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八章 厄瑞玻斯之匣

作者:陰天神隱 |字數:6965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暴君的寵后[重生]都市極品醫神我想要你的信息素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七零嬌氣美人[穿書]

    “你打算現在就出發?”

    阿坦尼斯站立起身,對于所謂的黑血癥,他的心中其實還是有一些懷疑,畢竟突如其來的瘟疫什么的果然還是有些詭異,但這點懷疑在面對眼前這個男人的時候,就部煙消云散。

    喬修亞是不撒謊,也不會撒謊的男人,他曾說過許多奇怪,仿佛是妄想般的話,但它們最后部都一一得到應驗,假如說其他人老主教說不定還會去試探,但唯獨喬修亞不會。

    這是一個值得去托付信任的戰士。

    “差不多吧,現在狀態不錯。”

    同樣站立起身,喬修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強勁的斗氣以心臟為中心,隨著血管擴散至身,一陣赤色的光芒在周身流轉,戰士感受著身軀中的力量,然后看著窗外問道:“黑最近怎么樣?我怎么沒看見它?”

    “它的體型太大了,進不了城,所以我叫人帶它去尼西埃凜冬堡,那里地方大,至少容納一條龍是沒問題的。”

    搖了搖頭,阿坦尼斯似乎有些感慨:“它的塊頭越來越大了,你最近究竟給它吃了什么啊……對了,我先去把那個東西拿出來給你,你假如就這么直接去帝都,肯定會引起巨大的騷亂。”

    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老主教立刻轉身走向門口,他要喬修亞先在房間里等一下,然后便邁步走向樓梯口。

    “說起來,我們最近似乎壓根就沒閑下來過。”

    看著老主教離開,坐在一旁的凜伸了個懶腰,黑發少年用懶洋洋的語調拖長音道:“真——忙啊。”

    “仔細想想,是這樣……”

    瑩則是趴在桌子上,用軟軟的語氣說道:“打了這么久,我覺得我確實需要好好保養一下……對付瘟疫什么的根本提不起勁。”

    銀發少女現在的表情和神態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疲懶。

    “放心好了,瘟疫這種東西輪不到我們去處理。”

    喬修亞重新坐回椅子上,他有點好笑的看著少年少女如今憊怠的模樣,戰士當然明白,正是因為瘟疫這種東西不能用武器去砍的原因,所以瑩和凜才沒什么興致。

    想了一下,喬修亞寬慰了下自己的兩把武器:“我們最多就處理一下自己領地里面的瘟疫,真的對付這種無形的疾病,還是要看帝國和教會的力量,輪不到我們費神。”

    前世瘟疫之所以大規模爆發,是因為龍禍封鎖了遠海圣山和外界的聯系,加上各類邪教徒在難民潮中制造騷亂,牽引了遠南王國高層的注意力,沒來得及進行疫區封鎖,而這一世,狂龍疫苗至少提早了一兩年出現,龍禍的壓力沒那么大,遠海圣山也沒有喪失和外界的聯系,這樣一來,黑血癥是否能造成那么大的傷亡還是未知之事。

    就算能,也沒有意義,他去帝都就是徹底為了將這種可能扼殺在搖籃中,雖然喬修亞不記得針對的藥物怎么做了,但他知道材料是什么啊!當初的特效藥材料收集任務可是遠南地區所有玩家每日的日常,就算是現在,他也能清楚的回憶起需要什么材料,它們又分別是多少分量。

    不久之后,阿坦尼斯回到了房間。

    他手中拿著一個懷表,表身為銀色,鏈條閃爍著溫潤的金屬光芒,看上去有一點年頭了,老主教直接將這個懷表遞給了喬修亞,而戰士也沒有客氣,接過了它。

    將其打開,喬修亞發現,里面和正常的懷表一樣,指針緩緩行走,正是當前的時間。

    “隨便注入一點魔力或者斗氣就行了,它的功能是阻礙他人對你的認知。”

    阿坦尼斯為喬修亞解釋這個懷表的效用:“雖然不能改變你的容貌,但一般人受到它的影響后,是沒辦法回憶起你的相貌的,而且你身上寄宿的怨念和混沌氣息都會被遮掩,這樣的話,至少不會造成恐慌。”

    ——但繞著走還是不可避免。

    “多謝了。”

