;,也是死灵们提供给它足够的...“养分?#20445;?#27515;灵是值得信任的!而且死灵们是重要的一?#32602; ?br />
    “我们错了,我的朋友,我们之前对自然的理解太过?#35802;浴!?br />
    茉雅?#30830;?#20986;了一声叹息,她就像是?#20999;?#22823;德鲁伊们一样,说着晦涩而难以理解的言语:

    “生与死的平衡,才是自然的平衡,是不能被打破的神圣戒律!死灵代表的是死亡,是坠落,是凋零,而我们,我们这些生命意志的代行者,要在凋落与新生中恪守与维护这神圣的戒条!”

    “你到底在胡言乱语些?#35009;矗俊?br />
    奥尔特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24187;睿?#30524;前的茉雅?#35753;?#26174;被...被一个见鬼的?#35009;赐?#24847;操纵了心神,或者更可怕,她的躯壳之下的灵魂,没准已经被替换掉了。

    想到这里,高阶德鲁伊不再犹豫,变形术的光芒在他身体上流动着,不到一秒钟,一头黑色的乌鸦冲天而起,想要突破永茂林地的束缚,但还没?#20154;?#39134;入空中,整个丛林上方的树叶就开始疯狂的舞动,?#20999;?#22914;飞刀一样叶片在空中交织着形?#38378;?#19968;个绿色的地狱。

    鲜血和黑色的羽毛从空?#26032;?#19979;,然后是奥尔特身浴血的身体,他砸落在地面上,这些植物没有想要他的命,但?#20174;?#26576;种诡异的毒素切断了他对身体的控制,让他无助的躺在地上,像一个等待死亡到来的囚徒一样。

    “德鲁伊们从自然中汲取力量,自称为自然的守护者,但他们错了,我们错了。”

    茉雅娜站在连话都说不出的奥尔特眼前,她带着一抹失落,看着自己的朋友:

    “我很清醒,没有人?#31185;?#25105;改变自己的思维,我比任?#38382;?#20505;都清醒,奥尔特,我们错了!自然需要的不是守护,自然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28023;?#23427;需要的是...?#27425;罚?#23427;需要的是,惩罚!?#38405;切?#19981;?#27425;?#33258;然的血肉生物的惩罚!”

    “只有流血才能感觉到疼,而只有痛苦,才能引人深思...生与死的平衡不能被打破,但艾泽拉斯无法理解它,那个一直生活在虚幻和平里的世界无法理解?#20995;?#30340;重要性,泰瑞昂在努力的让他们学会遵守?#20995;潁?#25105;们,我们要帮助他,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

    她弯下腰,单手提起了自己的朋友,将他扔进了背后的池水中,看着奥尔特在充满生命力的水中艰难的挣扎,她用一种悲天悯人的表情,轻声说:

    “那个愚昧的世界需要流血,它感觉到痛苦,唯有痛苦才能让它?#27425;?#33258;然...感受真理吧,我的朋友。”

    “砰”

    茉雅娜?#31181;?#30340;木质法?#32676;?#29408;的点在地面,她的声音变得越发高?#28023;?#22312;最后一刻,与这丛?#31181;?#33633;漾的特殊律动?#21862;?#22312;一起。

    “感受并维持这种平衡,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这就是...凋零者的使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33606;?#26041;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大乐透胆不中拖全中 体彩中奖规则 澳洲f1赛车计划app 北京快乐8中和稳赚技巧 狗万赢钱·提现快 三分时时彩2期计划网页 足球单双数玩法技巧 博士时时彩计划软件 老虎机规律视频教程 赌博炸龙虎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