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七二三章 疫病?

作者:桃李不諳春風 |字數:7389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我在星際直播養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夫人,你馬甲又掉了!破云2吞海

    烽火連天,不知歲月。

    京城的老百姓尚可以偷偷摸摸的過個年,但是對于邊關,特別是榆林鎮來說,是不可能有一絲過年的味道的。

    哥薩克已經對著鎮北大軍發起了十數次進攻,其中雙方死傷數千人規模的戰斗都不少。

    這樣激烈的戰斗,由不得鎮北大軍不打起十二萬分的小心應對。

    王子騰等人猜測,費奧多爾就是要趁著大楚后方有賊寇作亂的時候,一舉踏平榆林重鎮。

    只是令他沒想到的是,整個鎮北大軍,幾乎沒有受到他那支突襲騎兵的干擾,依舊紋絲不動、穩如泰山一般的橫亙在他的十數萬騎兵之前。

    不可撼動。

    如今進攻一個多月之后,費奧多爾也開始心疼傷亡,攻勢減緩下來。

    他不信,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之下,鎮北大軍真的能夠一直毫無破綻。

    他準備等一等。

    王子騰如何不明白他的打算。他心中冷哼一聲,不知道是我們先露出破綻還是你那數萬孤軍深入的騎兵先被消滅。

    王子騰也不怕等一等。

    軍中糧草尚足!

    這兩個月對于賈清來說倒是十分清閑。

    他倒是想上戰場感受一下,但是王子騰和侯孝康等人執意不允,還對他下了禁足令......

    無奈之下,賈清只好待在軍營之中,每天除了消耗軍糧,干的最多的事便是登上那七八個瞭望臺觀察敵我雙方的軍情。

    倒也不算毫無收獲,至少對于這樣數十萬級別的大戰戰場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認識......

    就算細數古今,參與人數這樣多的軍團大戰,歷史上也不算太多。

    他的心靈正受著戰爭的洗禮。

    這一日,王子騰正在與自己的心腹幕僚商議軍情,賈清同樣站在一旁學習,忽然軍中傳來騷動。

    一個校尉跑進軍帳,大聲道:“不好了大將軍,軍中出現怪病,疑是疫病......”

    “什么!”

    王子騰大驚失色。

    行軍打仗最忌諱的東西或許就是瘟疫這些東西了,所以軍中是嚴防死守的。

    “走,立馬去看看!”

    王子騰片刻不敢耽擱,立馬撂下軍務,走出大帳。

    賈清也立馬跟上。

    不怪王子騰驚慌,就是民間出現疫病那也是最重大的問題,何況是在軍中,要是處理不當,全軍覆沒都是有可能的,歷史上不是沒有過這樣的例子!

    一刻鐘之后,眾人趕到了一個營房之前。

    這是一個小營房,里面只住了一什人。

    遠在外面就能聽見里面有幾道哀嚎聲傳來,門口守著兩個罩著紗巾,四周的墻上和地上也已經鋪滿了石灰。

    “大將軍,您不可以進去!”

    校尉見王子騰要進去瞧,立馬阻止道。

    其他跟隨而來的將領也立馬規勸:“大將軍系三軍安危于一身,切不可以身犯險,還是讓末將等人進去查看就好!”

    王子騰便遲疑了。

    其他兩個將領見狀,立馬命旁邊的雜役兵將石灰灑在他們身上,并且也像守衛那樣帶上紗巾,就要進去查看。

    賈清在旁邊看著,暗自點頭。

    古人在經驗和總結中,也是有了一些對付疫病的法子。雖然不一定完全科學,因為他們可能面對任何奇怪的病都是這樣做的。

    王子騰問:“醫官呢?”

    “醫官已經進去了。”

    王子騰道:“將周圍二十步所有營房騰空,所有身上出現異常的軍士,不論何職,一律單獨關押。”

    “是!”沒有人遲疑王子騰的命令。瘟疫,那是一個令所有人談之色變的東西。

    雖然現在還不能確定,但是由不得他們不小心。

    “生火堆,點上火把......”

    王子騰沉眉思索著一切可用來壓制瘟疫的辦法。

    事關二十萬將士的性命與大楚的安危,再怎么小心也是不為過的。

    賈清一嘆道:“大將軍,讓我進去看看吧。”

    賈清再怎么說也是一個受過科學教育的人。他知道,其實這個時代絕大多數的瘟疫都沒有那么恐怖,只是時人不知道正確的方法應對,才會害怕至此。

    疫病,無非也是病原體感染,它的傳播是需要條件的。

    除非當真是遇到那種靠空氣就能傳播,而且還傳染性極強的疫病,就像后世“非典”那樣......