    喬修亞當場就注入了一點斗氣,開啟了其效用,一陣魔力的波動頓時就覆蓋了戰士身,在這一瞬間,瑩,凜和阿坦尼斯都產生了一種喬修亞消失了的錯覺,明明喬修亞就站在他們眼前,可大腦中卻來回轉動著‘這里什么都沒有’的想法。

    不過,這種錯覺也就僅僅是一瞬,在剎那后,一切重新恢復正常,但戰士身上那濃厚的存在感的確削弱了不少,假如說以前是如同太陽一般,只要看見就沒辦法不注意到的話,那么現在的喬修亞就僅僅是一名普通的高大男子,雖然醒目,甚至引人回首,但也就僅僅如此。

    迷霧懷表

    高等魔法造物

    效果:大幅度降低持有者的存在感,屏蔽低等探查法術。

    ——誰能回憶起那行走于迷霧中,擦肩而過的路人?

    “不錯。”

    看到了眾人的反應,喬修亞滿意的點頭道:“辛苦你了,阿坦尼斯主教,這很適合我。”

    “這是我曾經用過的裝備,當年我游歷了整個帝國,為了不在某些敏感的地段引起沖突,便特意定制了這個魔法道具。”

    老主教微微一笑,他看著喬修亞手中的懷表,眼中流露出一絲懷念:“已經過去三十多年了,沒想到它運轉的仍然這么良好,上次拿出來,還是和凡一起喝酒。”

    說到了拉德克里夫家族上一代管家的名字,房間頓時安靜了下來,阿坦尼斯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他自嘲的笑了一聲:“人老了,就容易回憶過去過去。”

    “過去應該被回憶。”

    將這懷表收入懷中,喬修亞聳肩,目光中也透露出一絲懷念,他低聲喃喃道:“是啊,拉德克里夫家族四百年來的執著已經結束,卡爾利斯世界中的混沌也徹底消散,一切都過去了。”

    或許是應該找個時間,回黑森林要塞的家族墓地去看看。

    ——告訴那些已經逝去的靈魂,他們的堅守已經得到了回應。

    而就在摩爾達維亞的眾人準備出發的時候。

    帝都,皇家法師協會,第二號大型地下實驗室。

    莊嚴肅穆,閃爍著冰冷光芒的鋼鐵大廳中心,聳立著一個巨大無比,足有數十米高的正方形水晶罩,而水晶罩中,充滿了灰色而詭異的迷霧。

    這迷霧遮蔽了一切視野,哪怕是周圍有著數十盞高功率的正能量法陣發出源源不斷的光芒,也沒辦法將其凈化,看到其背后的存在。

    能夠看得出來,這迷霧似乎有著未知的來源,它的濃度還在一點一點增加,要不是高濃度的正能量抵消了一些,說不定這霧氣早就變成了黑色。

    在這水晶罩的周邊,站立著七位身披白色長袍,身上有著強大魔力氣息涌動的法師,他們看著這一幕,互相之間正在低聲討論。

    “普通的正能量和圣光無法徹底凈化,只能遏制‘厄瑞玻斯之匣’釋放出的迷霧。”

    一名聲音低沉的老者,面色嚴肅的對著周圍的其他法師說道:“距離皇帝陛下給我們的三個月期限只剩下最后的十天了,假如還不能解析這迷霧,打開厄瑞玻斯之匣,帝國就要按照約定,將其轉交給東部貫天白塔那群眼高于頂的蠢貨。”

    “那個時候,別說皇帝陛下震怒,協會的資金會被消減,我們肯定也會被當成廢物,掛在恥辱柱上。”

    “可我們至今為止就連接觸都沒辦法做到!”

    另外一名臉色看上去極其糟糕的中年法師皺著眉頭道:“灰霧內部是一片混沌,無論用什么方法也沒辦法靠近它的中心,雖然我們用白水晶隔絕了這霧氣,但諸多試驗連第一步都辦不到,談何打開其中心的密匣?”

