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速查表

第十五章 極限危機 中

作者:陰天神隱 |字數:5116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暴君的寵后[重生]都市極品醫神我想要你的信息素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七零嬌氣美人[穿書]

    由埃爾瑪這位在阿摩司人中,算得上是中高階級的上層人士將過去的歷史娓娓道來,作為外來者的克雷勒便對王庭和教團兩大勢力的恩怨情仇知曉的愈發清晰。

    塔庫爾人曾經在成為虛空文明之前,遭遇過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們堅信,這個多元宇宙必將迎來最終的‘湮滅’,原有的萬事萬物歸于虛無,無論是誰都無法逃避,無法躲開,這一點甚至成為了支撐他們文明和社會形態的基石,說是信仰也不為過。

    這個想法,其實和知曉邪神會一次次覆滅文明的邁克羅夫文明想的是差不多的,而塔庫爾人其實也并非放棄,他們選擇了另外一種方法來正面應對,即為‘創造新世界’,也即是‘靈能天幕世界’。

    “當年,阿摩司人與塔庫爾雜碎的全面戰爭,起因便有這一點在內——阿摩司大帝吞噬世界星辰的舉動,被當初的第一代大牧首認定為‘湮滅萬物之源’之一,認定對方是未來湮滅群星多元的危害著之一。”

    此時,被放置入傳送法陣的污染定居所已經被傳送至封閉世界之中,而埃爾瑪也讓出位置給下一批人,在這途中,埃爾瑪體內,她還為克雷勒貼心的展示了當年阿摩司王庭和湮滅教團的領土示意,可以看得出來,那個時候的兩個文明估計也就只有3級虛空文明中上游的水準,無論是實力還是疆域,都遠沒有如今這么強大和遼闊。

    “當然,其實這構不成全面戰爭的理由,當年的塔庫爾雜碎……”說到這,埃爾瑪的人類軀體皺起眉頭,似乎有點不太愿意承認,但她還是客觀的評價道:“當年的‘塔庫爾人’還算是挺和善的。只是,在王庭擴張之初,在那些已經沒有什么記載的歷史中,我們和對方逐漸演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雖然可能你不相信,但是當年我們阿摩司人也沒有現在這么瘋狂,甚至我們會接納其他種族的人——當然主要是強者——和我們一起生活,現在這種每個阿摩司人都各有不同的生命形態,但所有人都自認為自己是阿摩司人這個習俗,也是從那時傳承下來的。”

    克雷勒對此自然并無任何發言權,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護衛艦艦長,哪里能確定多元星河中天災文明的秘聞真假?不過單單以邏輯推論,這其實并不奇怪。

    無論是阿摩司王庭還是湮滅教團,本質的核心信念都并非是‘鏟除外敵,凈化多元’,與之相反,阿摩司王庭的核心理念是‘強者至大’,最多算是個極端獨裁威權主義,吸收強者移民本就是應有之意,而湮滅教團的核心理念是‘萬物將傾’,這個文明應該會盡可能的與其他文明交好,一起協同對抗注定到來的末日之災才對。

    想來,當年的戰爭之慘烈,恐怕已經在這兩個文明的底層文化中都留下了暴力,不信任與排外的思潮吧。

    “話題扯遠了。”

    注意到自己抱怨的有些多,埃爾瑪嘆息一聲,她轉過身,在自己體內凝視著自己大腦所在的位置:“總而言之,塔庫爾人一直致力于了解‘湮滅’的真相,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他們就是認為那是多元宇宙的真理與未來。所以,他們創造出了天幕圣所,這個據說可以在湮滅到來之時保護所有生命的人造世界——而有了這個底氣,退路后,他們便開始著手準備研究,去了解湮滅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也就是說,塔庫爾人準備去研究,究竟是什么東西,才會讓多元宇宙被徹底湮滅。”

    聽到這里,克雷勒腦袋里閃過一道光——他也是隨同喬修亞等人,在寂靜虛空中航行而來的,克雷勒自然隱約聽聞過,所謂的寂靜虛空看似虛無,實際上全都是世界毀滅后的殘渣與廢墟。

    “所以說——”想到,就說,他沒什么隱瞞的想法,克雷勒摸了摸下巴,直言道:“他們就開始嘗試研究異世界?”

    “準確的說,是多元星河之外的其他星河。他們一直都在嘗試研究這個。”

    坐在自己的骨甲座椅上,埃爾瑪點了點頭,她翹著腿,語氣平靜:“‘我們所在的星河還是活著的,這對研究湮滅沒有意義,我們需要去了解深淵與星河之外,虛空中可能存在的廢土’——這是他們的原話。他們要研究的是已經毀滅的世界。”

    “塔庫爾人研究過虛空巨獸,研究過寂靜虛空,他們研究過深淵,被毀滅的世界,星河中的殘渣,他們甚至還企圖去研究吞世者——但在嘗試過大部分可能后,塔庫爾人認為這些都不是重點,都無法抵御最終的湮滅,也無法揭露其真相,他們要找的東西不存在與這個多元星河,而是多元星河之外的可能性。”

    說到這里,埃爾瑪轉過頭凝視著克雷勒,她的語氣有些玩味:“其實,失落星河也是塔庫爾人曾經重點想要研究的,而現在事實也證明了,你們邁克羅夫人的確掌握有超越阿摩司人和塔庫爾人的真相與信息……但我覺得,就算你們比我們更接近真相,但肯定也非真正的真相。”