    那就是天要覆滅大楚了,無可更改。

    但這是不太可能的。

    “胡鬧,你進去干什么?”王子騰怒道。

    “我自幼喜愛看雜志怪談,對于這些疫病的癥狀稍有看法,說不定我能看出點什么來。

    大將軍放心,我只是遠遠的看看,不會以身犯險的。”

    那兩個將領已經準備妥當,聞言道:“那就讓小賈將軍進來吧,我們會看著不讓他靠近病人的。”

    王子騰皺眉。面對這種事所有人都是唯恐避之不及,賈清還敢主動上前,或許真的是有什么把握也不一定。

    他迫切的需要確定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被傳染了疫病。

    因此便點了頭。于是賈清也像之前兩人一樣,做了防備措施,隨著他們進去。

    營房內只有兩丈長,一丈余寬的一個小院子,此時正歪歪扭扭的躺著四個人,臉上都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那負責這片軍營的校尉道:“這里面原本住的十二個人,辛虧發現的早,其他八人身上還未出現異常,已經轉移到旁邊的柴房內看護起來了。”

    “宋醫官、喬醫官,可有看出來究竟是不是疫病?”隨著進來的其中一位將領問道。

    兩個過了知天命之年的老醫官站起來。其中一個到:“四個人我們都看過了,身上出現的癥狀共有發熱、乏力、焦躁等,有兩位身上還出現瘀斑。

    可以斷定確實是得了同一種病,但是究竟是否屬于疫病,還不能確定。也許他們只是一起吃錯了東西,或者是同時接觸過別人沒接觸到的東西,都有可能。

    只有等過幾日,看看病情是否有惡化才能斷定。

    現在我們去看看和他們同住在這個營房內的其他人......”

    兩個老醫官還是有些水平的,臉上沒有恐懼不安的神色,也沒有信口胡說、危言聳聽,只是據實所說。

    “將軍,我們也走吧。”

    校尉對賈清幾人道。

    “不忙,等我問他們幾句話。”

    賈清如此說,見幾人面露詫異之色,便道:“諸位將軍請在旁邊看著便可。”

    “那你盡快,我們不可以在此久待。”

    “我明白。”

    賈清轉過身,看著那四個滿臉恐懼,躺在地上等死的人,沉聲道:“病因都還沒查清,你們就怕的這個樣?可還有一點大楚軍人的氣概?現在,沒死的都給我過來!”

    幾個人一愣神,沒怎么猶豫,兩個癥狀輕微的便爬起走過來,靠近兩個疼的直“哎喲”的軍中兄弟。

    “這位小將軍,您就不怕染上疫病嗎?”

    其中一個問賈清道。

    賈清身上穿的還是迎親使那套衣服,很容易便看出來他將軍的身份。

    賈清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道:“我知道疫病很可怕,可就算真的發生了,你們就準備在這里怨天尤人,然后睜著眼睛等死嗎?

    你們這樣,如何對得起遠在家里的父母親人,又如何對得起一心想辦法為你們醫治的大將軍?”

    “大將軍他想醫治我們?我們還有的救嗎?我感覺我都快死了......”

    “就是,大將軍怎么可能想救我們,又怎么救我們?自來軍中出現這樣的情況,都是直接用火燒死,避免傳給其他軍中兄弟......”

    賈清冷哼一聲,道:“你們可曾看見有人往你們這營房里堆放柴草,或者是澆油?既然沒有,那就說明大將軍還沒有決定放棄你們!

    不過若是你們自己都先放棄自己了,那你們不但枉顧了大將軍的愛兵之心,而且,還對不起軍中這與你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因為你們多活的每一刻,都是他們擔著危險讓你們活的。

    有誰這么大公無私的,想立馬死了不連累兄弟的,現在就拿著這把劍抹了脖子吧!”

    賈清抽出腰間的劍,扔在地上。

    四人面面相覷。若能活著,誰愿意死?

    齊齊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跪地道:“我們不怕死,但是也不想死!該怎么做,請小將軍明示!”

    賈清微微一笑。

    “很好,這才是咱們大楚的好兒郎!不用你們怎么做,只需要老老實實、仔仔細細的回答我的幾個問題,讓我了解你們到底是如何染病的,我們才能想辦法替你們醫治。”

    “小將軍請問。”

    “你們叫什么名字?”

    幾人雖不解賈清為何要問他們的名字,還是依次回道:

    “我叫牛柱。”

    “我叫陳英雄。”

    “我叫馮富貴。”

    “我叫趙大娃。”

    聽到這些名字,賈清就知道這些人必定出身苦寒,而且,他們的父母都很愛他們。

    “你們在軍中的職務是?”

    牛柱回道:“我們都是探馬營的先鋒哨探,我是伍長,他們都是我的兄弟。”

    探子?賈清心頭一動,繼續問道:“那你們之前一次執行任務是多久?可有什么異常情況沒有,特別是你們覺得能夠讓你們得這種怪病的情況?”

    他們這病如此奇怪,又只有他們這個營房發生了此事,很有可能是他們從外面帶回來的。

    牛柱道:“我們昨天還出去執行了任務,并沒有什么異常啊......”

    “有~”

    牛柱還未說完,陳富貴突然虛弱著聲音道。

    他便是癥狀比較重的兩個人之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全球股票指数基金 直接投资工具包括哪些 投资回报高的理财产品 金呈配资 中国的股票指数 证监会对期货配资的定性 第一最好不炒股 策中策配资 趣操盘 上证指数最新年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