    其他法師也都一一附和,他們雖然都是驕傲的法師,可兩個半月來毫無頭緒和成果的研究已經讓眾人開始懷疑起自己的智商,實際上,原本可是有接近二十名法師聯合研究這課題的,但如今卻只剩下了七個人。

    厄瑞玻斯之匣。心中默默重復著這個名字,老法師的臉色不由得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這個詭異的物品,來自于已經覆滅了的獸人王庭地底。

    就在不久之前,帝國傾國之力徹底滅絕了數百年來的心腹大患,盤踞于西北塔塔羅斯平原的獸人一族,獸人王庭在大火中被焚燒一空,而在戰后的發掘行動中,一名騎士在王庭廢墟的中央,發現了一個極為隱蔽的地底坑道。

    這坑道的長度無法計算,異常彎繞,它通向地底深處,在探索的過程中,眾人發現,在坑道的兩側有著無數詭異的壁畫,這些壁畫和獸人常用的圖騰風格完不一樣,仿佛是另外一個文明的產物。

    隨軍的法師在研究過后認為,這壁畫也不是被獸人滅絕的半人馬一族的風格,而是另一個從未出現在大陸上過的新種族造物,這頓時就在學術界引發了轟動——獸人王庭之下,有一個新未知種族的遺跡。

    數日之間,世界有興趣研究古代文明的法師便都來到了獸人王庭的遺址,其中不乏有類似貫天白塔,七曜議會這種強大勢力的成員,哪怕是帝國也要給他們一份面子。

    大型發掘行動在眾多勢力的支持下,立刻就展開了,在準備萬,沿著坑道在地底行走了至少十公里后,諸位法師便來到了通道的末端——一個巨大的地底溶洞。

    黑暗的溶洞內部,充滿著腐朽而令人作嘔的腥臭味,通過法術各種探查,法師們發現其中遍布了早已腐朽,甚至是化石化了的白骨,所有人一致認為,這里是某個種族的祭祀場。

    在整理過這些白骨后,法師們發現,這的確是一個新的物種。

    在通過法術大致復原了這些白骨生前的形態后,這種新的生物被分為兩個大類,其中一類身材高大,基本都有三米以上的身高,而另外一類極為稀少,它們的體格更加健碩,而且有著兩個頭和天生的施法能力。

    雙頭明顯是這個種族的高層,控制著其他單頭的個體,絕大部分尸骸都是單頭,它們明顯是被獻祭的祭品。

    而在這溶洞的中心,一個石制的祭壇上方,擺放著一個仿佛被無數鮮血浸透成黑色的匣子。

    也即是厄瑞玻斯之匣。

    厄瑞玻斯之匣一開始并無異常,直到持有它的一個法師因為意外受了點傷,讓鮮血觸碰到了它,吸收了鮮血的黑匣便開始釋放出源源不斷的霧氣,這霧氣有著強大的腐蝕性和迷惑性,無論是魔力還是斗氣都無法穿透,它當場就殺死了不少人,甚至差點封閉了地下溶洞的出口,在場的法師使用了各種手段都無法阻止,只能被迫將其放入水晶罩中封印,一路送回了帝都。

    在這一過程中,來自貫天白塔的法師出力甚多,所以,因為地理原因,對黑匣的研究機會先給帝國,假如帝國沒有出成果,那就給貫天白塔,而黑匣也因為其會釋放黑霧的特性,被冠以厄瑞玻斯之名。

    作為一個古代種族傾族之力祭祀的存在,無論是帝國還是貫天白塔都認為,厄瑞玻斯之匣中蘊含著極深的奧秘,假如能夠將其解析,毫無疑問能增強己方的實力,別的不說,單單是那個無法被魔法穿透的迷霧,運用在潛入和隱蔽方面就有著極大的價值。

    “或許我們應該去找卡歐斯家的繼承人,布蘭登·卡歐斯,他持有強大的凈化力量。”

    一名法師提出意見,他看上去早就想說,只是因為某些原因而沒有開口,但如今的確已經到了最后期限,這才忍耐不住:“我知道,你們和諾查丹馬斯的關系不好,也對他的學生抱有偏見,可現在不是講究這個的時候了。”

    “……你說得對。”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為首的那名老法師在聽到了諾查丹馬斯這個名字后似乎有些惱火,但他很快的平復了心情:“我個人的面子,自然比不上帝國法師協會的面子。”

    頓了一頓,他低聲說道:“請他來吧。”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竟彩 福建时时彩官网下载 梦幻手游制卡赚钱还是炼药 上证指数腾讯财经频道腾讯网 2018年香港内部透码另 艺人如何赚钱 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 宝来娱乐棋牌牛牛 极速十一选五 快乐扑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