    你說的都對,你說的都對……

    克雷勒怎么回答?他只能下意識的摸了摸腰帶,指望某位元帥大人能提示一下所謂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他一個普通的小艦艦長,怎么可能知曉那種程度的情報啊。

    埃爾瑪也沒打算在克雷勒這里得到答案,她的想法,是打算幫助那位邁克羅夫大元帥完成他的任務后,用報酬來交換,要求知曉這一部分的真相……慚愧,人皆有好奇心,埃爾瑪知道,自己這種本來就極其活躍的阿摩司人,好奇心真的就比一般人要重。

    “總而言之,塔庫爾人開發了許多強大的偵測法術——他們自己管那些技術叫做‘預言’——他們致力于多元星河之外的探索,因為我們所在的星河內,不存在能讓他們了解,并超越湮滅的道路。”

    “這個瘟疫……我覺得,他們應該是成功了。”

    克雷勒聞言,不禁轉過頭,看向自己身后的封印世界,嘖嘖了兩聲:“他們肯定找到了一個世界星河之外的異世界。”

    “的確成功了。”

    埃爾瑪撇了撇嘴,她也想起了這危險至極,足以將一整個阿摩司下轄殖民世界所有居民化作枯骨的超凡病毒:“成功過頭了。這種瘟疫,究竟是什么東西,有什么來頭?它居然能在虛空中存活一段時間!”

    “其實要我猜的話,這可能是一種只有在大魔潮時期,才能進行大范圍感染傳播的特殊超凡瘟疫。”克雷勒回憶起自己家鄉曾經出現過的瘟疫邪教教徒,他瞇起眼睛:“大魔潮的能量,正好成為了它們保持活性的溫床,也能成為它們能量供應的源頭,不是大魔潮時期,虛空中的能量根本不足以令這種瘟疫維持活性。”

    無論是光耀文明,還是星墜紀元,都是起源于大魔潮時期的超凡文明,兩次時隔數千,近萬年的大魔潮,正好見證了一個文明的輝煌與落幕……也自然能見證一個文明的肆虐與沉寂。

    大魔潮時期,不僅僅是文明會蓬勃發展,虛空巨獸,乃至于各式各樣的混沌魔物,混沌邪神,也會比以往更加活躍——這種超凡病毒,或許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大魔潮的源頭,究竟是什么?

    克雷勒并沒有詳細去思考這個問題,因為一旁,埃爾瑪似乎從集中區的領導處收到了什么信息,此時正一臉困惑。

    “什么……瘟疫又擴散了?!”

    她的語氣驚愕,甚至帶著一點不解:“星摩克星區徹底淪陷,核心星域失去所有信息,超過十八個世界所有居民全部死亡?!”

    “要我們帶隊去封鎖星區……沒問題,我馬上就去,問題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星摩克星區是前線戰區,無論怎么想都不應該會變成這樣啊——他們有完善的堡壘,隔離措施,數名大將帶隊,不管怎么說都不可能讓瘟疫這么快肆虐!”

    阿摩司人的總人口本來就不多,他們這種崇尚強者的文明,相對于正常虛空文明而言,本來就是相對精銳,但人口稀少的類型,十幾個世界的居民全部死亡,即便是對于一個天災文明來說,也絕對不是小事了,更不用說總人口前段時間才有接近三十億的邁克羅夫文明——克雷勒以聽見十幾個世界都化作死寂,當場就倒吸一口涼氣。

    ——那可是十幾個可居住世界啊!

    哪怕是算上殖民地,如今的邁克羅夫文明都沒有那么多可居住世界,這一次阿摩司人因為瘟疫損失的人口,恐怕都要超過邁克羅夫文明的總人口數!

    驚恐之余,克雷勒還是有些慶幸……幸虧他們聯系上了拉德克里夫大元帥,讓對方通知了邁克羅夫文明總部,戒備血戰星河方向出現的大瘟疫……不然的話,以邁克羅夫人低于阿摩司人的平均身體素質,瘟疫只會更加可怖。

    而就在此時,克雷勒能夠聽見,與自己共享精神的埃爾瑪發出了一聲失態的大吼:“什么?!”

    “極限生物?!”

    而與此同時,就在同一瞬間。

    無論是埃爾瑪,克雷勒,還是其他所有仍然位于集眾區的阿摩司思維個體,所有的智慧生命,都驟然感覺到一股寒意貫穿了大腦與脊椎,刺激著每一根神經線。

    剎那,埃爾瑪與克雷勒同時轉頭,看向他們身后不遠處的封閉世界——在那封閉世界中,匯聚了周圍七八個星區,天知道多少星域中所有被瘟疫感染,甚至就是作為瘟疫源頭的建筑與區塊。

    從哪里,傳來了一聲憤怒中夾帶著欣喜,卻又無比狂暴的怒吼!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吉林快三速查表
30选5 六码六肖中特 上海麻将怎么胡 广东快乐10分钟查询 宁夏十一选五app 竞彩足球比分开奖 16张麻将单机版下载 上海快3三同号最大遗漏 6场半全场推荐 能视频赚钱的软件